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洞箫赋》与《长笛赋》文艺思想研究


内容提要 《洞箫赋》与《长笛赋》同为汉代的音乐赋,两篇作品描绘了制作洞箫、长笛的竹的艺术潜质,展现了演奏者的艺术修养,形象地刻画了箫、笛音乐绚丽多彩的艺术境界,生动地显示出音乐对人的心灵净化与理性提升。作品充分表现出两位作者对艺术的不同追求,表现出他们不同的审美取向。
  
  《文选》音乐赋类收录汉赋三篇,即王褒《洞箫赋》、马融《长笛赋》和傅毅《舞赋》。其中《洞箫赋》与《长笛赋》同为汉代杰出的音乐赋。后者明言追慕前者,故两篇作品之间存在诸多相似、相近之处,但作品在描写内容及所咏之竹的精神品性上,还有非常明显的差异。作者通过对箫、笛艺术潜质的追溯,对演奏者的透视,对箫、笛演奏所产生的艺术效果的探究,表现出不同的审美取向和艺术理念。
  
  一 箫、笛的艺术潜质与形成
  
  两赋的作者都认为,音乐艺术的感染力同乐器材质有直接的关系。因此,两篇作品既表现出相近的认识,同时也存在明显的差别。两位作者都认为,洞箫和长笛感人的艺术效果首先来自制作箫、笛的母体——竹。在他们看来,这种竹所具有的艺术潜质乃是箫、笛艺术魅力的前提。因此,他们都以较大的篇幅描绘作为箫、笛母体的竹的生长环境,描绘出这环境同它们的艺术潜质的内在联系。
  在《洞箫赋》作者看来,制作洞箫的竹不是普通的植物,而是具有特殊的艺术潜质的本体,是天地阴阳乃至鸣禽走兽合力铸就的特殊材质。他首先描写了制箫所用之竹的特性及其成因。其辞日:
  原夫箫干之所生兮,于江南之丘墟。洞条畅而罕节兮,标敷纷以扶疏。徒观其旁山侧兮,则岖嵌岿崎,倚巇迤蟒,诚可悲乎其不安也。弥望傥莽,联廷旷荡,又足乐乎其敞闲也。托身躯于后土兮,经万载而不迁。吸至精之滋熙兮,禀苍色之润坚。感阴阳之变化兮,附性命乎皇天。翔风萧萧而迳其未兮,回江流川而溉其山。扬素波而挥连珠兮,声磕磋而澍渊。朝露清泠而陨其侧兮,玉液浸润而承其根。孤雌寡鹤,娱优乎其下兮,春禽群嬉,翱翔乎其颠。秋蜩不食,抱朴而长吟兮,玄猿悲啸,搜索乎其间。制箫的竹生长在江南山中,作者泛言之,并未确指某地。而李善注引《丹阳记》曰:“江宁县慈母山临江生箫管竹。王褒赋云:‘于江南之丘墟’,即此处也。其竹圆,异众处。自伶伦采竹蠕谷后,见此奇,故历代常给乐府,而呼鼓吹山。”当即其地之竹。然而,环境描写又未必尽在该山。这竹千具有良好特征,竹管内通畅,竹节较少,竹之末端茂盛伸展,长得非常好,意谓适于制箫。之所以如此,在于其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其旁险峻异常,其前则十分宽广。在这山林沃土中,竹蒙皇天的恩惠而得到生命,得后土滋养以茁壮成长,感受着阴阳的变化,深深扎根于泥土之中,吸吮着江南山川的朝露玉液和山间的翔风。这些条件决定了竹的先天资性。四季之所感,春日孤雌寡鹤欢叫群戏,秋时昆虫玄猿长吟悲鸣,都环绕在山川翠竹周围。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竹具有处幽地、宜清静的特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