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海往事(散文)


□ 陶女子

  ●陶女子

  不得不说的相见

  我想我是只看得见爱情的。比起爱情中的人我更爱爱情本身。在这样一个夕阳遗风的傍晚,应该叫傍晚的,可却因为匆匆的晚餐,变的难以消受。我想也是这样的一个上世纪40年代初叶的傍晚或者再早些时间.仲下午——下午的中间,呵。这只是因为弥漫的欢乐从片子中溢出来,所以我也把不准那样的天光,那样天光下的某一天。

  胡兰成去见张爱玲了。

  即使他有妻室,或许只是呼唤,或许只是对一个不见人的女子的好奇。因为奇异的文风、笔风,奇异的内敛,他,去了。电梯载着他一层层的踱,一层层的看那世界……

  “未允相见.亦有傻气的高兴”这样高兴是在哪里来的.是这个浙江嵊县的乡下孩子追随的奶油蛋糕吗——即使隔着玻璃也品到了甜美,即使未允相见,亦有傻气的高兴。

  “我想见见你”是内心的呼告吗。是什么指引了他,来了,又转身去了。留了一页便笺,让她在枯乏的创作中宛然一笑,于是字就不再是字,而是写字人的那张未曾允见的熟悉的脸。

  她去见了。

  一个政治的小文书,却因为她的俗骨子,她的女学生气,自然的开谈。

  真实,真正的真实在于看者也觉得平凡。就是一个平凡的午饭时刻,一通平凡电话。没有过多的注释和描摹,她是想激一激他的朽。而他却有一点点的期待,因为那还不是爱情,所以仅一点点。

  她穿着樟脑球味儿的獭皮大衣,玻璃丝袜却不经意划破了,但她还是抱着仅此一次不愿二回的心去见的。可就是这一见,近得,近得让人明晓。茶亦是可以千杯少的,也与知音共饮一场的……

  她含着笑消隐在茶灰色的晚色下,四周是热闹的,市井的热闹也是心底的热闹。

  轻快的乐流淌,趟过这有一点初夏味的我的茶灰晚色。

  是夜却不深。

  没有一气呵成的看,却想一气呵成的写。

  《上海往事》网结了小瑛的一生。故事说不出味的感受在于我的浅薄,越是过了十字头的年华,越缺乏了灵气。我看张爱玲的文字,看文字印出的影子来。但却从未感受过胡兰成所称的独好。噢,不。蕊生说:就怕别人看了以为是独好一点。可惜我是连独好都品不出的愚人。

  上海的往事很温婉。在那样的岁月里依旧是江南的一波清雨就点燃了一个世纪一般。是寡淡的,但不寡味,配着轻快的乐。于是我也不是匆匆的看,而是丝丝细细的品读、走过,如同走过那条小巷,那条菜市一般。

  这个叫蕊生的男人,让人生气却不会憎恨。如同爱玲说:你是人家有好处容易你感激,但难得你满足。

  至于这样的爱情他们抱着“今生在世仅为与你相见”的心,然而又逼迫着来选择。是多情伤了爱,还是在时间的荒涯中消磨了爱,无从知晓。

  我想爱玲和兰成的爱是纯美的.这种纯美在于他生生叫她“爱玲”的敬,在于她切切的唤他“我兰成”的亲。这种纯美生于乱世,因爱玲的乱世之外的文风和性情选散在彼此的命里。而兰成,那个小瑛声声呼着的兰成,也因是她兰成而享得这份纯爱。在那段屏弃社论,屏弃“亲日”的岁月里,蕊生他来与小瑛相见,来找那个心里的伴儿。然而即使她只唤他蕊生,他也不再是那个清涩的少年郎。他是兰成,胡兰成。满片子的生活,生活中的日子,日子里的人,人与人的情感。我纯粹的看,看见纯粹的只有爱玲的文字,爱玲的日子,爱玲的兰成。这纯粹像梦来了,却又没有来过一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