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抗战美术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意义


□ 黄宗贤


内容提要
中国现代美术史从来就不是一个自律和排他的纯粹风格的演变史。20世纪中华民族的内忧外患和抗争求存,既是艺术发展的现实规定,也决定了艺术家的社会责任的担当。同时,一种精神性的延续又直接影响了中国革命美术的未来走向。
关键词
抗日战争中国美术救亡使命审美趣味

抗日战争是中国20世纪乃至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场关系到民族生死存亡的大搏斗中,中国美术家同样经历了一场心灵的震荡、情感的冲突和观念的嬗变。他们既饱受了内忧外患的煎熬,也释放出了巨大的生命与艺术激情,写下了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特殊而辉煌的篇章,为我们民族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一、救亡旗帜下的爱国激情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在军民奋起抗战的同时,包括美术家在内的文化人也从师承与流派的营垒中走出来,聚集在民族解放的旗帜下,利用文化的武器英勇地投身到了民族解放战争的洪流中。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国人的抗日情绪日益高涨,一些进步的青年美术家怀着民族忧患意识用各种美术形式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特别是左翼美术运动在鲁迅的影响下,逐渐将工作的重心由倡导阶级性而转到民族救亡的宣传上。1935年初和1936年夏,分别由北方的“平津木刻研究会”和南方的“现代版画会”这两个左翼美术团体承办的第一、第二届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上,就有相当一部分作品以揭露日军侵略我东北领土和号召人民起来抗日救国为内容,引起了社会关注,两届展览都在许多城市巡回展出,扩大了抗日救亡宣传的影响。一些以抗日救亡宣传为主的美术社团,如“中华全国漫画作家协会”(1937年)等相继成立。年轻的木刻家和漫画家成为最活跃的抗日救亡活动的鼓动者,同时也有不少知名美术家在日趋高涨的救亡大潮激励下,把艺术的视野转向抗战的主题上来。全面抗战爆发前夕的1937年4月,标志着当时中国美术最高创作成就的“第二次全国美展”在南京举办。该展览尽管在“扩大其胸襟,宁静其性情”的基调上 优雅、恬静、超逸的作品占据了主导地位,但是也有顾了然的《守望》、唐一禾的《武汉警备者》、黄元的《逃亡 》、王悦之的《弃民图》、 刘开渠的《兵士》、陈得位的《工作 》、王时峨的《救亡时的烽火》和《守土战士》等作品将国难当头、民族生存搏斗在即的气息带入了艺术殿堂。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枪声,标志着日本蓄谋已久的全面侵华战争的爆发,也标志着抗日战争从此全面展开。美术运动如同整个新文化运动一样,也在全面抗战的洪流中,无论其内涵和发展态势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正如一位画家所说:“抗战是一道巨大的洪流……不停在甄淘优与劣,同时亦在养育新婴。因此它又仿佛是摇篮,民族生活各部门在抗战的摇篮中生长着,随着抗战革命历史的激进,以崭新的姿态迅速地成长而健壮。” 不愿做亡国奴的艺术家们,意识到艺术与流派之争解决不了中国面临的生存问题,现实也没有给予艺术独立生存的条件。是逃避还是战斗,是沉默还是呐喊,是应该“为艺术而艺术 ”还是“为抗战而艺术”,艺术家必须做出选择。铁血烽火强烈震撼着美术家的心灵,他们发出慷慨悲壮的呼喊:“几千年祖宗所遗留的血土多少已改了颜色!辉煌的国旗,也在敌人的炮火下与数千万同胞遭摧残!我们岂能坐视苟安?岂可再彷徨于为艺术而艺术的幻想中?我们应该准备牺牲,应该以最高爱国的热情传达于民众而使之更加永久深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