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牛大哥


□ 周英姿

  我是在妹妹租的房子和神牛大哥相识的,那时,妹妹刚刚大学毕业,到百货公司工作,工资是一个月130元5角钱,妹妹的单位在小县城,她就在小县城里租了一间平房,房东的房子是两间平房,并出两个卧室和两个厨房,这样就可以住两家人了。妹妹就冲这房子便宜,一个月60元,才租下的。正房两家用,门房也是两家用,门房不能住人,装些引柴和煤什么的,很方便。妹妹的对面屋就是神牛大哥一家,神牛大哥有一个儿子,上高一了,还有老婆,妹妹和这一家人一起租这个房子住,也省得害怕,不然,一个女孩子自己租房子,我的母亲也不放心。
  神牛大哥的神牛是“人力神牛”,经常掉链子,车也很重,记得我刚到妹妹的住处时,那“神牛”就停在大门外,我推了推,就没有推动。我那时也是大学毕业,呆在家里没有工作,妹妹就让我给她做伴儿,我也想做点什么挣钱,就从小村子来到小县城。干什么呢,在我考察了市场后,我决定卖馒头,于是,我每天早上3点多钟就起来,去进馒头,然后用自行车驮回来卖。城里人懒,早上都不愿意做饭,我的馒头生意很好,只是睡不好觉,起得太早,不过,早上一阵就没事了。白天做什么呢,我就去找灵活儿,去给人家发广告。晚上,我还当家教去给一个小男孩补课,我整天忙得不可开交。
  后来我发现神牛大哥的妻子好像有病,她什么活儿也不干,而且还说一不二,神牛大哥也不敢呛着她。有一次,神牛大哥从我的自行车前经过,他看见我在卖馒头,就冲我笑了笑,像是佩服的眼神,我很受鼓舞,没想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还有一丝温暖涌上我的心头。
  有一次,我在往各个门市送广告时,突然,天空阴云密布,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就躲在门市的门脸下面避雨。狂风卷着雨星到处乱串,我仅有的一点儿空间也被风吹湿了,我看看自己的一身打扮,看了看门市,就没敢进去,怕人家看不起乡下人。这时,我看见了神牛大哥,他骑着“神牛”在狂风中摇摆着,顶风冒雨地艰难前行,不知怎么我想起了《骆驼祥子》,那个在雨中挣扎的祥子,让我心里像刀割一样难受,我冲上马路冲神牛大哥喊着:“别骑了,避避雨吧!”他好像听见了,迟疑一下,然后,又义无反顾地前行了。他没有穿雨衣,雨水顺着他的脸流下来,像是流到了我的心里,我觉得我的嘴里涩涩的,原来是眼泪掉进了嘴里。
  以后的两三天一直下着大雨,神牛大哥也病了,没能出车。我馒头也卖不成了,广告也送不成了,家教也当不成了,我就到神牛大哥家去看望他。其实,对面屋并不远,只是我第一次到神牛大哥家,一进门,就看见神牛大嫂在炕上躺着,嘴里直冒白沫儿,浑身抽搐成一团,我愣了一下,神牛大哥说:“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她这是老毛病了,不碍事的。”我坐在炕沿儿上,问神牛大哥:“那天下雨激着了吧。”“没事儿,车上那人赶着去医院呢,他老婆在产房里呢,你说我能停下吗。”我这时才明白,那天我为什么喊他避雨他不听。他低着头很不好意思地说:“为了喊我,你都淋湿了,这咋说的。”我说:“没事。”“你是姑娘家,不比我们老爷们儿。”“我是农村的,也不娇气的。”“知道你不娇气,娇气谁卖馒头啊,你就这么下去了吗?”“有什么办法。”“要是能考上点啥就好了。”“这不是考上大学了吗,有什么用。”他不说什么了,低着头叹气:“我是说像你这么有文化,就这样一辈子可惜了。”这时,神牛大嫂醒了过来,恶狼一样看着我,我哆嗦了一下,就逃出了神牛大哥的家。
  记得神牛大哥最伤心的一天是神牛大嫂出殡那天,那天灰暗的天空中没有一丝风,神牛大哥和他的儿子哭得死去活来。我记得最清楚的是,神牛大哥头上的白布的孝帽和腰间白布的孝带,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以后很长时间都做恶梦,梦见神牛大嫂躺在地上的情景,她的身上盖着白布,她走了,把神牛大哥想得好苦。
  后来,妹妹找到一个男人,出嫁了,就剩下我和神牛大哥一家租这房子了,神牛大哥家也偶而来一个说媒的,可是,神牛大哥总是不如意,总是把人给打发走,有一次,家乡的一个老姐来我这儿,我有意介绍给神牛大哥。可是,他也没有看上眼儿。眼看神牛大哥的儿子就要高考了,神牛大哥也顾不得想他的婚事了,只是一个心眼儿挣钱。劳动之余,他也会吹一段箫,听着他的萧声我好像回到了父母的身边,我每次都泪如雨下。我想神牛大哥也是心里闷才吹箫的吧。周围的邻居对萧声讨厌得很,只有我能听懂那箫声,那凄凄切切的声音是在诉说着他的心事。
  神牛大哥没有了女人,他的屋子却没有什么变化,他很勤快,收拾屋子,打扫卫生,洗衣做饭,样样精通,有时彼此看见了,就点一下头。他的儿子高考前报志愿,神牛大哥就来找我,问我报什么学校好,我给他的儿子做了参谋。后来,他的儿子果然考上了那所警官学校。神牛大哥从心里感激我,说我有智慧,有出息。
  可是,有一次神牛大哥却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记得那次我生了病,他来照顾我,给我做面条吃,打的鸡蛋卤子。我本来是吃不下去的,可是,那次却吃得很多,他做的面条实在是好吃。神牛大哥也非常高兴,他还弄来两瓶啤酒,喝得很开心,还和我讲了他和神牛大嫂的生活故事,他讲得有声有色,津津有味。可是,他讲着讲着却哭了起来,突然抓住我的手喘着粗气,他说:“我想抱抱你,行吗?”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谈过恋爱呢,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回应,就以为我同意了。于是,就抱住我的头亲吻我,我想反抗,可是,看着他那火热的眼睛,身体就松软了下来。但我知道,我不能超越一个底线,因为我还没有男朋友,我以后还要嫁人的。神牛大哥,疯狂地吻着我,他的手就往下摸,我简直无法抗拒,我第一次体验到男女之爱原来是这样美好。他说:“我想做一回男人!”这时,我才如梦方醒,不能再进行下去了,我开始反抗和挣扎了。我说:“我是有原则的,绝对不行!”“可是,我爱你啊,我爱你怎么办?”我始终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其实他也没有强行施暴,如果他强行的话我是无法逃脱的。因为这件事,我无法再和他对面屋住下去了,我回到了乡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