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走的树(组诗)


□ 徐国志(满族)

徐国志(满族)

我不知道落叶的去处

我不知道哪一片叶子率先落下

也不知道果实是否全部收藏

昨日霜降,秋天已屈指可数

早晨推开窗子,一地金黄的叶子

门前两株桑树裸着枝条

剩下的几片让人不敢咳嗽

这样整齐地聚在树下

像是树冠垂直落了下来

离别的痛苦扭曲了苍老的枝条

失去了叶子的一棵树

在阳光里静默

似乎承受着不属于自己的过错

每一片叶子还有着生命的色泽

激动地依偎在一起

在等待谁说一句话

我不知道叶子的去处

树干一动不动枝条说出了它的战栗

似乎有许多牵挂

水稗草

谁能体会一棵草的痛苦

水稗草,有着麻雀眼睛一样的籽实

风划过草穗掠过一畦畦低头的水稻

这是我家乡稻田里的水稗草

让我寻找被我抛弃的水稗草

让我思念使我疼痛的水稗草

夏天它有着稻苗儿的翠绿

在阳光下浅浅地透明

凭着透明和留在手指上的滑润被拔掉

它是稻田里偷偷生长的异类

没有稻苗和稻苗纵横成行的队伍

悄悄地扬花、结实、成熟

果实瘦小,形销神苦,举头望天

风中的摇摆成了秋风的姿势

一缕缕淡烟似的草穗儿像天上的薄云

它的孤单是水稻不知道的

它的落寞让秋虫僵尸遍野

水稗草啊,带给我凄凉的怀念和温暖的忧伤

行走的树

一棵树要行走多远

才能到达它眺望的地方

在泥土伸展无数的根须

才探出柔嫩的手臂

像咿呀的孩子

还不能说清表达的话语

经过四季许多风雨的撕扯

经过一条长满蒿草的土路

站在今天这里

沉默地看着远方

像是有许多心事

风一样深深地呼吸

该有多少难以言说的许诺

夜深深仍没有睡意

筹划着再一次出行

在清晨的霞光里从西边归来

中午俯下身子抚一抚肿胀的心事

又在正午过后向东方游移

要经过多少日出日落

多少枯黄又翠绿的盼望

为了远去的远方

泥土里的根长成了树的形状

一查树的愿望是天空还是土地

一棵树的行程从幼苗开始

长到天空是植树人的期待

而根须属于自己

我要说的是地面下长成了另一棵树

它在泥土里循性生长饱食水和养分

那种辽阔像我们的内心

一棵树被栽树的人培育

它在天空的繁茂带来了好天气和欣喜

是树木自身没有想过的

小鸟知道

小草知道

还有绿阴下乘凉的人们知道

野花对山坡的表述

时令来了在山坡的一弯阳光里

吐蕊这一年一次的爱情

耗尽了内心的重量

向往山脚下的白杨

在四月扬花飘飘洒洒

然后向天空尽情地吐露叶子

不愿被一双纤手采折

以染上变味儿的露水

和四面墙壁围裹

听一些零碎的心事

还不如被母鹿的唇掠走

变成她脊背上的花瓣跑遍山冈

真正的春天谁能够装饰

草可以播种而草茎上的蛹

化蝶翩翩飞

我不能制作一次飞翔

凋谢已无法挽留

飘零是我们的宿命

我是东风的红颜不能随西风漂流

就让勤劳的蚂蚁带进它宽敞的洞穴

泥土的慈祥是我温暖的故乡

责任编辑 哈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行走的树(组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