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日记中的橡树林


□ 张守仁

橡树,我的所爱。我在日记中多次写到了它。如今翻阅五十多年日记,一片片茂密的橡树林,从逝去的岁月中,黑黢黢地耸立在眼前,引发我对往昔的回忆,回忆起自己雪泥鸿爪般的生活轨迹。

一九五四年五月十六日 星期日南京
今天是星期日,我到南京市中心新街口外文书店买到了莫斯科文学出版社一九四九年出版的三卷本《普希金文集》,如获至宝。
南京外语专科学校毕业后,分配到这环境幽美的颐和路上的军事单位做苏联专家的译员,近一年了。我所工作、居住的三层青砖小楼,马路对面梧桐树下的围墙里,是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和副司令员许世友的寓所。铁门内小楼后有一个花园。园中草木扶疏,群芳鲜美:玉兰白,玫瑰红,葡萄紫,秋桂金黄。暇时我常坐在一株雪松下阅读古今中外文学作品。今拿起新买的《普希金文集》,看到这位俄罗斯诗歌之父对自由和大海的赞颂,对专制和奴役的鞭笞,对爱情和友谊的憧憬,使我心生感佩。
普希金一八一九年皇村学校毕业后,曾在当年七八月间第一次到他父母领地米哈依洛夫斯克村消夏。离别时在他邻居奥西波娃纪念册上即兴题写了一首小诗《再见吧,忠实的橡树林》,表达他对田园生活的爱慕之情。我尝试着把第一节译成中文:
“再见吧,忠实的橡树林!
再见吧,田园自然的宁静,
还有那飞逝了的日子里
轻松、欢快的心情……”
默读自己的译文,和原作相比,不但逊色、减值不少,且有损于原诗的风韵。
诗难译!

一九七○年十二月三日星期四北京门头沟
今天下雨了。
我住在老鸹山简陋的石屋里。这山坡上的小屋,原来是供开采石头的山民遮风蔽雨用的。自从一九六六年五月十日姚文元发表了《评“三家村”》,批判了我所工作的《北京晚报》副刊“五色土”连载的邓拓专栏文章《燕山夜话》以后,北京市长彭真下台,晚报被勒令停办,我也就作为“文艺黑线”上的小走卒,被赶出新闻单位,放逐到门头沟区北岭公社王平口大队劳动改造来了。村里房子紧张,我只能栖身在荒坡上孤零零的石板房里。
春、夏、秋三季,早晨挑水喂猪,白天和社员们到大寨田里干农活,傍晚赶牲口驮运庄稼。入冬后就到山上冒着严寒抡锤、把钎、放炮、崩石头,然后在灰窑坑里铺上枯枝、柴草,洒上煤屑,整齐地码上打碎的石头,用泥巴把窑顶封住,点火烧石灰;或者穿着破烂的衣裳,拿着小镐,背着篓子,钻进狭仄、低矮的巷道,爬到地下小煤窑里背煤。
下雨天没法干活,我趴在炕沿上写了一篇赤脚医生热心为贫下中农治病的表扬稿,送到公社广播站。广播员看稿时,我见她桌上放着一本红塑料皮包装的《毛泽东选集》,拿来顺手一翻,里面裹着一本已没有封面的小说,是董秋斯翻译、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战争与和平》第二册。我怯怯地问她:“能借我看几天吗?”她说:“你可要保护好啊,我也是偷偷向朋友借来的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