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触摸那一点飞翔的光芒


□ 王秀云

  我相信小说有自己的姿态。这种姿态不在于作者写了什么样的人物和故事,而在于行文中所弥漫的独特气息。有的作品主人公即使贵为王储你也能感觉作者的媚俗之气。而在优秀的作品里,再卑微的人物你也能看到文学的尊严。打麻雀,这是许多人记忆中的闪亮画面,正因如此,这其实是一个不好把握的题材,作者是在冒险。在《幸运的麻雀》中,主人公柱子无意中在一本《少年文艺》上看到一个灭雀神弹手的事迹,从此开始了一个乡村少年的英雄梦。像那个年代中国绝大部分乡村一样,主人公吃一顿芹菜炒肉是奢望,买一个弹弓皮难乎其难,一个村子只有一本《少年文艺》……困顿的生活,狭窄的视野,使这片贫瘠的土地难以承载个人的理想。主人公从始至终怀揣着自己的秘密,这个秘密是生活的一部分,是点亮他庸常岁月的一盏灯,是让他的心飞翔的翅膀,是高于现实的一片云。这就使打麻雀成为一种具有精神向度的事情,一个司空见惯的普通故事从而赋予了一种形而上的意义。作者就这样不动声色地写到了一个时代精神和物质的双重贫困,写到了一代人灵魂的质疑和幻灭,也写到了个人的命运和抗争。这些宏大命题被作者大而化之,隐藏在字里行间,看不到丝毫同类题材作品中弥漫的怨艾,使读者没有滞重和苦涩感,很多细节处理甚至会让读者忽略大地的苦难,而是和主人公一起,享受着人间烟火的趣味和温暖,追随深埋心底的那一点理想之光。这种通透、豁达而又富有生活质感的姿态赋予了这篇小说诗意的光芒。
  我喜欢这篇小说的节奏。看起来,这是一篇没有冲突的小说,没有矛盾,没有起伏,即使矛盾出现也让作者轻易化解。比如:母亲发现他拿家里的东西换弹弓皮这一段,原以为这个行为必然导致责骂甚至殴打,但作者没有这么处理,他让父亲的一句话轻易地略去了有可能调动读者情绪的一次描写,从而保持了作品舒缓柔韧的韵律。灭雀英雄的出现是一种叙述的必然,作者显然在这个人物身上寄予了一种期待,但他仍然坚持一贯的风格,让柱子看到了报纸上麻雀是益虫的文章,淡化了英雄幻灭的痛感。《少年文艺》也好,报纸也好,无疑是过去和现在最有话语力量和发言权的载体,而正是这个在柱子看来至高无上的话语载体轻易地结束了一个少年曾经执着的理想,结束得自然、舒泰,不可置疑,但又意味深长,言犹未尽。乃至最后,柱子的儿子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有弹弓,一代人的精神之旅是走到了尽头还是有了新的开始,柱子默然无语的背后给读者留下了丰富的思考空间。
  读这篇小说,你不能忽略那个时代,不能忽略自己的内心,甚至不能忽略生活本身。小说的主人公柱子在我们阅读的时候会幻化成我们自己,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你从事什么职业,拥有怎样的过去和现在,只要你曾经有过梦想,你曾经追随并且经历过生活,你必然会在这篇小说里找到曾经属于自己的一个瞬间。这也正是这篇小说的成功之处。王昌德撷取了一个遍布乡村的小故事,却带我们触摸了心灵最高处的光芒,让我们透过他的文字追忆自己的童年,看到内心的梦想。难能可贵的是,他让我们质疑我们平庸的岁月,却让我们能理智和清醒地对待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