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人结


□ 曹多勇

1

天走进伏夏,一天比一天热,气温眼见着直线攀升,没个回落的时候。人人企盼着一场雨,可天就是连续晴朗着,连一丁一点下雨的意思都没有。
阳历7月20日。这天下午4点多钟的样子,宋雅琴家客厅里的电话铃响了起来。的铃铃,的铃铃。一连响了四五声。一副不知好歹而又霸气十足的样子。宋雅琴在家里,希望听到话铃声,又害怕听到电话铃声。希望也好,害怕也罢,电话铃响了,宋雅琴迟迟疑疑地还是接了电话。果然是预料中的熟人打过来的,电话内容是说女儿吴凡中考事情的。
熟人语气沉重地说,告诉你市一中高中录取分数线定下来了。
这位熟人是知晓吴凡中考分数的。宋雅琴一听电话里说话的语气就已经预感到吴凡的分数不够了。宋雅琴还是紧接着问对方,分数线多少分?
熟人说,609!
宋雅琴头脑里的山山水水瞬间隐退去,苍苍茫茫地一片空白。宋雅琴还是在电话里问对方,就有点不够理智了,分数线该不会弄错吧?
熟人说,教育局下午开会才研究定下来的,这会儿还没散会呢,是别人从会场发信息发在我手机上的,想出错怕都错不了。
电话另一端的熟人“啪”一声挂断话筒。
这一端宋雅琴还呆愣愣地拿着话筒不放松。
吴凡的中考分数是608,这么一个吉祥的数字,现在变得一点都不吉祥了。不多不少差一分——这种故事或小说里才有的蹊跷事,在宋雅琴的现实生活里发生了。宋雅琴不想看蹊跷事似的故事,不想看蹊跷事似的小说,两只眼干直直地看着客厅里天花板,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吴凡也在家,呆在屋里津津有味地看着一部外国动画片。哈哈哈。嘿嘿嘿。一声接着一声的笑从房门漫出来。吴凡像她爸爸吴大力,五短身材,壮壮实实的,整天一副对事大大咧咧的,对人没心没肺的样子。事情都糟糕到这么不可收拾的地步了,还是一点眼色都没有。
吴凡离开电视机,走进卫生间解手,瞧见两眼愣直的宋雅琴,问,妈妈,你怎么不进屋看电视?今天的动画片可笑死我了,广告后还有一集呢。
宋雅琴把一双眼睛从天花板上很艰难地摘了下来,落在吴凡一张幼稚的脸上,说今后你就天天在家看动画片吧,你不用上学,也没有学可上了。
随之,宋雅琴觉得自己一颗高傲的心也从天花板上降落下来了,而且在这一降落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地疼、疼、疼。
吴凡终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一张脸不笑了。
宋雅琴说,市一中的分数线下来了,609,你说说你怎么就少考那么一分呢,去偷,去抢,去死缠硬磨,也不会少考那么一分呀。
吴凡赶紧进屋关上电视,装模做样地看起数学课本。

宋雅琴猛然间想到,应该及时地把吴凡没有考上市一中的事情告诉吴大力。
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离吴大力下班时间不远了。可宋雅琴不想等、不愿等,两只手还是很麻利地把电话抓起来。吴大力是市政府某职能局的一个科长,就是下班,也十有八九不回家。吴大力总有许多喝酒的理由,总有许多赶不完的酒场。喝酒已经成为吴大力工作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升官发财的一条重要途径。吴大力做为局领导的后备人选,上报过几次了。听吴大力酒后回家说话的口气,似乎任命书都已经草拟好,就差组织部门的一个红彤彤大印了。什么叫政府机关?机关、机关就是每个工作程序,每个工作环节都有着不易明说的门道,连打个电话都得有章有法的。吴大力跟宋雅琴说,家里有事往我手机上打,不要打办公室里的固定电话,办公室里人多嘴杂,说话不方便。要是手机响过三四声我不接,这说明我手上有事脱不开,过一会儿忙完事我会往家里打。吴大力上班不能及时接听手机能有什么事情呢?吴大力向宋雅琴随便一列举,列出好多条。譬如,吴大力正在局长办公室里汇报工作;譬如,吴大力正在会议室里开着紧急会议;再譬如……宋雅琴觉得吴大力说得有道理,上班时间就很少打电话找吴大力。吴大力上班就是上班,也很少把电话往家里打。开头吴大力上班喝酒回不来,还打个电话说一声,请一请假,时间一长,连说一声都省略了。这么做吴大力习惯了,宋雅琴也习以为常了。
五点钟的天色还早,没到下班喝酒的时间。宋雅琴把电话打进手机里,吴大力很快就接了。
宋雅琴说,我告诉你一件喜事情。话音软软绵绵的,拖腔拖调的,不温不火的。宋雅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子。
吴大力知道宋雅琴的话经常是反着说的,一副公事公办的生硬口气问,到底是什么事情呀?
宋雅琴说,恭喜你家的吴凡没考上市一中,离录取分数线不多不少就差一分,一分,一分,一分……
宋雅琴连着把“一分”强调好几遍,一副心不甘情不愿而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