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歌唱与抵达


□ 王静远



水是为了流动为了活着而出现的。
有生命的水并非是承受着自己生命的重与轻,水是在以非我的生命非我的方式而存在着。有人说水是很柔情的那个女子。水是用来洁净物品的、水是用来饮用灌田的、水是发电渡船的……我想水就是水,水有水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责任、自己的生命。
有思想的水的存在只能屈从人类的需要而存在,为时刻亵渎它的人类的思想而思想。水知道人类的无理与霸气,水也听惯了在它的左肩或右肩的岸上那些树木在锯与斧声中的那些句句带血的叫喊……水知道人类的意志是建立在万物的意志之上的,人类是将万物的生命踩成废墟而鲜活着自身的生命。在人类的蹂躏之下水是没有自己的存在方式,水的存在只是一种工具。为了一条路可以随意肢解水的驱体与生命,为了一件脏衣裳可以弄脏水的良心与灵魂……水载重着人类施加的命运之轻与命运之重。水的无辜,让我伤心一些与水命运相似的人或事物。
水的本质的存在是净洁的。水来自大地干净的心脏,水就是水,水是水做的,只有水的内心与外在才是一致的,通体透明表里如一。我敬重水,就像敬重一个人,一个值得敬重的灵魂干净的人。

生 命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生命的路途无论短暂还是漫长,总是要步入终结。
愿望和理想或许有时只是一个人的服饰,当生命的烛火燃尽在一夜的秋风里,黑暗之中虚无正从足趾吞噬着躯体,生死轮回只能是虚妄的杜撰和狂度,就像曾绚烂的花朵,无法拒绝萧瑟的那个秋。倘若除却生的方式和越生越多的愿望,生只剩下走向死亡的简单的过程。一个人做为个体的生而活着,但也许不可能按自己的生存过程而活着,因此说活着不容易,那么一个人连活着都不怕还会怕死?
生是一盏灯,一盏亮着的灯;死亦是一盏灯,一盏熄灭的灯。或许一百年与一瞬结果并没有区别,不同的是过程,是从容不迫地活出自己的个性与色彩。对于生而言,一些身外之物,争斗的去追名逐利,只不过是对生命的一段耗散过程。人捉住时间,生命却一点点地从指缝间渗漏,面对死生的欲望多么强大,又多么弱小。
生需要一种豁达,死亦需要一种豁达;只要生是无憾的死也无憾可言。生命的质与量与生命自身的长与短无关,就像一杯酒是不是佳酿与盛装的体积与容量无关。一种只为生而活着的生命原本就是死掉的生命。人除了肉体的生命之外,是否还有精神的故乡?

故 乡

岁月的流逝,些许往事或许能在一个人的记忆中淡去,但淡不去的却是故乡的身影。
一个人无论走到哪里,忘却不了的是最初出发的地方,而这一地方便是一个人一生的故乡。一个淡出故乡的背影无论走到哪里而这个背影只是游子、一个沦落故乡之外的人。我从来不相信人生会有第二个故乡,故乡只有一个,那个有童年有儿戏有母爱呵护的地方;至于一生中所生活所工作的异地他乡,只能说是人生的驿站、或一个人要抵达的地方。
故乡属于离开了故乡的人。常常是故乡的濛濛细雨,洇湿了一个人对往事的怀想;常常是落上房前屋后枝杈上的雪,使一个人忆起了童年的伙伴;常常心中又暖起母亲那些灯下一边穿针引线一边唠唠叨叨的话语,使人知道了在母爱的俯视下一个人一生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母亲那些土里土气的比方,才是一个人一生的做人的道理,亮在灵魂深处的灯盏……在异乡的梦境里,旧宅只是三两句鸡鸣,或许又嘹亮了一个人倦怠的目光。那棵棵自己栽下的白杨树是否已经枝繁叶茂?那盘石磨,还有木爬犁、旧木锨现在又在院中什么角落?呵,故乡的一草一木,都会让淡出故乡的人,又湿润了怀念故乡的衣襟。故乡是一个人出生、成长的地方,故乡是根,一个人的生命只是故乡结出的果或飘落的叶……
故乡永远是一个人心中的老家,无论是富饶还是贫穷,在一个人的心中总是最美丽最心疼的地方。故乡是童年,童年是那些难以重现的快乐的时光;故乡是旧宅,村口那扇门常常伫立母亲那伛偻遥望远方的身影……有母爱的地方,就有回家的路。
故乡是属于失去故乡的人。故乡呵,一个失去故乡的人,一生中最深情的怀念和眺望依旧是故乡。或许失去了故乡的人,仅仅只是对故乡的一眼回望,便又背负起的空囊,踏歌远行。
一个人的一生为精神的故乡而活着,但难以割舍的却是现实中的故乡。泪眼婆娑的故乡呵,我是你怀抱里跑丢的那个孩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