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傻子的诗


□ 陈傻子

  本名陈锡民,原江苏省篮球队运动员,后在无锡江南大学做体育教师,又到无锡电视台做记录片节目编导,2002年7月离职,成为自由作家。发表诗歌和随笔无数,出版诗集《嘴唇新生了》、《落日就像睾丸》、《江苏青年诗人七家》,连续多年数次入选不同出版社年度选本。
  
  诗人自杀
  面对死亡
  尤其是诗人自杀的死亡
  我能说些什么
  我说不出高深的道理
  也写不出痛断肝肠的诗
  兔死狐悲是有一点
  因为也有人叫我诗人
  他们为何而死
  我不得而知
  或者是完美主义者
  或者是忧郁症
  或者就是个
  会写分行文字的白痴
  却以为自己是个天才
  中国的诗人们
  在这里我可以公开地告诉你们
  有再多的诗人自杀
  我也绝不会自杀
  而只会写诗到老死
  因为我不是完美主义者
  也不是忧郁症
  更不是天才
  我才不会让自己的手结束了自己
  而提前结束我的诗命
  诗是我命的一半
  还有一半就是吃喝拉撒睡
  诗人
  你有时候必须像狗一样活着
  你的死跟诗无关
  如果有好诗
  诗会留下来
  如果没有
  死就死了
  和任何一个人死一样
  废墟上面
  你要是以为
  废墟上面是一片死寂
  你就错了
  这里依然有许多颗跳动的心脏
  那个探头探脑的大老鼠
  是一颗
  那个贴着垃圾嗅来嗅去的小黑狗
  是一颗
  那个拣拾碎玻璃的老太
  是一颗
  那个拽住一根钢筋死命往外拉的小伙子
  是一颗
  那个锯着窗框木头的老头
  是一颗
  那个从碎砖头里挑出好砖头的年轻女人
  是一颗
  还有一些心脏
  正站在上面茫然四顾
  或者低头抽烟
  还有一些心脏正从别处
  往这里匆匆赶过来
  这些心脏与你的心脏并无二样
  只是你远远绕着废墟走
  而他们却朝着废墟扑过去
  母亲的豪情
  冤家宜解不宜结
  和为贵
  金乡邻银亲戚
  以上是我说的话
  我可以让她一年
  让她二年
  让到第三年她还是闹得我
  睡不好觉
  我就拿把刀跟她拼了
  大不了我死
  或者去做牢
  以上的话是我母亲说的
  连说了三遍
  我面前竟然出现了刀光剑影
  当中的侠女就是我的母亲
  她今年已经72
  一贯柔弱安宁
  而一顿饭当中
  她竟然没有从我这个
  身强体壮的儿子嘴里
  听到一句类似的狠话
  及时行乐
  我朋友的一个朋友
  得肝癌死了
  我朋友的声音里
  充满了哀伤和惋惜
  他才35岁啊
  他又说他本来还要请
  我们去小城吃饭喝酒呢
  没想到这么快就去了
  
  像以往听到此类的消息一样
  我总是说
  人活着从来就是
  今天不知道明天
  此刻不知道下一刻
  生命就是这样
  就如同一滴水掉落下来
  说没就没了
  
  但此次和以往的区别是
  我没有说及时行乐
  因为我发现
  这些年很多人就是被乐死的
  如喝酒喝死的
  如玩女人玩死的
  一说乐
  很多人就首先直奔那里去
  本来还不死的
  一下就乐死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