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魁阁的过客


□ 王铭铭


云南呈贡县魁星阁,从未被列入国家名胜的目录,谈不上宏伟的古阁,本身的名气小,到访的游人也少。魁星阁是什么时候建的?经历了多少历史沧桑?史书中还没有详细的说明。
二○○○年七月,我随一队与西南联大有关的前辈参观了那座古阁。魁星阁,也简称“魁阁”,建筑为叠起的小三层,从大门进去,通过木梯上下连接,其形制显然是传统建筑亭、台、楼、阁等类中的一种。进了庙,出于习惯我先寻找过去留下的石碑旧记。没有让我失望,一入魁星阁的庙门,我看到一方石刻,雕琢的年代是“民国癸亥年三月朔日”,落款“阖村士庶”,其他文字,我没有全部记下,只记了:“奎也者,文明之瑞气也,非神也。奎者,文星也,亦非二十八宿之奎木……”
阁为供奉魁星所建,碑文题目为“重修太古城魁阁记”。既是重修,则呈贡有魁星阁,当是民国以前的事了。魁星阁里的魁星塑像已不存,因而我不能一睹神灵的面目。魁星是什么?明末清初大文人顾炎武在《日知录》卷三十二中说到“魁”,指出这一崇拜的大致来历是:“以奎为文章之府,故立庙祀之。乃不能象奎,而改奎为象“魁”。又不能象魁,而取之字形,为鬼举足,而起其斗。不知奎为北方玄武起宿之一。魁为北斗第一星,所主不同,而二字之音亦异。今以文而祀,乃不于奎而于魁……”(《日知录集释》,岳麓书社一九九四年版)。对魁星的信仰,顾炎武也说“不知始于何年”,只在多线性的考据中隐含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古代中国的“文章之府”,有一个从“不能象”而借“北斗第一星”来象征文祀对象的过程。我们知道,旧时的学宫多奉祀魁星,它的形象如鬼,蓝面青发,世人却以之为主文运之神,向它祈求科举的成功,考中也要来向魁星道谢。旧时人“以奎为文章之府”。如果说孔圣人是旧时代“大传统”的守护者,那么,魁星的信仰,便可以说是地方民间的士绅以至底层社会对于进入“大传统”的通道;而魁星既主宰天下的文章,它的庙堂便是乡绅以至士大夫的汇合所了。
古时候进入魁星阁的人数有多少,今天已不能完整把握。那个时代来魁星阁的人,都是这个县里求功名的人和他们家族的成员。后来是不是还有百姓来这里为子女升学求签拜神的?我们一行来到魁星阁,没有带着追究这个问题的任务。可以想见,在魁星面前求功名的仪式,早已在科举制度取消的近百年前开始,逐步失去了它的吸引力,过去魁星在“大小传统”之间起的纽带作用,也已成往事。民国呈贡魁星阁的碑文,说这座楼阁里奉祀的并非是神,而是“文明之瑞气”。将“文章”改成“文明”,其中经历的文化变迁,需要更多的人来研究。我隐约感到,要加以分析,这中间科举制度的废除,是这项历史分析的关键一环。
我们既不是一般的游客,去魁星阁便有自己的目的。在过去的一些年里,大家不约而同地关心起魁星阁来。我们选择这个机会到那里去,不是因为关心这座古阁自身的文化意义,而是因为这座开始被混乱的、披上白色瓷砖外衣的“现代”楼房包围的古阁,隐藏着值得我们寻觅的历史踪迹,讲述着魁星被“文明”这个概念浸染之后,现代中国学术史中一个还没有书写完整的篇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