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妖言惑众



  打死还是瘾君子
  
  妻近来加大了我家的烟火管制力度。由于她的独断专行,好几天来,我无法像过去那样自由自在地喷云吐雾,心里着实烦得紧。好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何况饥饿是最好的老师。我没费什么力气就想出了五花八门的办法,以弥补平时所形成的极度亏欠。朋友光临时猛抽,出门作客时狠抽。为了多吸几口,平时不善交际的我,突然变得像个交际花,时不时呼朋引伴,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大家都觉得奇怪,只有妻坐在那里频频向我使眼色。
  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有离别的时刻,才分外怀念相聚的时光,这种强烈的怀念之情,让我那帮一直指责我重色轻友的狐朋狗友们煞是惊诧。他们哪里能想象得出我的可怜样儿:每抽一根烟,都要被抓无数次的壮丁,都要说一世界的好话,烟拿到手后,还要限制时间,我不得不把烟上划上刻度,每根烟分三次抽。不仅如此,怕我出去偷偷买烟,她还把我身上的钱搜得分文不剩。不过这难不倒我,我还可以赊帐嘛。当我悄悄溜到商店里,想大开尊口赊一包烟时,那些平时满脸堆笑的小店主们板起了面孔,他们东推西推,怎么也不肯赊给我。
  我心里正在叹息人心不古信任无存,忽然店家的小孩冲我一乐:那个阿姨说不让给你赊烟!这天妻出去购物,我想甩开她,独自在家写会儿东西。临走前,她给我留了一根烟。虽然一直省着,但不到一小时,我还是把它抽光了,连过滤嘴儿都抽进了一半。估计她正陷于商场里面无法自拔,一时半会回不来,而我的烟瘾早已控制不住了。我开始如坐针毡,为了强迫自己忘掉烟,我往嘴里塞了块奶糖,在兜里装了块巧克力就下楼去了。这些东西也许能打发半个小时光阴吧。我坐在花池子旁边,身上晒着太阳,心里想着香烟。坐了会儿就有些受不了,于是起来,一边假装散步,一边注意地上有没有可供再次使用的烟头。烟头倒是不少,有的还很长,要不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有些难为情,我真想奋不顾身冲过去。眼睁睁看着那些烟头慢慢燃灭,我觉得被烧掉的仿佛是我的生命,物不尽其用、人不尽其才,暴殄天物啊!
  我又来到人少之处,寻寻觅觅,可怜我把眼睛瞪成铜铃也找不到半根。正生着闷气,突然,前面走来一个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他正拿着不知从哪捡来的大半根烟吸着。我眼睛一亮,天无绝人之路!我赶紧起身,冲到他跟前,大喝一声:站住!小孩听到这声怒吼,吓得赶紧停下。一边把拿烟的手往背后藏。我恶狠狠地问:谁让你抽烟?小孩子不能抽烟,知道不知道?他有些茫然,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满脸堆笑,拍拍他的小脑瓜,语重心长地教育道:小孩子抽了烟,长大后肺子都会变黑,烂掉,要不了多久就得死,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他吓得直打哆嗦。
  我说:还不快把烟给我,叔叔给你巧克力!他把烟递给了我,我把那烟掐灭,然后掏出那块巧克力给他。男孩欢天喜地回家去了,而我功德圆满,颇有成就感,既给孩子上了一堂思想教育课,又如愿以偿地找到了半根烟。一面想着,一面掏出随身带着的打火机,燃起那半截烟,心满意足地吸着就回家了。得知我四个小时里只吸了一根烟,妻特别开心,她甚至主动帮我洗锅做饭,以资鼓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幽默经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幽默经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