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日无聊(中篇小说)


□ 远洋

  1

  “如果你能说服我,你必须给我证明。”沙融肯定地说。

  “证明什么?”我站在讲台上,看着这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女孩。

  “只要我比你先跑,你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我。”

  “我追你干什么?”大家哄堂大笑。

  沙融也跟着笑了起来,她的眼睛里放射着快乐的光芒。“按照你的逻辑,只要推理正确,结论一定正确。我们可以举行一次赛跑,我让你跑不过我。”

  “我一直保持着教工的百米记录。”

  “那没用,我先跑。”

  “我让你30米。”我看着沙融苗条的体形自信地说。

  “不用那么多,10米就够。”

  我有点怀疑是我的理解有问题还是她的神经开始错乱。“我几步就能追上你。我的速度差不多是你的两倍。”

  “那也追不上我。”沙融腼腆地一笑,然后认真地说:“你追到10米的地方,我已经跑了5米;你再追5米的时候,我又往前跑了两米半;你追两米半时,我又往前跑了1.25米……你看,我总在你的前面。”

  我总算听明白了她的问题。她显然不是调皮捣蛋之徒。这问题一时让我不知如何作答,从逻辑上似乎很难推翻她的结论。我开始有点后悔课堂上搞什么自由讨论。

  “你看我与你的距离越来越近,不是吗?”我一边说一边快速地思考。

  “但我永远在你的前面。”

  “你过分注重细节的变化。”

  “但宏观的突变往往依赖于一点一滴微小的变化,比如说滴水穿石,不是吗?”

  我无言以对。“沙融提的问题很好,大家有什么想法?”我暂时转移目标,以便有充分的时间思考。我摆手先让沙融坐下。

  “这是悖论吧?”杨立鹤说。

  “不是。它自身并没有推出逻辑上的矛盾,只是它和我们的实际情况背道而驰。”

  “好像应该从宏观去考虑问题。”那唐宋说。

  “这倒不是问题的关键。人们经常从微观思考问题,最后给出宏观的结果,比如微分方程的建立与求解。”

  “沙融的推理有问题,不应该这样想。”张茵说。

  “哪有问题啊?”沙融问。

  众人沉默。我说:“这已经不是逻辑的问题了,应该考虑数学分析的方法。”

  众人更有些愕然,一时不知从何思考。我胸有成竹地说:“大家已经发现了这个事实——我和沙融的距离越来越近。这距离越来越小,小到无穷小,极限是0。也就是说,我最终可以追上沙融。”

  沙融还是有些不服:“我的推理有问题吗?”

  “从逻辑上来说没有什么问题。”

  “你的极限说法我也承认,我的逻辑又没有什么问题,结论却相反,岂不怪哉?”

  “奇怪就在于我们的惯有的思维。你说的问题是一个极限过程,距离越来越小,以至于无穷小。”

  “但任何时刻都不是0。”

  “你必须更换思考的角度。极限过程是一个从近似到精确的过程。时间越长,我俩的距离越近,求极限,就得到精确的值0。”大家犹疑地点着头。我继续说:“这种极限过程经常打乱我们正常的逻辑,也就是说,在我们一直达不到却无限逼近0的过程中,逻辑已经变了形。我们必须跳出来,一切问题就解决了。”

  有些同学恍然大悟般点着头。“就好像用牛顿时代经典力学的思维定式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能对吗?”

  我快速穿过校园新建的文化广场,假山石下的池塘已经干涸,刚刚栽种的小梨树开始在寒冷的空气中慢慢凋零。

  “一溜小跑要赶火车啊?”麦鸥迈着平稳的步伐迎面向我走来。

  “还赶飞机呢。我有课,在8号楼。”

  “你咋才走呢,最近教务处查得挺严。”

  “我前两节也有课,下课学生问问题的比较多。”

  “学生多势利,都愿围着名师转悠。”

  “主要是没教明白。”

  麦鸥一仰脖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并不大,却能连贯地持续很长时间,直到把对方逗得一起大笑。

  “你报了吗?”麦鸥神秘地问。

  “我抱什么?”我瞅了瞅怀里的一摞作业。

  “学校拿咱们院作试点,要竞聘院长。”

  “报那玩意干啥呀。”

  “你应该报。”

  “我该干的事情多了。”

  “主要是你得对大家负责。”

  “对大家?我自己负责的事都忙不完呢。真谢谢了。”

  “真的,”麦鸥突然有些认真地说:“你在院里的地位举足轻重。”

  我无奈地笑了笑,说:“你放心,这么大个学院,离了谁都垮不了。

分享:
 
更多关于“冬日无聊(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