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蝴蝶胸针


□ 蒋志武

  一只鸟的幻想

在城市,我所见到的鸟儿

一般栖身于公园里

它们懂得风暴,懂得与人为乐

园为高楼和坏天气

它们在城市里活得更加细腻

方向更加谨慎

夜晚,乌儿在城市里压低光芒

它掠过粗壮的高压线和楼顶

经过城市的胸腔,驶入深夜

而翅膀下喧嚣的人群

在不夜城里狂欢,有人被诱骗

有人被毒死

暴风雨的晚上,鸟儿会藏于哪里

消失的鸟音,让我学会了沉重

因此,在喧闹的城市人流当中

我不敢去触碰过暗的醒者

怕他们过早醒来

扰乱一只鸟的幻想和城市的秩序

  蝴蝶胸针

此时,城市的温度

将云朵逼向更远的地方

而信仰的放大镜对立在极寒的北

蝴蝶已死,冰冷的薄翼

和风干的身体闪着更真实的情事

短暂的昼夜,蝴蝶损毁

蹁跹的翅膀留下永恒的磁性

花粉的喘息,风儿的呼啸

我将在黑夜的绽放之中聆听

并均衡地经过我的身体

我无法剥蚀这即将熄灭的火焰

那将带来文字的隐幽

我更无法在空虚的城市里埋下炸药

或者预设一场雨的来临

虚构的影子是那么脆弱

我们轻易打开,我们也将轻易消亡

这枚小小的蝴蝶胸针

是残损的季节和断翼的蝴蝶最后的杰作

活着的人将佩戴出席盛宴

并讲出难以置信的语言

  我们往返于一个屋子

三月,春暖花开的时刻

每一朵都将自己开放在骨节上

我专注于开花的过程

和生命一样,美丽的绽放后

衰老也将随之来临

如果我们的生活悬在一根绳子上

那是多么的富有弹性

可以倾斜、摇摆,跳跃

还可以自由的来回两端

敢于涉足缺失的广场

我们往返于一个屋子

这个只属于自己短暂的归宿

不惧怕时光的咽喉吐下

消瘦的骨头

我只想在往返之中

读出自己的流浪,讲出自己的故事

我们每天往返于一个屋子

将继续摆弄它的霉性

在生命的蒸馏过程中

我们将辨认出自由、高贵和卑贱

镌刻一副生辰死时的地图

  我得到了骨头

当眼前的木槿剥离最后的一朵

我再次相信枯萎的力量

那些一天一天消逝的时光

啃树干,啃带血的骨头

像明晃晃的刺刀,剃光我们的身躯

因此,我得到了骨头

我祖父的,我爷爷的,我奶奶的

他们将自己藏在三尺深的地里

任肉体剥离,任骨头钙化

我再次染上他们的脾气,如同血缘

游弋在我的身体里

姓氏无法更改,而墓志铭可以

延续给我们用

进到屠宰场,我快得到牲畜的骨头了

血淋淋的骨头上带着些许鲜肉

这是排骨或者龙骨,这些牲畜的骨头

是那么贱卖,二十六元一公斤

熬汤,蒸煮,啃干净的骨头扔给狗吃

我得到了骨头,身上的骨头

手臂上的,胸腔上的,衰竭的骨头

时光的贡品,我要坚持黑暗的来临

在挥霍完短暂的人生之前

得将身上的骨头磨炼,让时光的剑

砍下去也会留下刀痕

闻到彻骨的芬芳和白色的寒冷

  责任编辑/曹瑞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蝴蝶胸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