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聊天室惊魂


□ 刘洪林


当我第四次抬起头时,墙上的挂钟终于指向了午夜12点。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窗外细雨纷纷,我拉上窗帘,打开电脑。
她是前几天上网聊天时认识的,网名叫“恋尘”。
12点30一到,她的问候悄然而至。我吃了一惊,因为在这之前,我紧盯着聊天室进出的每一个人,一直没看到她。
“什么时候进来的?你真是神出鬼没啊。”
“我一直都在啊,你没看到而已。”
也许是眼花了吧,我揉揉眼睛,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来:“对了,为什么只有下雨的时候,你才上网呢?”
电脑那头沉默了片刻,送过来几个字:“我喜欢雨天。”
“我也喜欢雨天,但是晴朗的夜里,一样可以聊天啊。”
“不!我讨厌星空!我讨厌月光!”
我愣住了,竟然有讨厌月光的女孩,真是奇怪。
屏幕上又传过一行字来:“多好的夜啊!你拉开窗帘看看,雨丝在漆黑的夜里,像无数精灵一样飘舞、滑落,从一个黑暗落入另一个黑暗。”
怪了!她怎么知道我拉上了窗帘呢?我不想再聊这个话题,于是说起了关于梦的事情:“长久以来,我总是做同一个梦,我梦见自己在飞。”
恋尘很快回应:“你先别说。好奇怪,我也总是做这样的梦。”
“真的?你是怎样飞的?”
恋尘的回答让我目瞪口呆。因为她的感受与我一模一样,她说:“我总是先跑几步,然后脚尖轻轻一点,身体就飘了起来。这时候,我总是小心翼翼,我害怕自己会掉下来,害怕飞不过那个池塘。”
我心头一紧:“什么?你的梦里也有个池塘?”
“是啊,不知为什么,每次在梦里面,我都要飞过一个池塘,池塘很宽,里面有几枝荷花,还有一只淹死了的狗。”
我头皮一阵发麻,眼睛也因为惊恐而湿润了。
我艰难地打出一句话:“荷花是黑色的,狗是白色的。对吗?”
电脑里一片寂静,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蹦出一个字:“对!”
天啦!我们在做同一个梦。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觉得心灵深处,被什么东西重重撞了一下。
接下来的几天都在下雨,这是她喜欢的天气,看得出她心情很好,每次我们都聊到很晚。
她提议我们彼此不讲假话,也永远不要见面。我答应了。因为有了这个承诺,我们聊得很放松,她说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住址,我也坦白地告诉她,我结婚两年了,与妻子感情不太好。
恋尘真名叫王恋梅,就住在本市的一所中学里,父母都是老师。她是个自制力很强的女孩,不下雨的夜晚,她从不上聊天室来,我求了她很多次,她却从不松口。有一次,天气连续晴了20多天,她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没有只言片语。我突然有了想见她一面的冲动,那个晚上,我在没有她的聊天室里,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一句话:我明天去找你,我明天去找你,我明天去找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