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苦为商人妇


文丨韩振远

  阳光照耀在牌坊顶端,晃人的眼睛,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一位红颜少妇在声声唉叹中,渐渐变成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晋南古称河东。这两年我考察河东明、清商人,走在不同的大宅院之中,感受商人的富贵之外,高墙峻宇,兽笏狰狞,又会产生阴冷凄凉的感觉,不能不想起长年生活在这里的女人们,仿佛看到一位青灯之下,翘首盼望丈夫的女人。走在崎岖的古商道上,感受商人们的艰辛之外,长路漫漫,夕阳西下,又不禁会想起苦守家中的女人们,仿佛看到路的另一端,站着一位凄楚消瘦的少妇,耳边会响起《走西口》凄惋的歌声。

  冯梦龙《杨八老越国奇遇》中有一首歌谣,真切地道出了商人们对亲人的思念。

  

  人生最苦是行商,

  抛妻别子离故乡;

  餐风宿水多劳役,

  披星戴月时奔忙;

  水路风波殊未稳,

  路程鸡犬惊安寝;

  平生豪气顿消磨,

  歌不发声酒不饮;

  少赀利薄多赀累,

  匹夫怀璧将为罪;

  偶然小恙卧床帏,

  乡关万里书谁寄?

  一年三载不回程,

  梦魂颠倒妻孥惊;

  灯花忽报行人至,

  阖门相庆如更生;

  男儿远游虽得意,

  不如骨肉长相聚;

  请看江上信天翁,

  拙守何曾阙生计?

  

  清代文人纪昀曾说:“山西人多商于外……率二三年一归省,其常例也。一二十载不得归,甚或金尽裘敝,耻还乡里,萍飘蓬转,不通音问者,亦往往有之。”一二十年杳无音信,并非不想家,而是奋斗没有结果,想想家里翘首盼望的亲人,他们无颜以对,还要在无尽的思念中继续奋斗,直到攒足了财富,可以荣归故里的那一天。等他们回来时,哭干了泪水的父母也许早已不在人世,年轻的小媳妇也许变成了老太太。明代蒲州富商王现、张允龄走口外,下吴越做生意,都是在新婚燕尔之后告别亲人,一去十几年。对于女人们来说,婚姻的开始就是夫妻两地分居生活的开始,有的甚至是永远的别离。在以后的漫长岁月里,分居成为婚姻生活的常态,而团圆只是短暂的片断。苦守在家的女人们不光会在苦苦思念之中独守空房,还要以娇弱之身,承担起赡养老人、抚养后代的家庭重任。一年又一年,直到丈夫年迈回家。丈夫若是事业不成客死他乡,女人们就要在等待中苦熬日月,在无尽的思念中守一辈子活寡,郁郁终生。若一念之差与人私通,则可能酿出更悲惨的结局。

  当年晋南一带曾有民谣表现商人们新婚离别的情景:

  

  半截翁,栽蒜苔,

  绿绿生生长上来,

  儿出门,娘安抚,

  隔着门缝看媳妇,

  白脸脸,黑头发,

  越看越爱舍不下。

  经商去,远离家,

  不如在家种庄稼。

  

  留在家里苦等的新妇,同样也有怨言。

  

  悔不该嫁给买卖郎,

  丢下额(我)夜夜守空房,

  要嫁还是庄稼汉,

  一年四季常作伴。

  

  封建社会讲究夫贵妻荣,对于商人可能是个例外,每个成功的商人背后,都有一个苦命的怨妇。在翻阅地方志《列女传》时,一位位凄苦的商人妇不时出现在眼前,她们那哀怨的眼神,愁苦的容貌,好像透过纸背,穿越时空,至今仍泛出一阵阵凄凉。

  《永济县志》记载,明代蒲州永乐人韩玻外出经商 “商于淮以病殁”。韩玻妻子薛氏听到噩耗,悲痛万分,痛不欲生。弟媳劝慰说:“嫂勿念无后嗣,我生男,即为伯后”。薛泣谢,最后薛氏孤寡度过一生。

  民国《闻喜县志·列女传》中也记载了许多商人妻子。

  小祁村张国彦,妻赵氏,年二十,国彦贸易出外,十年无音讯;

  胡城村薛氏,张学优妻,于归三年后,夫贸易河南,遂殁于外;

  三合巷叶氏,李步丰妻,年十八于归,甫数月,夫出贸易,遂殁于外;

  东乡西村行氏,张洋妻,字洋未嫁,洋贸易远方,殁于外,行氏年十七岁;

  仁和巷程氏,叶玉堂妻,年十八于归,甫十日,夫即外出贸易,越二年,夫以病归,抵家不数日,卒,无子女;

  东宋村马氏,王思忠妻,年二十,夫外出不归;

  东韩村郭氏,宋三畏妻,年十七于归,甫半月,夫贸贩金川(今陕西安康),音讯杳绝;

  上头地鲁氏,卫述瑗妻,十七而嫁,二旬而夫远贾,遂殁于外;

分享: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1期  
更多关于“苦为商人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