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学术研究


□ 李 伟等

编者按|2006年7月7日,电影艺术杂志社举办了一次电影学专业学生专题研讨会。研讨会论题围绕“你们在学习和学术研究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是什么”展开。在对会谈记录进行整理的当天,恰好是刘翔以12秒88的成绩再次刷新世界纪录的日子,编者于是提笔写下了这样的标题。赛场上的110米栏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对那一道道障碍栏杆的跨越,那飞翔的动作与力量。赛场上的障碍清晰可见、可触摸、可迁移,然而在学术研究领域,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障碍栏又会是些什么呢?

第一道栏: 资料

焦点:资料过于集中、开放程度低;寻常资料易寻,经典资料、早期资料难查。
李伟(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硕士在读):电影学研究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观念和理论上的创新,二是研究材料开掘上的创新。我个人感觉目前在电影史研究方面最主要的瓶颈就是资料的掌握。在电影史研究、尤其是早期中国电影研究中,大家引用的大部分还是二手材料,由此研究自然无法深入,大不了只能换换理论、换换新名词,开掘新材料做得远远不够。举例来说,民国时期的上海有大量娱乐小报、甚至与电影没有关系的小报,其中都含有丰富的电影信息,其丰富程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对于影像文本极度匮乏的中国早期电影研究而言,这些文字资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这方面,上海图书馆资料之丰富、开放程度之高,我认为是国内最好的。上海图书馆的研究员张伟先生目前也正在做中国早期电影相关报刊资料的梳理工作。就高校而言,北京大学图书馆也存有较为丰富的民国时期的电影报刊,北大一些教授在电影学中做出的许多成就都得益于此。
然而,中国电影资料馆和国家图书馆的服务与开放程度都十分有限。相比之下,香港电影资料馆是开放程度最高的,不需要任何证件,任何人都可以查阅。
目前中国开设影视教育与研究的高校很多,但真正能掌握资料、给研究者提供良好研究环境的机构十分有限,而且还有些资料集中在个人手中,实现共享也有相当难度。此外,各大电影厂一般都设有资料保存机构,会保存一些自己的内部资料,但外人比较难得到。
樊启鹏(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博士在读):资料占有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研究的深度。搜集资料应该是研究起点,如果这都成了一大难题,那么研究就会受到很大的束缚和影响。影像资料不好收集也是目前纪录片研究中的首要问题。
张建(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研究所硕士毕业):以现在资料占有的情况来说,我认为目前是越来越有机会获得更多的资料了。
樊启鹏:寻常资料的确可以从网络或碟片中获取,但是有些重要资料还是难以找到,而且纪录片不像故事片,拥有广大的市场,有很大的影响力。纪录电影史上的很多重要作品,我们依然只知道片名和一些文字资料。对于电影研究而言,不看作品、单从文字资料出发,我觉得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