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声的遗嘱


  闫建军 嘎子不爱吱声,嘎子实。 嘎子就一个人,身边没有亲人。 嘎子十三岁时就成了孤儿,东屋的大国叔就常常照顾他,他就每天跟着大国叔转。大国叔是村里有名的瓦匠,哪里盖房或砌墙都会招呼大国叔,大国叔就联合了一帮人,干起了瓦工活。于是,大国叔一有活就拉上嘎子,于是,嘎子就同大国叔学会了瓦匠。

  嘎子二十岁那年,大国叔从二楼掉下来,摔坏了腰,花了家里全部的积蓄,大国叔也没有再起来,就常年躺在炕上了。大国叔倒下了,他的一帮人也全散了,都纷纷进城找活干了。嘎子也想进城打工去,但还是留了下来,东西屋住着,他不忍心舍下大国叔。大国叔瞳得他的心,往城里撵他,说你别管我,跟大伙进城去,攒俩钱儿好娶媳妇。嘎子就依了大国叔。

  嘎子跟大家很快就找到了活儿,在城北盖楼,是十六层大楼,比村里的小二楼高多了,嘎子真是见了世面。嘎子虽然话语不多’f旰活是不含糊的,活好、认干、不偷懒,包工头子很喜欢。嘎子每月可挣上三干多块,他没见过这么多钱,过去在村里盖一栋房子,也挣不上这一半,这一个月就挣这么多,嘎子心喜,嘎子不花钱,可他很需要钱,他就盘算着这钱咋花。

  有钱了,工友们开始大手大脚起来,买衣服、喝花酒、换手机……嘎子虽没有父母和亲人,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嘎子很细心,从不乱花钱,一分钱在他眼里都是珍贵的。所以,他极为简朴,蓝布褂子穿了一夏天,经风吹雨淋的都掉色成了灰布褂子了,一双胶皮鞋也顶出了大脚趾头,他就用胶布粘,不进沙子硌脚就行。 工友们说他傻,一个月挣好几千快,攒那么多钱干啥!老哥一个,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瘦得那样,狼看了都掉眼泪!那寒酸样,看着都可冷,不好好保养身体,以后找不到媳妇! 嘎子充耳不闻,仍我行我素。 这天,又发工钱了,大家说到街南的海鲜大排档撮一顿去,解解馋。问嘎子去不,嘎子也不吱声,工友们就硬拽上嘎子走,说,不用你花钱,多一个人多双筷子。嘎子这才瓮声瓮气地冒出一句,我不吃海鲜!大家知道嘎子是舍不得那点钱,就扔下嘎子,纷纷跑向了海鲜大排档。 嘎子一个人在工棚里默默地啃着馒头喝着白菜汤,他觉得迷样就很好了。他很知足。

  嘎子不是抠,嘎子不吝啬钱,该花的时候他很大方。那次,工地来了一个破衣喽搜的老太太,捡着工地的废包装袋子和纸壳子。看工地的人没死拉活地把老太太撵了出去,老太太就站在工地的大门前往工地里张望着,很渴望把那—堆纸壳子捡到手。嘎子在楼上看到了,他急匆匆下楼,跑到那个老太太面前,从内衣兜里掏出两张大票子就给了老太太。老太太深深向嘎子鞠躬致谢,嘎子转身就跑回了工地。工友们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开始数落起嘎子来了,说,她是你妈还是你什么亲人,那么孝敬!现在骗人的把戏多了,乞丐有多少是真的?你倒大方,一下给那么多,自己还没有说上媳妇呢! 嘎子一声不吱,仍默默地干活,汗珠子就从他那黑瘦的脸上一颗一颗地往下掉着。

  这天,嘎子又病了,发烧不退,工友们劝他去医院,别耽误了。他摇头。工友们看不下去了,要背他上医院。嘎子这才有气无力地说,老毛病,挺几天就过劲了,该死的时候没病也会死,不该死的时候就是绝症也死不了!躺了两天,嘎子就真的起来了,又爬上了高楼。 那夜,嘎子又做梦了,他兴奋得连连大叫大国叔,工友们都被惊醒了。他忽地坐了起来,自言自语道,该回去了,一年多没见了。他有些怔,像是很内疚,良久,又倒下睡了。 秋天很快过去了,天冷的季节,又一栋大楼竣工了。这时,嘎子再也挺不住了,终于昏倒在了大楼上。 大家把嘎子火速地送到了医院抢救。医生叹息,说他四个月前已经来过了,知道自己的病,一个癌症晚期患者能在建筑工地上挺这么长时间,真是奇迹! 大家惊愣了。包工头掏出一沓钱让大夫一定救活他。这时,嘎子突然条件反射地一把抓住了那一沓钱,死死地抓住,再也没有动。 他都这样了要钱干啥?大家诧异。 最后,嘎子终因心衰未能挺过来,永远地走了。 在整理嘎子遗物时,工友们在他的内衣兜里,翻出了一沓汇款收据。众人看了,先是惊诧,后来都哭了。

  每张汇票都是寄给大国叔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无声的遗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