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走的姿态(中篇小说)


□ 陈斌先

  就在换届的当口,镇书记李天被人传出绯闻,群众上访,县长加压,老婆离婚。一时间四面楚歌。到底谁是幕后的策划者?

  亚军听到李天的表白,情绪更加激动。争吵时间长了,就有了动静,亲戚朋友都来劝说,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陈一飞和他老婆也在劝说的人员之列。

  陈一飞劝说,既符合他的身份,也符合他温文尔雅的性格特征。他说,李天以前不是那个样子,现在也不像你说的那个样子,摒弃前嫌是过好日子的前提。陈一飞老婆也在旁边帮腔说,现在有事业的男人都那样,有那点爱好不值得计较。大家越劝越混乱,李天很难受,表面上看,难受来自亚军的误会,实际上是来自陈一飞夫妇的掺和,陈一飞跟李天当年同是县政府办副主任,李天下乡镇任职后,陈一飞被提拔为县政府办主任,他不想让过去的同事看到自己的狼狈。

  李天急于辩白,一脸窘迫。

  陈一飞不温不火地说,你急什么呢?急于辩白起码说明多少有点心虚。

  李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往日的沉稳像春天的雪,倏忽不见了,满脸委屈坐在沙发上抽烟。李天知道大家表面上是在劝说亚军不要在意,谅解第一,实际上是火上浇油,因为大家的劝说是基于背叛基础上的,而亚军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的背叛。

  劝说的终于没有了激情,走了,李天这才站起来,压着怒火对亚军说,你的怀疑没有根据,你这么说,真假就难辨了。亚军也不想那么说,但说出李天有外遇的人,是她最信任的人,她怎么能不相信呢?说的人还说李天是很善于隐藏的人,是不会轻易承认的人,是得用上工夫才能窥视出内心世界的人。

  李天知道亚军这次是铁了心要跟他闹离婚,他乞求亚军不要离婚。李天说,让他离婚还不如让他去死。李天还说,没有感情的婚姻也是婚姻,很多家庭都是凑合过的。

  亚军听不得这话,李天怎么能有这样的观点?于是她说,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凑合不是婚姻,你想红旗不倒还想彩旗飘飘,那是不可能的。

  一个说有,一个说无辜,争吵再次升级。

  亚军没有办法容忍李天的态度,起草离婚协议书。李天知道自己留在家里矛盾会更加激化,趁着亚军写离婚协议书时,悄然走出家门。

  天黑了下来,街上的嘈杂让李天感到少有的不安,他既有点心烦气躁,也有点困惑不解。亚军怎么知道了他跟叶青那点事的?那件事只有他跟叶青知道,再说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怎么就演变成了自己外面有女人的传说呢?而且传说来势凶猛,有点森林失火的味道。

  镇党委副书记兼镇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袁广虎听到传言还跟李天开玩笑说,你千万不要老房子失火,到时候救都没有办法呢!李天表面上若无其事,实际心里焦急似火,连连辩解。袁广虎哈哈大笑说,没有想到这样的流言蜚语弄到你的头上,而且亚军还相信了呢!

  听到这些传言,李天感到可笑,又感到生气,子虚乌有的事,怎么就传成了真的似的。他知道亚军是很认真的人,她吃苦耐劳,勤勤恳恳地做好家里任何事情,却不能容忍丈夫感情不忠。亚军曾经说过,别人怎么样她管不了,如果李天有了外遇,二话不说,离婚。

  街上并不安静,李天想起家庭纷争更加伤心。家庭纷争来得有点突兀,有点莫名其妙,也有点暗藏杀机。他跟叶青那点事怎么就演变成他跟叶青在车上睡觉的传说呢?

  开发区筹建班子组成后,除袁广虎兼任开发区主任外,其他管理人员一律公开招聘。李天亲自选调,当叶青杀出重围,婷婷玉立站在李天面前时,李天眼睛一亮。

  叶青那天穿了套职业西装套裙,头发也经过了很好的设计,额前刻意流泻出来的几缕头发,既显示出几分俏皮,又不失端庄。叶青说话也是落落大方的,加上一口略带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更加显示出她的干练与温甜。

  李天了解到,叶青是南天中学的老师,教了十年书,因为丈夫当了南天中学的校长,并把女中学生的肚子搞大了,叶青就跟那个她一辈子也不想看到的丈夫离了婚,而后辞职到了上海。

  确定叶青当镇开发区办公室主任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气质优雅,而是因为叶青的能力。叶青在上海一家外企任办公室主任,年薪十几万,她能放弃很好待遇回到南天镇,就是感到在发达地区只能赚一点钱,发展的机会不多了。她随着梯度转移入驻开发区的不少企业的老板而来,她跟那些老板大部分都熟悉,是她把老板引到了南天。她跟老板们玩笑说,梯度转移也把她自己转移了回来。老板们说她选择正确,怎么正确没有表述。她本来回来准备替一个老板当高级管理人员的,开发区招聘办公室主任,其他老板撺掇她,让她应聘,目的好为大家共同服务,不要为某一个人服务,她就听了大家的建议。

  李天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镇开发区建设上了,先是重新设计城镇规划,后是报批、赔偿群众青苗费,然后招、拍、挂土地,修建公共平台。筹办的过程中,虽说李天经常见到叶青,也很欣赏叶青的干练与办事风格,但与她很少接触,偶尔接触也是淡淡的,最直接的接触就是今年春上开发区召开的一次招商洽谈会上。因为项目洽谈成功,李天很高兴,晚上喝醉了酒。李天平时很严谨,也很少喝酒,因为是庆功酒,他跟浙江客商碰了几个满杯后记忆就模糊了。

分享:
 
更多关于“行走的姿态(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