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呐鸥一九二七年日记


□ 彭小妍

  身世、婚姻与学业
  
  新感觉小说家派如刘呐鸥、穆时英、施蛰存等人的作品,主要是描写都会的灯红酒绿和及时享乐的男女,反映出上海娱乐文化和商业文化结合的特色,在革命文学当道的年代独树一帜。
  历来学界对刘呐鸥的身世了解不多,最近由于刘呐鸥一九二七年日记的出土,使我们对他的生平有进一步的了解。这本日记本的封皮是彩色布面精装,封面上印着:“新文艺日记/1927”,书背是“大正十六年”,为东京新潮社出版,是当年日本文艺界人士特别喜欢使用的日记本。一九二七年就现代文学史的角度而言,是关键性的一年。这正是国民党大举清党的时刻,上海和当时整个中国一样不平靖,呐鸥的日记里面处处可以看见兵乱和罢工的蛛丝马迹。国共相争再加上一九二七年前后北洋军阀的派系斗争,北京文人和出版业纷纷南迁避祸,拥有外国租界的上海成为避风港,逐渐取代北京成为新的文学中心。三十年代的上海,一个来自台湾的文艺青年成长为海派作家,他的心路历程如何?由这本日记透露出来的讯息,我们可以探讨刘氏所代表的二三十年代上海浪荡子文人的行径和美学,对新感觉派的风格有更深入的认识。
  学界一直误认刘呐鸥生于一九○○年,卒于一九三九年,事实上他于一九○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出生于台南州新营郡柳营庄,取名灿波,于一九四○年九月三日被枪杀于上海四马路的晶华酒家(见九月四日《申报》)。呐鸥的死究竟是何方人士下的手,一直是文学史上的一个谜。案发当时的日华友人十余人的聚会,是为了庆祝他继穆时英之后,继任伪政府筹办的“国民新闻社”的社长。就在两个多月前,于六月二十八日,穆时英在“国民新闻社”社长任上被人枪杀。刘呐鸥接任以后,竟然同样遭横祸。一九四○年代初是上海的孤岛时期,上海成为各方政治势力和特务的角力场,刘呐鸥为了发展电影事业,和中央政府、左翼以及南京敌伪政府的电影机构都有合作关系,不免惹祸上身。
  
  要谈刘呐鸥不能不先谈他的身世,尤其是他和妻子之间的关系影响到他作品中表现的对女性的成见。他的父亲刘永耀是柳营的望族,一九○八年迁居到新营。一九一七年呐鸥十二岁时,父亲过世,此后家中祖产六百余甲田地便由母亲陈恨掌管,到呐鸥成人后,也不让他过问家中产业,经常引起他的不满。陈恨是台南县东山乡的望族之后,性格特别刚强,行事处处严守大家庭的繁文缛节。呐鸥不喜受拘束的性情和母亲格格不入,母子间时生龃龉。呐鸥排行长男,下有妹妹琼英,弟弟樱津,最小的妹妹琼箫三岁即天折。和一般日据时代台湾有钱人家的父母一样,子女成长到青少年时期,陈恨便送他们前往日本求学,自己则独守偌大产业,度过寂寞岁月。呐鸥虽然和母亲性格不合,但是事实上他是很体念母亲的。他本来有志前往法国学艺术,但因为母亲在,不敢远游,所以选择在较近的日本和上海求学。
  一九一二年呐鸥七岁,进入盐水港公学校就读,一九一八年十三岁时毕业,进入台南长老教中学(即后来的长荣中学),学业平均总在八十分以上。他旋即于一九二○年退学,转到东京的青山学院插班中学部三年级。一九二三年中学部毕业,继续念青山的高等学部(相当于今天的大学)文科,专攻英文学,于一九二六年三月毕业。呐鸥班上同学大约二十人左右,除了他以外都是日本人,他总是名列前茅,第三年第一学期全班共十六人,他竟考了第一名,真不容易。他应该是毕业后立即到上海震旦法文班插班入学,到九月间和戴望舒同班。呐鸥一九二七年一月一日开始写作日记期间,早已结束震旦的学业。此后他滞留上海,和台湾同乡上馆子、逛舞厅,悠游岁月,也经常和戴望舒等人聚首,讨论办杂志等文艺事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