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读长篇


  一、《炸裂志》

  作者:阎连科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10

  读者:章鱼粥

  《炸裂志》是对阎连科之前小说的沿袭,人物和情节设置上都不难看出旧作的影子。纵使故事架构改变,情节还是发生在熟悉的耙耧山脉——中西部的贫瘠村落,远离政治漩涡和时代风潮。就文本本身而言,旧作的影子弥散在三个方面:一是在他的建构中,这样的村落里总会产生一个野心勃勃的首领,他们不安贫穷,一心带领村民致富,甚至愿意为此不择手段。《炸裂志》中,炸裂从村到乡,再到县和市,孔明亮的欲望不断膨胀,并且为此不惜代价,与《受活》中的柳县长,《日光流年》里的司马蓝形象类似。二是炸裂村的孑L、朱、程三大家族的爱恨纠葛,也类似于《日光流年》中的司马家、杜家、蓝家三家的家族争斗牺牲。三是扒火车、卖淫致富的情节设置在阎连科的小说中也早有先例,《日光流年》里的卖皮卖淫,《丁庄梦》里卖血,这类情节无疑都是阎连科所擅长的。

  小说从一开头就有一种宿命意味。“出门碰见什么,捡起来就是你们这辈子的命道日子了。”这几乎是对后文埋下的坚实伏笔,暗含了每个人的命运方向。

  这本小说说的是“发展”,为了这发展,年轻人扒火车丢了性命,村里鼓励年轻女子前去卖淫,一切不道德的手段都正常化且被允许。在小说中,人们对金钱和权力极端崇拜,这一点上,阎连科运用了许多“神实主义”的手法,孔明亮拿着任命纸,居然让铁树开花,他以自己的权力控制着自己办公大楼的整个生态:孔明耀疯狂的盖房速度和蓬勃荒诞的野心。

  与之对应,明辉和老母代表着稀少的不被重视的对旧有生活的坚守者,他们始终住在老房子里。其母的死亡在这时就显得别有况味——走上这条疯狂发展的道路,再也无法回归。

  读者:老非

  对于放在手中的《炸裂志》,本身倒也几分期待,特别是看目录,采用地方志的形式,想来在中国小说中不失为一种较为新颖的写作模式。加上“神实主义”的宣传,似乎有“魔幻现实主义”的神韵。

  其实有些东西,放着,有一缕期待总是好的。

  看《炸裂志》一半,失望从第一章油然而生,越往后更甚。满纸的浮躁。感觉在看凤姐所推崇的《故事会》。无法让人触动。鲁迅说过,所谓的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撕开让人看。阎连科写《炸裂志》的初衷,就是想写一部悲剧,关于社会的,关于人性的。但在本书中,中国农村的艰难、社会变革的阵痛以及人性中恶与善的对撞都没有更深地表现出来。泛泛而谈,不痛不痒。

  首先:采用“志”的方式写小说,不失为一种取巧的形式。而《炸裂志》披着一个“志”的外衣,却按中国传统小说的模式在讲述一个村庄的变革。那是一个老套的模式,本书的节奏,平缓得让人瞌睡。整部小说除了目录能给人感觉之外其他方面均无法打动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