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请你跪下


□ 赖妙宽

阿南说他也要去。大伙儿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他的屁股那儿。乍一看,你会以为他坐着,只是身子前面多了一堆裤子让人觉着碍眼,裤子连着他的屁股,裤管朝上折几折,用一条棉绳扎起来,看上去像个布袋。感觉是布袋装了他的屁股,这才想起他的脚,他的脚呢?定睛再看,他不像别人那样在座位前面伸出两条晃荡的腿,一会儿架着,一会儿叉开,一会儿支起身体,总之是两条活动的腿,他没有!实际上,他的身体从屁股往下就没有了,只剩个墩子一样的躯干。这样,你说他一直站着也未必不可。

他的身墩子搁在一块方木板上,木板是特制的,有砖头那么厚,一块地板砖那么大,外面包了一层布,布的花色和质地已经模糊不清了,只知道是一块布,几处棱边都磨破了,包布张开来,露出里面的木头。木板上面垫了几层毯子,大概是要缓解身体与木板的碰撞。木板下的四个角装了四个轮子,是一种拳头大小的万向轮,阿南说话时,身子一动,轮子就会跟着摇晃,感觉像是他的脚。

想来那块木板是阿南平时的坐骑了,现在连人带木板一起被放到一只老式的木头靠背椅上,使他看上去像是自己坐在椅子上一样。但挨着他坐的大个的一直小心地护着靠背椅,随时准备拉他一把。另外还有五个人散在其他地方,六仔蹲在门槛上,不时站起来说几句话又蹲下去。老肖坐在桌子后面,像在办公一样。这是一间破旧的房子,办公室模样,头顶上的吊扇和日光灯,都是二十几年前的货色,上面结了厚厚的灰尘和蛛网,很久没用的样子。蛛网好像也废弃已久,蒙着尘埃,没有光泽,连蜘蛛的影子都看不到,可能早已另谋生路了。

阿南见大家在看自己的身子,不由得扭了扭,因为没有下肢的平衡,他的身体像不倒翁一样要倒了。大个的连忙从后面拽住他的衣领,他梗着脖子问:“你们是不是怕我去了丢大家的脸?”他把大个的手拨开。

什么话呀!几个人都叫起来,我们是怕你不方便。其实他们是怕阿南自己不好受,初次见到阿南的人,总有一种被吓到的惊诧。这让他们难过,他们疼惜阿南。

阿南两只手抓住木板的两边,向上撑起身子,慢慢放下,再撑起,再放下。他来回做着,脸都涨红了,但那堆裤子只是上下伸缩着,始终没有离开木板。

老肖制止道:“好了好了。”

六仔数着:“七、八、九……”意犹未尽,问:“你现在能做几下?”

阿南放好身体,神气地说:“够你数的!”他挪了挪身子,把屁股下的裤子拉出来,“我也不怕人家看!”他明白大家的心思。

老肖说:“那就去吧,都去!”他说要去借一个轮椅来推阿南。

大个的说:“说不定能见到市长,咱们要坐轮椅。”

阿南不要,他拍拍木板说我这“平板车”挺好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他让大个的到时用三轮车来载他就好了。今天就是大个的载他来的。

自从他的腿一截截地锯掉以后,家人和工友们一直想给他买只轮椅,他坚决拒绝,好像坐上轮椅就是一个没有脚的残疾人,而坐平板车则表示还在自食其力。这是他固执的想法,大家也不违拗他。他开了一个修车铺,修理自行车、三轮车,后来童车、摩托车也修,还配钥匙、修理高压锅、电热水壶、抽油烟机、电风扇等等,谁家东西不好使了,都拿来给他看看,能修就修,不能修就丢在他的铺子里。老肖说,照这么干下去,连飞机都可以修了。阿南得意地说飞机开得下来他就能修。他靠平板车和两只手养活了自己。所以,坐轮椅确实有不方便的地方,如果他想从轮椅上下来,非得有个人来帮忙不可,坐平板车就不用了,在他家里,有高矮两对木凳,他可以撑着木凳过门槛、上马桶,出门排便都靠自己。有时他用木凳推着平板车在他住的那条老街上“散步”,放学的小学生叫他“阿南叔”,他高兴了就对小朋友喊:“预备——跑!”然后推着平板车和小孩子赛跑起来,搞得一条街“锵锵滚”,街坊们对他们乱喊“加油!”,跟着跑来跑去,笑得东倒西歪。比赛结束了,大人、小孩子分着水果、饮料、点心吃,好像过节一样。阿南虽然没有脚,但他不觉得自己哪样不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