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马虎牙


□ 杨献平

  2012年春天,陪北京来的朋友,去了一次梓潼。刚进县城,就有三五人来接。其中有一位年届六十的老人,是同车一位朋友的老战友,人高马大,一身壮实。身边还跟着一位身材矮胖的妇女。寒暄一顿,又分乘两台车转到一座山上,在一家农家乐坐下。才发现还有一名女子,二十出头,身材苗条妖娆,脸盘周正,眉目间全是沉静,尤其那双眼睛,在白皙的脸上,似乎雪山上的两面湖泊。

  喝酒。那段时间身体极度不适,但又却之不恭。为了接待我们一行,朋友的老战友还叫上了他最好的兄弟,一位与我同姓的中年男人。几个人喝了三圈,一斤白酒就没了。我有些晕,正想打点汤喝。那位女子站起来,为我盛了一碗鸡肉菌子汤。我连声感谢。众人闲聊间,我意外得知:朋友这位老战友膝下原还有一个儿子,一米八的个头,人也长得精帅,警校毕业,在北川一个派出所任职。2008年5月,就要结婚了,却在地震当中,参加搜救时,被一面倾倒的墙壁砸中了。

  众人唏嘘,我趁着酒意,大呼可惜。身边的杨姓朋友拉了我一下,低声说,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我哑然。正想用饭菜堵住嘴巴,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的盘子里堆满了各种菜肴。我看了一眼那位年轻女子。她盈盈一笑,说:“吃吧,不能光喝酒。”我一阵感动。舌头肿胀地向她表示感谢。她小口轻启,然后耸出两只小酒窝说,也不知道该叫我哥,还是叔。

  我鼻子一酸,眼泪就要喷出。赶紧起身,借口上卫生间,到门外,站在一棵绿叶婆娑的橘子树下擦掉眼泪。酒席散了,晕乎乎地参观文昌庙,众人顶礼膜拜的时候,朋友的老战友一家就在一边陪着,偶尔做点介绍。我拿着相机拍照,先出了庙门。其他朋友还没出来。那女孩子也迈出红漆高门槛,走到我面前,先是欲言又止,又面色犹豫地小声说:“杨哥,我想和你说件事!”眼睛忽闪着,长睫毛好像鼓风机,吹得我晕头转向。我想也没想,就说:“你尽管说!”

  “你刚才也听说了,我哥哥……他出事去了。现在,爸妈正在为领了结婚证,没进门的嫂子找婆家。”我啊了一声,正要展开想象。她又开口说:“哥哥出事后,我在他笔记本里面看到,他最想去的地方是雪山,而且还说了一个地方。”我郑重其事看着她说:“什么地方?”她看了看我的眼睛,然后又转向路对面植被丰茂的山坡,语气凄楚地说:“平武的雪宝顶。”向往雪山草原,应是每个人心中自发的梦想。我干脆地说:“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她仰脸看着我的脸,咬了咬嘴唇,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带哥哥去一次!”我嗯了一声。心里想,人都不在了,怎么去呢?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低了一会儿头,又猛地抬起来,幽深的眼睛,光波明灭,肃穆地说:“带他的灵魂去。”

  我心一阵悸颤。正在这时候,同去的朋友说着神神鬼鬼的话,走出了大门。我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她。

  回城路上,我睡着了。醒来,已经过了绵阳。掏出手机一看,有一封短信。落款是柳丹。她还说,她一直想去为哥哥实现这个愿望,尽管他肉身不在了,可她相信人的灵魂是不灭的,尤其是好人。我当即回信说:什么时候去,叫我一声,我一定会陪她一起。她又回信说,她看我是现役军人,相信我会理解她,并支持她的。并叮嘱我说,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她父母和父亲的老战友。

  好像一场酒后,成都的夏天就到了。天气渐渐溽热,而我身体不适如旧,自感晕眩和视力模糊,再加心悸、肠饥饿,怀疑自己全身都出了问题,轮番去华西、肿瘤医院和三医院,还有春熙路的同仁堂。六月底,感觉好了一些。周五,刚参加了组织活动,柳丹来电话说,她毕业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次对我说的。我啊了一声。她又说,是不是不方便?我说方便方便。又问她何时动身,带什么东西。需要我一起准备还是在绵阳汇合,再去平武县白马藏族乡的雪宝顶?她说也没什么带的,就只是哥哥生前穿过的一套警服、一张照片和她自己当时偷着存下来的一小撮骨灰。

  当天到绵阳,在火车站见到柳丹。她愈发亭亭玉立。俩人转到汽车站,乘上一辆开往平武县城的班车。江油之后,进入山区,而且越来越陡峭。整个的山上,岩石悬崖众多,在绿色植被的覆盖下,似乎一群隐匿的暴力者。柳丹坐在靠窗的位置,洁白的上牙齿咬着红润的下嘴唇,眼睛看着路下的清漪江。江在高耸山谷之间,零星的城镇坐落,各种车辆和各种建筑,在日光之下,显得安闲而委顿。

  我抱着柳丹的背包,沉甸甸的。我知道里面有一套警服,还有她哥哥柳君的骨灰。柳丹看了一会儿,眼睛微闭,我侧着看了她一眼,蓦然觉得,她这种神态有些像林黛玉,或者我多年之前在梦中时常出现的一个陌生女子的表情。我有些惊诧,也觉人真是一个奇妙的动物,在很多时候,可以预见自己的未来,尤其是一些与内心密切相关的细碎情景。对于柳丹,我春天时候去梓潼完全无意,无非是陪北京来的两位朋友,到闻名的文昌庙去求签占卜罢了。

  那一次奇遇,以及这一次的延续,虽然已经与柳丹真切坐在一起,身子挨着身子,但感觉依旧恍惚。以至于我在车上,多次想伸手触摸一下柳丹,可一直不敢。我不想让柳丹觉得我是一个图谋不轨,或者好色之人。她约我一起去雪宝顶,无非是一种缘分,或者是她愿意借助一个陪伴而已。我若有非分之举,不仅会破坏我在她心目中的职业形象,也会使得一个美丽女孩失去对我的信任。

分享:
 
更多关于“白马虎牙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