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近春节不回家的农民工


  临近岁末,在外奔波的人们带着一颗颗迫切的心,随着春运大潮回家过年。然而,每年都会有很多的农民工兄弟,出于各种原因,要留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过年。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情况更多。让我们一起来走近他们,听一听他们的故事。
  一个农民工的美丽期待
  韩进,山西大同人,33岁。2005年,在北京一家厨具设备厂打工的他因工友操作失误被砸折双腿。
  在朝阳医院和积水潭医院治疗后,韩进保住了双腿,也欠下了2万多元的债。之后,韩进走上了漫长的法律维权道路,但直到现在,还是一分钱没拿到。
  出完事后韩进一直没有工作,两条腿走路没问题,但怕爬高、走楼梯,尤其怕变天,一下雨或者下雪腿就疼得不行。
  韩进这几年过年只能在北京过,连钱都没有,没法回家。自己能上班的时候,能维持自己的小家,现在连自己都维持不了。
  “过年别的也没啥,就是父母老牵挂着我,父亲70多岁了,过年希望自己回去,但嘴上还是说,你们能回就回,不能回就算了。父母知道我们的困难。谁家的父母不想自己的儿女呢,本来回家应该是高高兴兴的事,可是自己很无奈,没办法。”韩进说着就流下泪来。
  现在韩进在东四租了一间小房子,带着妻子和不到6岁的儿子生活。
  妻子2009年来北京,帮别人带孩子,每月挣几百元钱。他自己在一家NGO当带薪志愿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夫妇二人一个月的工资刚刚够交房租。

  2006年的时候,韩进参加了一部叫《一个农民工的美丽期待》的话剧演出,在剧中,韩进叫“二虎”。韩进说,“二虎”的原形就是自己,惟一的不同是:二虎得到了很多部门的帮助,并最终拿到了赔偿款,而自己还看不到希望。
  有个心愿,“带家人来看看上海”
  在上海世博园浦西片区担任安全员的刘宏军来自山东泰安,婚后不久就来上海,一晃,在上海已经5年了。这个春节因为要加班,刘宏军回不了老家。他心里特别惦记着两个人:5岁的儿子和95岁的奶奶。
  刘宏军说,儿子还不懂事,对于爸爸工作的城市还没什么概念。他的要求,就是爸爸如果过年回家,就给他买一双花棉鞋,因为天气很冷,很多小朋友都有漂亮的花棉鞋穿。
  而奶奶,2009年12月因为不小心摔了一跤,现在还躺在床上,天天叫着“孙孙”。刘宏军是奶奶带大的,跟奶奶的感情最深,因此奶奶病后他还特地请假回去了一趟,随后又匆匆赶回了世博工地。
  尽管来上海打工这么多年,但刘宏军的家人从没来过上海,也从没提过要来,因为他们怕来了添乱,而且来一次上海路费也很贵。
  不过,现在刘宏军倒是筹划着一个心愿,就是等世博工程建好,一定要带家人来看看上海。“世博会这么多年才有一次,自己参加了建设,也觉得很有意义,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带家人来参观,那时我一定很骄傲。现在只希望奶奶能快点好起来”。
  回家过年和留在北京都一样
  舒师傅,四川广元人,10年前就来到北京。从四环路、五环路,到地铁的4号线、9号线和去年4月才开工的6号线,这些工程中都包含着舒师傅的一份辛劳。
  他很喜欢自己城市建设者的身份。他说:“从祖国50年大庆那年来到北京,两眼一抹黑地干杂活,到加入重要道路的修建,再到参与奥运工程的建设,转眼间我又经历新中国60年的喜庆时刻。”话里满是自豪。
  谈到过年,舒师傅说:“四川离北京太远,又不好买票,回到农村后还没什么农活,所以我这10年的春节都没有回去。但在工程的间隙,还是会回老家看看老人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半月谈 2010年第03期  
更多关于“走近春节不回家的农民工”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