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苦涩的母爱(三题)


□ 金 翔

苦涩的母爱(三题)
金 翔

金翔 公安交警,现居川北。九十年代中期开始纯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刊》《散文诗》《十月》《青年文学》《花城》《书屋》《中华散文》《都市美文》《散文》《人民日报》《四川日报》等国内数十家报刊杂志。其中,有多篇(首)被《诗选刊》《散文选刊》《读者》《青年文摘》等转载。近两年主要写散文。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二○○二年被四川省作家协会列为重点培养的青年作家。

蹬三轮车的母亲

写下这个标题,我的眼前又涌现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个矮小瘦弱的老妇人,在一个隆冬时节的早上,蹬着一辆人力三轮车,迎着凛冽的寒风,在一条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像一只负重的蜗牛在艰难地蠕蠕而行;破旧的车子,不时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像是在向周遭行色匆匆的人们诉说着什么……
——这幅不招人驻足却引人注目的凄苦画面,曾出现在我栖居的城市的大街小巷:
——这幅不因时间的流逝而褪色的画面,鲜活地定格于我的脑海里已三年了。
现在,我正手持一把时间的钥匙,打开记忆之门,走进三年前那个触及良知与灵魂的段落。
我所居的城市地处川北以北,是一座很冷的城市,对于冬天来说,住在没有安装暖气的房子里,早上起床的时候,是需要一点勇气的。记忆中的那个早上,以卖文字谋生的我不知是因头天夜里赶了一篇稿子而赖在床上贪恋被窝里的温暖,还是缺乏抵抗寒冷的勇气,总之,我清楚地记得,去参加作协当天一个会议的时间是有些迟了。
于是,为了赶时间,我出门便于匆忙中坐上一辆人力三轮车(在这上班高峰期是很难挤上公交车和出租车的),说了地址就埋头清理起会议所需的材料……忽觉得车子停了下来,紧接着,又是缓缓前行。我不禁恼火了……然而,却又是硬生生地将责怪之言打住于喉咙,咽下,愧意顿生。因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在一个坡度较大较长的地段,车主正弯腰拉着车子一步一步地向前移动,她的腰弯得很低——足以可见她的用力!迎面扑来的大风不停地灌向她的衣袂和领口,顿然使她矮小而瘦弱的身子,大了起来!——我虽然看不见他的面容,却能从她那满头的霜发和带补丁的衣服上,得知车主是一位老妇人;我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却能清楚地听到她在喘着粗气。我的心颤栗了,叫住了她。
他不是我的母亲,但我看见他的第一眼时,首先想到了乡下那一生以我为念而拼命劳作的老母亲——因为她们衣着同样朴素,面容同样蜡黄,同样皱纹密挤,同样苍老而慈祥……
看着老人在这寒冷的天气里,额上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我禁不住问她怎么不呆在家里避寒养老。
“这车就是我的家。”老人轻轻地拍了一下车座回答我。
“车是你的家?”我迷惑了,“你没有别的亲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