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讼师、神鬼和山头上的大王


□ 袁瑜(王争)

讼师、神鬼和山头上的大王
袁瑜(王争)

近些年,随着古装戏和传奇文学的大力演绎,传统文化和其中的人物都以一种“戏说”的方法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中来。讼师作为一类有着特定历史生活空间的“法律文化”角色,也因此为观众们所熟悉,而其中热心于主持正义、打抱不平的正面形象似乎更是配合了今天的法治建设,叫人们看到、感受到了“国法”里面的公理和人间社会的正气。但是,在历史上,在文人的笔下,讼师的整体形象是没有这么好的。
在传统文人的笔下,讼师一般是被否定的角色形象。在清季几部有名的随笔中,记载了一些神鬼惩戒讼师的灵怪故事,读来颇有意味。清人袁枚在其随笔《子不语》中有一则关于严姓、高姓和吕姓三个书生的故事:
二差押严并高、吕二生出庙,过西门……耳闻人语曰:“乾隆三十六年仪征火烧盐船一案,凡烧死溺死者,今日业满,可以转生。”二差谓严曰:“难得大帝坐殿,我们可速投文。”已而疾走呼曰:“文书已投,可各上前听点。”严等急趋。立未定,闻殿上判曰:“所解高某,窃分善妇之银,其罪尚小,应照该城隍所拟枷责发落。吕某生前包揽词讼,坑害良民,其罪甚大,除照拟枷责外,应命火神焚毁其尸。严某君子也,阳禄未终,宜速送还阳。”
各有情由,唯有“包揽词讼”的“吕某”其罪甚大,不可饶恕。俞樾的《右台仙馆笔记》中,也有几个这样的故事。其一是:
黟县北郊有王某者,以工为讼牒,遂致殷富,营造新宅,颇极华美。一日,有数客造其邻比,问王某所居,邻人指新宅告之,遂入,然莫见其出也。越数日,新宅中忽火起,众奔救乃熄。自是火发无时,旋起旋灭,家中什物每提掷空中,悉皆破坏。煮饭于釜,饭熟,辄杂以泥沙,甚至粪函溺器,狼藉衾枕间。月余,不胜其扰,王某自作牒将讼诸城隍神,若有人厉声曰:“汝伎俩能欺人间官府耳,能欺明神欤!”祟益甚。王大惧,伏地自投,且言知罪,愿许悔过。又厉声曰:“速迁去,免尔死!”遂举家远避,空闭其宅。
类似的故事我们可以在古人的笔记小说中摘录很多。值得挖掘的意思是,此处所摘录的故事,出自名家之手。这首先是站在了一个知识阶层的立场否定了讼师作为一个文化现象的社会价值,而这也正是官府的大立场。但是,他们批判讼师之作为讼师,为什么不是凭借他们所熟悉的作为“修齐治平”之资的儒家经义,或是世俗的伦理道德本身,而是借用冥冥鬼神报应的力量?我们的社会是否就需要这种力量?儒学本身是不是拥有这种力量?这样被借用的神鬼是不是拥有一贯的力量?
这是一连串的很有意思、很值得探讨的问题,也是我们在此不能草率回答的问题。这倒叫我们想起一个马二先生的议论来。
在《儒林外史》的第十三回里,那个“补廪二十四年,蒙历任宗师的青目,共考过六七个案首,只是科场不利,不胜惭愧”的马二先生,初逢蘧公孙,引为知己,推心置腹地就发了一通指点江山的议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