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人缔造的先祖


□ 乔忠延

夸父

夸父的双腿搏动着中华儿女的心律,足下则印着《诗经》一般的诗行。
从那心律我们听到了先民的奢望。
从那诗行我们看到了先民的豪志。
关于夸父,《山海经》早有记载,而且,《大荒北经》和《海外北经》均有遗墨。
《大荒北经》中的夸父一出场就是一位巨人。这位巨人举止不凡,竟然用两条黄蛇当作耳环,这还不够,手里还要把玩另外两条黄蛇。有一天,巨人突发奇想,要么是嫌太阳昼出夜降,要么是嫌天气夏热冬寒,突然提起木杖大步奔跑,去追赶太阳了!
或许是要太阳昼夜永照,或许是要天气春秋凉热,反正,夸父穷追不舍。“欲追日景,逮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
多么遗憾,夸父不仅没有追上太阳,还把自己也渴死了,真让人为之垂泪。
好在,我们的先祖不是惯于让人垂泪的懦者,《北海外经》又写: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
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好壮观的画面!
夸父是倒下了,却是在宏志如愿后倒下的。夸父与日逐走,入日。这响遏长天的声音,穿越岁月的云翳一直轰鸣至今,令人为之鼓掌叫好。鼓掌过后,静下心来,回味夸父追日的往事,似乎在领悟一个寓言。
童年的人类,时刻在憧憬着自我长大,长大成参天巨人,不仅不再受风雨雷电的侵扰,不再受虎豹豺狼的吞食,而且,要征服风雨雷电,要驯顺虎豹豺狼。所以,便有了与太阳竞走的夸父。
夸父,是人类追逐自然的心声。
弹指一挥间,人类童年的奢望如愿了,似乎不仅追逐到了自然,而且,驾驭了自然,甚而,可以对自然盛气凌人,不可一世了!
此时不明原由的灾难却时刻危机着人的生命,沙尘暴频繁光临,江河汛肆意漫流,艾滋病悄悄蔓延,非典疫情和禽流感病毒此消彼长,……
人类会像夸父那样倒下吗?
倒下后再让手杖化为风光灿然的桃树林吗?再让那桃树林的灿然风光还原为地球先前的美景吗?
人类应该走出寓言的樊篱,应该早早就弃杖于地,让大地永远茵绿,永远森茂,庇荫夸父,也庇荫夸父的子孙。

刑 天

一位身比黄花瘦的女诗人,曾经喷涌过腹中豪情: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歌颂英雄豪杰的丽章华词比比皆是,但多是为胜利者,或胜利的捐躯者讴歌。其中虽不乏动人的诗篇,却往往难逃马屁之嫌。因为,历史的主编均是成功的主宰者,成功的主宰者未必是正义的,不过,在史书中出场的主宰者却比正义还要正义。顺理成章,在为主宰者掉了脑袋的人群中,总得有一、两位成为英雄,以示主宰者成就霸业的悲壮。
我所以敬慕李清照这位瘦女子的原因恰在这里,她没有为成功的刘邦献媚,而是为身败的项羽放歌,这才是她的不凡。我想,她的不凡之才或许来自于刑天,因为,刑天是中华民族第一位失败的英雄。
小时候,在一个夏夜,往母子河边铺一卷蒲席,躺了歇凉。头上是闪闪的星光,脸上是柔柔的清风,身边是潺潺的水声,耳边便响起奶奶讲述的故事。故事里是一位好汉,好汉和仇敌拼杀,一不小心被砍掉了脑袋。好汉挺立不倒,仍然挥动着利斧往敌阵冲杀!
挺立冲杀的好汉,立即改变了夏夜的景观,那个夏夜不仅让我的肌肤凉爽,而且一股独有的英烈气概永远照射进我的神魂里。后来,我大了,读《山海经》,才知道这英烈的形象就在其中:
刑天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
干戚以舞。
好个英烈的刑天,敢与天帝争神位,天帝砍掉他的头,埋在常羊山,他伟躯不倒,以乳头当眼睛,以肚脐作嘴巴,挥动盾牌和利斧继续冲杀!
他失败了,而且被砍了脑袋,可歌可泣;
他挺立着,而且继续冲杀,可敬可颂!
不过,回眸历史可敬颂的不光是刑天,还有刑天的缔造者。当然,能读懂刑天的人也不可忽略。在李清照之前,还有一位有名的田园大诗人陶渊明,他也读过《山海经》,而且,还写有诗句: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说的正确,但只说出了表象,却忽略了内蕴。倒是一位人比黄花瘦的李清照深入骨髓,以项羽延续了刑天。
刑天和项羽同在,虽败犹荣,永垂不朽!而那些以卑劣手段获得成功的人,在刑天巍峨形象的比衬下,小如蚁蝼,令人唾弃。

共 工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