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琵琶行》的创作缘起及艺术特色


□ 李 青

  “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这是宣宗李忱吊白居易的诗句,借白居易的两篇代表作《长恨歌》与《琵琶行》来赞美他的艺术成就与巨大的影响力。“童子解吟”“胡儿能唱”蕴涵深意:其诗所知人多,所晓域广,通俗易懂。白居易道:“自长安至江西,三四千里,凡乡校、佛寺、逆旅、行舟之中,往往有题仆诗者;士、庶、僧徒、孀妇、处女之口,每每有咏仆诗者。”可见当时白诗流传之广。时至今日,白居易诗歌仍深得人们喜爱。一千多年过去了,白居易的诗歌好像长了五彩的翅膀,在古往今来的人们口中翩翩飞翔。他的诗歌到底有何魅力,打动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笔者在此仅以《琵琶行》为例,对其妙笔勾画的艺术世界进行探析。 《琵琶行》与《长恨歌》并驾齐驱,都是脍炙人口的叙事长诗,也属于“事物牵于外,情理动于内,随感遇而形于叹咏”的感伤诗的扛鼎之作。
  “元和十年,予左迁九江郡司马。”白居易在诗序中如是说。关于被贬官的原因和经过,《旧唐书·白居易传》所载甚详:“十年七月,盗杀宰相武元衡,居易首上疏论其冤,急请捕贼以雪国耻。宰相以宫官非谏职,不当先谏官言事。会有素恶居易者,掎摭居易,言浮华无行,其母因看花堕井而死,而居易作《赏花》及《新井》诗,甚伤名教,不宜置彼周行。执政方恶其言事,奏贬为江表刺史。诏出,中书舍人王涯上疏论之,言居易所犯状迹,不宜治郡,追诏授江州司马。”司马这种官职在当时是有名无实的职位,只不过是给被贬之人的临时待遇。因此他在《江州司马厅记》里说:“州民康,非司马功;郡政坏,非司马罪。”“急于兼济者居之,虽一日不乐”“安于独善者处之,虽终身无闷”。的确是为“吏隐”而安排的地位。白居易虽然“能顺适所遇,托浮屠生死说,若忘形骸者”,并自言“出官二年,恬然自安”,其实只是自欺欺人的托词。从惹人羡慕的太子近侍太子左赞善大夫重贬到无所作为的九品闲职江州司马,而且背负着不忠不孝“甚伤名教”的罪名,白居易内心的痛苦可谓深矣,虽常诵老庄旷达之文,尤通释典空无之义,但痛彻心脾之耻仍难释怀。《与元九书》首段有“今俟罪浔阳”一句,浔阳是江州的旧名。其意即:现被贬为江州司马,但将等待着更大罪名的降临。这罪名就是“伤名教”。与当时的知识分子一样,白居易的人生和文学实际上都是由儒教的精神所支撑的,是在儒教的信条下生活过来的,但现在却以丧失作为儒教伦理核心的孝道的罪名被放逐。既依据名教而生活,却又成了名教的罪人,白居易内心的痛苦是可想而知了。“诗词者物之不得其平而鸣者也。故欢愉之辞难工,愁苦之言易巧。”诗情在白居易的心中萌芽、生长,只待时机一到,它就会开出美丽的花来。满腹痛苦而无处诉说的诗人在一个秋风瑟瑟的秋夜,送客于浔阳江头,月光皎洁,江上隐约传来琵琶声。诗人被琵琶声吸引,邂逅了一位昔日的长安名妓,现为商人妇,居住舟中的女性。这位琵琶女有着辉煌的往昔:“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然而以色事人者,色衰则见弃。年长色衰盛年不再的琵琶女,面对“门前冷落车马稀”的窘境,也只好“委身为贾人妇”,“漂沦憔悴,转徙於江湖间”。琵琶女美妙的音乐感动了诗人,她曲折而不幸的身世,更使得诗人唏嘘感叹。在唏嘘感叹商妇悲惨命运的同时,白居易想到了自己的官场遭际,想到了自己被诬不孝而无法自陈的痛苦,想到了自己贬居江州的孤独与烦闷……于是压抑已久的诗情终于爆发了,在铮铮淙淙的琵琶声中,白居易挥毫写下了千古传唱的杰作《琵琶行》。“书曰:‘诗言志,歌咏言。’故哀乐之心感,而歌咏之声发。”正如美人之喻从一开始就用来象征君臣关系,《琵琶行》写妓女色衰爱弛也是用来对比士人的政治失意,表达了两种人共有的“天涯沦落”之感。《唐宋诗醇》说得好:“满腔迁谪之感,借商妇以发之,有同病相怜之意,比兴相讳,寄托遥深”。可谓一语中的。
   《琵琶行》作为白居易的代表作之一,取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千百年来,引起了无数文人的赞叹,赏析文字更是层出不穷。笔者在此也不吝鄙陋,略说一二。
分享:
 
摘自:新学术 2008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