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梨园里的秘密


□ 马卫巍

  一

  山羊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他的手摇了又摇,手臂上裸露着一条条青筋,血管鼓得很高,干巴巴的,让人很容易想起一条干枯的梨树枝。山羊说:“我说的是真的,不信咱们去看!”

  我和铁牛正在下五经,铁牛眼看就要输了,急得满脸通红,也许山羊的晃动使他的手气更加不顺,犹豫不定地落下一个子,被我毫不迟疑地吃掉了。铁牛赌气站起来,气乎乎地说:“不下了,走,咱们跟山羊看看去!”我说:“要去你们去,我还要割草。”铁牛说:“割个球,回来再割嘛,走!”我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跟着他们向梨园走去。

  日头还很高,它把麦苗子都晒黄了,无精打采地昂着脑袋,看来再过几天就要收了。棉花正长得好看,嫩嫩的,舒展着碧绿的叶子,也是在日头下静止不动。不过它们不怕热,眼看着钻新叶呢。山羊在我和铁牛的中间,向我们不断重复着他的见闻。山羊十分兴奋,血气都挤到脸上去了,像熟透了的茄子。他的唾沫乱飞,冲着我和山羊不断地发起攻击。山羊压低声音说:“他们光着屁股搂在一起,秦寡妇还嗷嗷叫呢!”看山羊的样子不像撒谎,他把手攥紧,在我和铁牛的眼前晃了晃。山羊说:“操!那才叫过瘾!”

  梨园里更加闷热,我真后悔和山羊来到里面。鸡蛋大的鸭梨有点发黄,好像发育不良似的。我摘了一个放进嘴里,涩得舌头发麻,赶紧吐了,那种青涩的味道使我不住地反胃。再往里走,鸭梨都套上了袋子,一个个吊在梨枝上,好像无数个眼睛,看得人心里发麻。梨园里很静,我们的脚步声都听得十分真切,偶尔一两声虫鸣打破宁静,也是匆匆而止,随后没有了声息。铁牛板着脸不做声,看来他也后悔进来了,山羊的兴致有所减弱,只顾往梨园深处走。我觉得口干舌燥,叫住山羊:“你真看见了么?”铁牛也转过头来:“你可别骗我们,小心吃拳头!”山羊又一次兴奋起来,他伸手打了一个套袋的鸭梨,袋子掉下来,摔烂了里面细嫩的小梨。“骗你们就是这种结果!”我们不再说话,继续跟随他前行。

  快到一个破旧的看梨用的土屋前,山羊向我们“嘘”了一声。我们放慢脚步,像一只只野猫一样悄无声息地向土屋靠近。来到土屋后面,我们都趴在一株老梨树底下,静听里面的结果。一切都静悄悄的,除了我们三个人的喘气声外再也听不见什么。山羊有点着急,他越过我和铁牛,慢慢地爬到前面的窗户底下向里面观看,这一看不要紧,山羊一下子泄了气,像打蔫的茄子一样坐在地上。铁牛站起来,跑到山羊面前冲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人呢?怎么不见了,你拿我们寻开心吧?”山羊说:“不对呀,刚才还在这里的,怎么现在没有了?”我不想听他们的争论,跑进屋里凉快凉快。屋里很干净,看来经常有人来,不过这个时候的鸭梨还不需要看守,谁来这里打扫呢?在半截土炕上,我看见有一窝干草,摆得平平的,好像有人在上面打过滚。我对他们说:“你们来看,这是什么?”山羊和铁牛都气乎乎地进来,他们的争论还没有结果。山羊一看土炕,眼睛里放出光芒:“他们刚才就在这里折腾来着。”铁牛也看了看土炕和上面的干草,呸了一口唾沫说:“我们来晚了。”

  从梨园里出来,我们个个无精打采,我的身上让梨园里的小虫子咬了几个疙瘩,痒痒得让人发慌。我们早没心思割草了,背起草筐向梨花镇走去。草本来割得不多,却觉得草筐很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路过秦寡妇门口,秦寡妇正坐在门前洗衣服。那是一件蓝底白花的衬衫,秦寡妇不停地揉搓着它,把水盆里的水都溅到外面来了。山羊趴在我的耳边说:“刚才她穿的就是这件衣服,泥鳅叔还说漂亮来着。”山羊的眼睛里放火,我赶紧避开了他。

  爸爸满脸蜡黄,躺在炕上不说话。在外面熬药的妈妈一个劲地唠叨:“谁叫你大热天给梨树打药,中毒活该!”爸爸懒得搭理她,转过身去了。我把草筐放下,妈妈一看草筐,又冲着我来了:“整天疯跑,割筐草又不是要你的命!”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和妈妈争论,那样她的话就会像放机枪一样一连串地跑出来,让人没有还嘴的机会。她说了两句,见我们都不说话,也就沉默了。熬药的火一会着了,一会又灭了,浓烟在院子里弥漫,呛得人只想流泪。

  大门在响,有人来了。妈妈慢悠悠地站起来,跑到门口问道:“谁呀?”说着把门打开,一见,是泥鳅叔。泥鳅叔黑不溜秋,瘦瘦的,像个干瘪的梨核。他对妈妈说:“嫂子,我来还你家的草药罐子。”妈妈把他让进院子说:“你这入也真是的,不是和你说了嘛,药罐只准借不准还,药罐你尽管使,这不,我又买了一个新的,正给;球他爸熬药呢。”泥鳅叔问:“咋,二球爸怎么了?”妈妈本来有点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说:“大热天给梨树打药,中毒了!”泥鳅叔说:“哦,是这样啊,以后可要小心点,有一次我就中过毒,难受着呢!”

  妈妈往药罐底下加了把火,烟气又一次曼延开来,把泥鳅叔本来就黑黝黝的脸庞熏得更黑了。妈妈问道:“弟媳妇咋样了?”泥鳅叔叹了口气,“还那样,吃了好多药,总不见起色。”妈妈就说:“慢慢来吧,咋说也是个活人不是?”泥鳅叔连忙点头,转身要走。妈妈把药罐递给他:“你尽管用就是了,什么时候弟媳妇的病好了,你把它摔碎了就行。”

分享:
 
更多关于“梨园里的秘密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