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朵花


□ 赵大河

  我想我看见了她的身影,
  但她并没有走过这里……没有走过此地……
  ——佩索阿《当她走过》
  
  一
  
  她走路的姿势别具一格,头习惯性地微微低着,眼睛只盯着脚前的路,目不斜视,给人的感觉是有些腼腆,有些害羞,有些性急,仿佛她担心往旁边看一眼,就会被不怀好意的人纠缠上一样。她不是婀娜多姿的女孩,也说不上有什么风韵,单从走路的姿势看,她算得上一个丑小鸭。如果不是丑小鸭,没有自卑,走路会这样勾着头吗?然而,她身上蕴藏着不可思议、无法解释的魅力,这魅力令人神魂颠倒、不能自己。我说不清楚这魅力来自何处,她脸蛋不漂亮,身段不窈窕,衣着也不时髦,看上去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女孩,可是为什么那么有魅力呢?我想,大概是平常的东西在她身上达到了完美的和谐所致吧。她明亮的眸子里满含智慧,她羞涩的笑容里藏着坚定,她富有弹性的胸则是迷人的……
  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璇。
  我曾经不顾一切地爱过她,正是因为爱,我才发现了她身上异于常人的美,正是因为爱,我才感到了她身上蕴藏着的非凡的魅力,也正是因为爱,她在我眼中由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在她身上我充分体验了爱的神秘和非理性。起初,我并没爱上她,也没想到自己会爱上她。我们是进入高中时就同班的,同班了三年,可我们统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也许根本就没说过话。我甚至不记得我是何时才注意到有这个同学的。可见她是多么不起眼啊。现在所能回想起来的,只是她勾着头走路的姿势,她进出教室都走得很快,从不和人打招呼。她在班级中无声无息,仿佛不存在一样。
  高中时虽然我们把注意力都放在学习上,可关注漂亮女生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有个女生(我还是不说她的名字吧)相当漂亮,衣着时尚,落落大方,与男生交往颇为自如,她的风度令人欣赏,气质令人赞叹,更为难得的是她学习也很好,你想,这样的女生怎能会不成为大多数男生的梦中情人呢?就我所知,颇有几个暗恋者。当然,算我一个我也不反对。她是一轮明月,与她相比,其他女生只能是星星了。明月当空时,我们哪会注意到星星的存在。
  我第一次注意到璇是在高三。有一天。我听到两个女生为如何解一道数学难题争论不休,但争论半天也没解出来,最后一个女生提议去请教璇,另一个女生说好啊,没有她解不出来的难题。她们的话我是无意中听到的。我心里酸溜溜的,我想,她们应该这样谈论我才对,因为我的数学一直是班级中最好的,我对自己的数学才华也颇为自矜。想不到还有一个人在我优势的学科中悄悄赢得了同伴的尊重。由此开始,我稍稍注意了她,我发现她的领悟力果然很强,她的成绩也让我吃惊,不是与我不相上下,就是紧随我后。
  高中毕业,我考上了清华。而她第一年考得不太理想,只考了一个大专,她没有去上,选择重新复习一年。
  我记得放榜那天,我看到自己的成绩很高兴,当我看到她的成绩时,我的兴奋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回家的路我感到很漫长,二十多里路我是推着自行车走回去的。没有人知道我心中的那份忧伤,想到她此时可能被痛苦折磨着,我就倍感难过。我甚至想,如果我们的成绩互换一下,我心里可能还会好受些。可是,我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我甚至不能够去安慰她。如今回想起来,这种怜惜来得很奇怪,也许那时我已爱上了她,而我不自知。
  寒假的时候,我和另一个同学去给化学老师拜年,又一次见到了她。在此,有必要交代一下她的家庭,她的父母都是高中教师,她父亲教我们化学,她母亲没有教过我们。那天,我们是去看望她父亲的。我当然知道有可能遇到她。但真正见到她时,我却不知所措。我们没有说话。她的姿势是一贯的,低着头,目不斜视,匆匆从我们面前走过,进到里间。那可能是她自己的房间。她仿佛没看到我们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当然,没看到是不可能的,她一定是看到了,但她不和我们打招呼,当我们想和她打招呼时,她已进了里间。
  第二年她考上了郑州大学
  但我们再未联系,没通过信,也没见过面。
  两三年过去了,我到郑州黄委会实习时,到郑州大学找老乡玩,无意中又见到了她。她简直变了个人一般,开朗多了,还和我开玩笑。我们都不提那次在她家见面互相没打招呼的事。她走路还有低头的习惯,但幅度比以前小多了,一般人不会注意到这一点的。她独自走路时还是脚步匆匆,这一点没变。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实习就结束了。我没想到离郑返京的前夜她会约我在金水河畔见面。这并非是单纯意义上的老同学之间的见面,那个暖风习习的夜晚,我至今记忆犹新。空气中弥漫着树脂和青草的淡淡芬芳,金水河流水潺潺,月光下地气上升,烟霭袅袅,恰到好处地营造了一种似真似幻的氛围。我们沿着金水河漫步,聊天。特别的语调,欲言又止的停顿,含蓄的沉默,富有深意的站立,羞涩的一瞥,等等,如同一篇韵味十足的散文:表达的愿望与遮掩的形式,内心的激动与羞赧的外表,痛苦与甜蜜,坚定与怀疑……这些矛盾对立的因素被奇妙地结合在一起,传递着丰富的含义。人,在特定时刻都是艺术家,都能赋予平庸的语言以新鲜的意义,也都有特别敏锐的听觉,能捕捉到话语的言外之意。我,并非榆木疙瘩不解风情,但是,这一切来得太快了,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也就是说,那时我并没有想着要去爱她。于是。我把自己扮成一个傻瓜,假装没有看到她怀春少女的神采,假装没有听懂她暗示性的语言。少女的矜持让她止步。她交给我一个塑料袋,袋里装着她为我准备的饮料、面包、茶鸡蛋和苹果,她说:“路上吃吧。”如今我仍然记得这一小袋东西:一听可口可乐、两个法式面包、四个茶鸡蛋和四个苹果。我很感动。我向她表示感谢,尽管我知道她想要的并不是感谢。临分别时我听到她轻轻呼唤我的名字:“洛——”这声音羞涩、深情、意味深长,那么轻,那么柔,却仿佛能穿透墙壁,穿透心灵,穿透顽石。我是一个十足的傻瓜,我竟然没有回头,没有去拥抱她,而是可耻地逃走了。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4期  
更多关于“三朵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