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究竟什么是文学理论


□ 李 勇

  摘要:要解答文学理论有没有边界的问题,应该从知识社会学中的“理论”概念人手。“理论”是不断打破已有模式和权威的知识活动,它与对象和已有的知识背景之间是对话关系。文学理论就是以文学为基础的理论。本雅明、巴赫金和海德格尔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类型的“文学理论”。为文学理论设定边界的是一种传统理论,在新型文学理论中边界是应该被突破的。
  关键词:文学理论;理论概念;文艺学边界
  中图分类号:1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8—0460(2007)04—0074—07
  
  米勒引用德里达关于文学终结的观点而引出的文艺学边界问题,在中国理论界引起强烈反响。这些讨论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是对文学的理解,即文学观念层次;二是对于文学理论形态的讨论,即文艺学边界问题。后者又往往是以前者为出发点的。文艺学要不要突破已有的边界?把文学理解为审美活动的人,认为文艺学的边界不能放得太宽,否则,文艺学也就不再是文艺学了;而把文学理解为文化活动的人,则认为以往的文艺学范围太窄,必须拓宽,这样才能为文艺学带来新的活力。笔者认为,对文学的不同理解历来论争不断,从这个角度来论证文艺学的边界问题难有新的思路。从文学理论本身的形态入手,则可以将这个问题的讨论引向深入。我们可以暂不从文学观念人手,而是从对“理论”的理解入手来讨论,先解决究竟什么是“文学理论”这个基本问题,然后再来讨论文艺学的边界该不该拓展。
  
  一、什么是“理论”
  
  文学理论也是一种“理论”。那么什么是“理论”?按照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在《关键词》一书中的考证,英语中的“理论”(Theory)一词在17世纪时已有了范围很广的含义。一是景象(spectacle),二是沉思中所见(a contemplated sight)。三是(观念)谱系(scheme of ideas),四是解释的系统(explanatory scheme)。这四个含义中“景象”是一个古老的含义,而“解释性的系统”则是新的含义,这个含义与“实践”(practice)有关,作为解释系统的理论,其实是“解释实践的观念系统”(a scheme of ideas which explains practice)。由于理论解释实践,所以“理论”与“实践”之间保持着互动关系。第二个义项是一种投射的观念,相当于“深思”(speculation),与实践没有必然联系。第三个义项则是关于事物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一种庞大的观念系统,相当于“主义”(doctrine)和“意识形态”(ideology)。从四个基本含义看,“理论”是一种主体的精神/智力活动。在理论中,重要的议题是作为主观活动的“理论”是否有效,是否有创新——发现了他人没有发现的问题,做出了新的解释。实际上,单就理论与实践的关系而言,理论的意义不在于总结实践的规律,理论的意义在于解释实践。实践活动中离不开理论,实践是在已有理论的前提下进行的,“理论”则在解释实践时提出超出已有理论(即指导了实践的理论)的新问题,指出实践活动的新的可能性。这种解释是以“观念的谱系”为依托的,所以“理论”的含义中,“观念的谱系”义项与“解释性系统”的义项之间存在着内在联系,难以明确区分开来。
  理论的各种含义仍然是有所不同的。即使是最基本的“景象”,其形态也有差异,视角不同,观看者的知识背景不同,甚至愿望不同,都会导致“景象”的不同。作为复杂的精神/智力活动的“理论”更是如此。西方已经形成了三种不同的“理论”形态。第一种是经验主义式的理论,这种理论也被称为实证主义,是在实际可靠的经验材料的基础上所进行的“理论”概括,是一套经过检验的有序的命题体系。第二种是逻辑的推理的理论,这种理论不是以经验材料为基础进行的概括,而是在一个命题的系统中进行的演绎推理。它也是一个命题的体系,只不过这种理论是由逻辑推演出来的。第三种可以称为构成式的理论,这种理论不是一整套的命题体系,而是理论的取向或视角。它的目的是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但并不去建立体系,不试图为普遍性问题提供解答。在这种构成式的理论中,“理论最重要的作用之一,就在于使我们能够问出新的问题、不同类型的问题”。
  这三种理论形态中,前两种存在着明显的问题。第一种的问题主要是陷入了繁琐的材料统计,理论受困于材料,变成对材料的总结。且不说这种总结是否准确合理,单就其范围来说,由于我们不可能穷尽所有的材料,从材料中直接总结出来的理论,往往是直观的、浅显的理论。因为理论深度往往来自对对象的深入剖析,这种剖析不是停留在对材料收集、考证、统计、概括、归纳上,而要借助于理性的思维,借助于对理论观念的深刻把握。第二种理论的问题首先在于在封闭的逻辑系统中进行推理,陷入了一个远离现实世界的独立王国。它的逻辑演算可能无懈可击,但却可能在繁琐的论证中迷失方向,变得毫无意义。其次,这种严密的论证还存在着对现实对象的排斥。那些进入不了这个独立王国的事物,可能被忽略不计,或者相反,现实中不存在的逻辑联系又被虚构出来,填补逻辑的缺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