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良的理想


□ 王雪梅

我不是一个小说家,也不是一个特别善于言辞的人。我只是一个易感的人,比较幸运的是我还能通过写些文字来掩饰不善言辞的缺陷。可能言辞需要急智吧,我不具备急智,有时言语不免显得有些笨嘴拙舌。写字就好多了,我可以慢慢写,经过反复斟酌之后再来讲述故事。
我一直相信,百姓演绎的历史是最真诚最真实的历史(我没说教料书上写的历史就是伪历史)。我想人民是最好的故事表演者和讲述者,所以,我所讲述的事情,实际上只是对现实的一种抄袭而已。
因为人生的某些机缘,这几年经常往来于浙中一带——那个已经富裕得让人瞠目结舌的地域。在那个奔驰宝马销量位居全国榜首的地方,居然也有偏僻贫困的山村和淳朴简单执著的乡民。就这样,我看到了这些故事。
我和王良、李俏一样都是普通人,只不过很多时候我不如他们,因为他们的想法比较简单,而我难免虚荣,所以我做的梦和他们的梦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的生活比他们的麻烦。麻烦到最后,我就生出一种欲望,想把这个故事讲述出来:百姓众生的生活,朴素,无奈,挣扎……这是一种简单真切的民间记忆——苦涩的和悲情的青山大地上写着的民间记忆。
其实王良和李俏都是很可爱的人。我很喜欢他们。王良的善与愚,李俏的倔与梦,其实都是很无奈很悲情的,高尚和鄙俗、纯真和狡黠在他们身上很统一地并存着,但他们不一定自知。那就由我来记叙好了,既然权威话语只记叙富人,那我就记叙一下底层吧。
我也很心疼,为王良和李俏们。李俏并非无情,王良并非无能。良心或者良知的缺席才是最让人心碎的,于是王良和李俏都成了“妄良”了。但在这样一个经济转型的时代,需要付出这种代价的人实在太多,这就是所谓的阵痛吧。
这些底层普通人所付出的艰辛和所历经的心灵阵痛,甚至以生命为代价的朴素经历都是难以言表的。我所能做的,就是讲述这样一个故事,算是对他们的祝福吧。又算是一种祭奠,祭奠一种微弱的底层的渴望和挣扎。
但愿这种挣扎能够早日随风而逝。
王良的理想是娶个贤惠的媳妇好好过日子,他真的娶到了媳妇,而且还是漂亮媳妇。但是他的媳妇缺乏他所想像的贤惠,她要考大学,考不上大学她也要进城,总之,她并不甘心做他的媳妇,她要用各种方法摆脱这样的命运。问题是,王良仍然坚持着他的理想,于是悲剧产生了……



王良是南方那个山村里的一个忠厚老实的年轻人,他的父母也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每日里守着几亩耕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像千百年来他的祖辈们过的那样。
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山村,不过王良并不知道这里有多美丽。王良从来就没学会去感受山村的美丽。
王良小时候一直是个很乖的孩子。他很早就会下地干活,他会做一个南方山村的孩子应该做的所有活计。王良只读过初中,成绩很糟糕,初中还没毕业就回到了村里,所以基本上也算是没什么文化。
村里劳力富余,年轻人都出去打王了。王良无所事事一段时间以后,就去山下离家大约30公里的一个比较繁华的小镇旁边的一个砖窑当了一名工人.王良的工作就是摔砖坯子,一个月辛苦下来,也能挣个三五百块钱,不少了,足够吃馄饨了。
砖窑上几个要好的小青年喝酒聊天时,大家说起了理想。王良好歹上过几年学,也认识一些字,多少知道“理想”这个词的意思。
王良说,他的“理想”就是让共产主义在全人类早日实现。
大家就笑,说,你吹啥牛逼呢。
王良就很不好意思,说,刚才说的理想是最大理想,他的第二大的理想就是娶个贤惠的媳妇,好好伺候两老。
大家又笑,都说王良没出息。但王良觉得自己的理想很伟大。他真是这么想的。
王良真是已经到了该成家的年龄了。而实际上,家里也已经开始给王良张罗对象了。
一天,王良放工回家休息。一个邻家大婶上门来,要给王良介绍对象,说邻村有个姑娘叫李俏,高中毕业,大学没考上,现在待在家里。姑娘白白净净,柳眉杏眼,模样俊着哩!
王良听了心里就很高兴,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跟邻居的大婶说,我文化不高,怕不成吧?
大婶听了呵呵一笑,说,她没考上大学现在还不一样是农民,天天跟黄土泥巴打交道,文化不文化顶啥用?就怕到时候你还嫌人家是个花瓶不会下地干活呢!
王良父母赶紧搭腔,穷人家哪敢挑剔,只要人家不嫌弃我们,我们没啥说的!
就这样,王良跟着这位大婶到邻村与那个姑娘见了面。果然,这位叫李俏的姑娘长得细皮嫩肉,亭亭玉立,而且说话也温文尔雅,一看就是有知识。王良就更有顾虑了。眼尖的大婶看透了王良的心思,小声对他说:没事,李家人早说过了,李俏找婆家就图个人忠厚实在,你们俩挺般配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