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忘不了你那优美的舞姿


□ 毛宪文

  1952年7月,我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当时就业办法,是由国家统一分配,我被分配到丁玲创办的中央文学研究所,第一期第二班研究员班。入学不久,第一期研究员班的同窗,为我们举办欢迎仪式。第一项是自我介绍,那研究员中的每一个名字都是当时文坛的佼佼者,有徐光耀、马烽、陈登科等,都是我在大学学习时心仪已久的作家。所以对研究员班的同窗个个仰慕而恭谨,希冀今后在写作上得到他们的指点。

  欢迎会简单而隆重,很快结束了。灯光转换,立马转为舞会,会场气氛瞬时变得轻松欢快。我以为这些多来自老区的同窗,他们能适应这充分体现现代城市文明的交际舞吗?然而乐曲一响,灯光一明一暗,他们在舞池中个个身手不凡。他们下到舞池,随着乐曲的节拍,一会儿是探戈,一会儿是华尔兹,充分展示了他们的天才。在那对对舞星中,最惹我眼球的是,他从我眼前闪现,那舞姿舒展,姿态自如,轻如燕,快如风,就像观赏一场国际交谊舞大赛,定睛辨认,那不就是胡正吗?

  胡正的舞姿深深地震撼了我的灵魂。

  我也是个交际舞爱好者。在那段文化娱乐分管的年代,周末各单位的舞会是最好的娱乐形式了。我也向别人学过三步四步节拍,可能是我的艺术细胞太少,舞技总也提不高,不是错踩了鼓点,就是踩了女士的脚,有失礼仪,挫伤舞兴。但周末的跳舞,我认为对缓解一周的紧张情绪,还是很有好处的,决心提高舞技。

  胡正是舞圣,便向他请教,常言说名师出高徒么。联欢会后,我登门求教,说明来意,主旨就是如何提高跳交际舞的水平。

  胡正的热情、开朗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谈了自己跳舞的经历。他当过文工团员,为了提高表演水平,平时刻苦训练舞蹈的基本动作,舞步必须有音乐的节拍,群舞必须共同遵守统一的节拍,否则就破坏了它的和谐。他说任何舞种道理是相同的。我们为老乡大多表演的是民族舞,它与交际舞虽形式不同,但一通百通,究其原理是相同的。他的话浅显,融会贯通,给我上了一堂舞蹈课,增加了我跳好交际舞的信心。

  从此,我和胡正交往不断。他热情,开朗,幽默,又有几分农民的质朴。文研所学习结束,我们稳中有降奔自己的岗位,他回到老家山西,成为山西“山药蛋派”的主力,无论是长篇小说《汾水长流》、散文等均体现了“山药蛋派”的艺术特色,而且诸多作品把“山药蛋派”推上了一个新境地,那“山药蛋派”的味儿更浓,扩大了流派影响。

  胡正不但是该派的传承主将,而且是该派巍然矗立的一座高峰。读他的作品嗅出一股浓浓的山药蛋的香味儿。

  1987年我们到山西出差,检查鲁迅文学院山西籍学员周山湖、张石山等创作实习的情况。其间我找胡正聊天,他热情地招待我,互叙廿载别后经历,其中有几句对他说的话记忆犹新,我说:君本风流倜傥才子,但在那人性真实受阻的年代,才华受阻,这不是你个人的悲剧,而是整个一代人的悲剧。他当时说,宪文,你的话有失偏颇。我默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