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妹妹失踪


□ 张学东

这是一辆非常劣旧的自行车。车子年久未修,链条脚蹬子和轮轴全都生了锈,我把它从二手市场推回来,经我的手一捣鼓,再上了点油换几枚珠子,车子跑起来跟摩托似的,一对煤气罐挂在后架子上,一溜烟的工夫就是一个来回。从煤气站回来,把罐子一口气扛到雇主家里去,三块钱轻轻松松就揣进兜里了,有时候赶上人家心情好,雇主会掏出五块钱说别找了,看把你累的,辛苦了!其实,我一点儿也不累,比起那些在工地上抱石头筛沙子的老乡,我这点累又算得了什么。
我干活的时候没有在院子里看见妹妹小草。
平常这时候妹妹总会抱着雇主家的孩子在院里走来走去的,有时她还会用育婴车推着孩子到门口街边去闲转。那个小孩刚满一周岁,在小草的怀抱里像一个软乎乎的漂亮玩具。每天小草都会按时把孩子抱出来,坐在小区的院子里安静地晒着太阳呼吸新鲜空气。小草抱孩子的样子很认真也很亲切,好像抱着她自己的一个小孩,她自己也更像是一个年轻的母亲。
小草原本就很喜欢孩子,在村里她经常从一些小媳妇的手里接过她们的孩子,然后像模像样地抱上一阵。说来小草是我家孩子里长得最受看的一个,眉毛细细弯弯的,微微翘起的鼻尖,嘴唇红润透亮,尤其是,她有一双会说话的扑闪扑闪的黑眼睛。村里人都说小草是土窝窝里飞出的金凤凰。
城里人只生一个孩子,个个金贵得跟眼珠子似的。他们对我说如今干保姆这行还是很有市场的。我和妹妹小草住在同一个小区里,她的活儿是我给介绍的,主人是对很年轻的夫妇,待人很和蔼的样子,他们似乎都有各自的事业要忙,每天早出晚归,正好又刚刚生了小孩没人带管,我就去找他们说自己有一个妹妹很会带小孩。他们大概觉得我是个比较实诚的人,因为我经常给他们干这干那,而且从不多说话。于是,妹妹来城里做了保姆。我之所以要把妹妹弄来也是因为一桩她自己并不愿意的婚事,妹妹其实才刚满18岁,而我父母却想把她嫁给邻村的一个比她大十来岁的男人,因为这个男人家里有一台手扶拖拉机,光阴还算过在人前头的,只是他老婆几年前因患子宫癌死了。说媒的一眼就相中了我家的小草。可是,妹妹一点也不想嫁给那个人,说心里话我也不乐意,那个男人比我大好几岁呢,再说,妹妹的确还小啊!妹妹长得多水灵,不愁没人嫁的。妹妹为这桩婚事专门跑来找我,说她死也不嫁给那个人。
那时我基本上在城里落住了脚,我也觉得这件事情父母有些操之过急。我当即给妹妹许诺,你先住下,哥来帮你想办法,谁让你是我妹妹呢。
傍晚时起风了,风很大。风把很远很远的黄沙卷扬过来悬浮在半空中,还把街边的槐树的叶子卷得遍地沙沙地响。
街巷里到处飘荡着各种颜色的塑料包装袋,红的、蓝的、黑的,还有更多是白色的,它们仿佛是城市上空的一只只轻盈的精灵,在这个深秋的黄昏街头恣意而起漫天飞舞。那些爱美的女人们闪电般用丝巾裹住了她们的头脸,她们可不想为此而失去青春容颜苍老,男人们只是无奈地将衣服领子高高地耸拥在脖际,戴上一副副样式很酷的墨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