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后推特时代的大流量生存


“48,49,50!乌拉!”
  4月16日晚9点,北京三里屯苹果专卖店门前,随着第50名来“签到”的玩家用拇指点下iPhone屏幕上上的“Check in”按钮,在场数十名玩家一起欢呼,全球Foursquare日之 “签到北京”活动圆满结束。
  Foursquare,也被称为4SQ,是当下一个很火的定位应用,即用户把现在的GPS位置和你的身份,送到Foursquare的服务器,你的朋友或粉丝就会看得到“你在哪里”,4SQ上最流行的是‘酋长’和‘徽章’两个游戏。如果说Twitter让你回答“现在我在做什么”的话,Foursquare这种的地点服务就是让你回答“现在我在哪里”。
  “圆满”的标志是,数十名参与者手上iPhone的“Foursquare”应用中,一个标有三只小蜜蜂的“蜂聚徽章”自动解锁。
  兴高采烈的参与者高举iPhone涌向当晚的下一个目标——工体的“福吧”酒吧。在那里,他们的任务是凑齐250个玩家,完成另一个高难度任务——解锁“超级蜂聚徽章”。
  不过遗憾的是,一直等到凌晨1点,他们也没有凑齐这个数字。不过玩家们并不扫兴,毕竟从北京到迪拜,从香港到圣地亚哥,从上海到纽约,全球有超过150座大城市的近百万Foursquare(简称4SQ)玩家,都与他们同在。
  一位玩家在页面上留言说:“这一刻,我们与世界同步。”
  
  4SQ的“酋长”们
  
  生活,就是一个Check in(签到),接着另一个Check in。这句话用来形容冯琰(David Feng)的生活,再准确不过。
  冯琰在4SQ上的排名,是北京市第二名。在4SQ上,他是37处地点的“酋长”,包括北京的20多个地铁站,北京周边一些铁路沿线的站点,例如北京站和北京南站,还有天津、石家庄和塘沽的一些地方。
  这很不容易。这款仅在iPhone上的小游戏玩法很简单,来到某处,打开4SQ,点Check in,就能得到一定的分数,得分多的就成为“酋长”(Mayor),但要始终保持领先,必须经常去“签到一下”。
  冯琰的解决办法是,出门尽量坐地铁,平时写东西、上网,尽量都出去,到星巴克,到咖啡馆,到所有新鲜的地方。
  这个来自新加坡的华裔小伙子今年28岁,是一家英文城市杂志的专栏作家。他掏出两张名片,“你是要我的Twitter名片,还是要我的博客名片?”
  前者上面密密麻麻写满文字,黑体标注的地方,是他的推特账户,三个个人网站——一个是关于英文科技资讯的,一个是关于移动地铁的,还有一个是“北麦苹果用户社群负责人”。另一张名片则正式一点,印着“八六资讯科技博客博主”和“移动地铁资讯网创办人”。
  提到积分目前排名第一的Clintl,冯琰有点遗憾地说“没见过”,又补充说,“不知道他是怎么得那么多分”。冯琰现在的分数是421分,距离这位第一名的1386分,还差一个数量级。
  “酋长”们管理的地点经常千奇百怪,比如,有人每天在“百度大厦5楼的ac咖啡机”签到,只做那里的“酋长”。不过,排名是次要的。冯琰是这次“Foursquare日”玩的最高兴的人之一。这次“蜂聚徽章”还差几个人就解锁成功时,他的手在iPhone键盘上敲的让人眼花缭乱,“我在发推叫人来,这次来的大部分是老外。”
  这次的“Foursquare日”,几乎完全是一次自娱自乐的行为艺术。节日的发起人是一名喜欢开根计算的4SQ玩家,纳特•博尼拉•沃尔福德(Nate Bonilla-Warford)。此君有一天突然想到,Foursquare这个字拆开的意思就是“4的平方”,而4的平方等于16,那4月16日这天庆祝4SQ,岂不很有意义?他振臂一呼,没想到应者云集。
  这次“签到北京”的组织者丹襄(Joel Danielson)就是纳特的诸多响应者之一。这位美国青年在北京的一家外资咨询公司做设计总监,这次活动里有好几个玩家都是他的同事。“我们美国总公司和4SQ有一点联系,那边的老板玩得很疯,我们也就玩了起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后推特时代的大流量生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