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过年


□ 肖克凡





一、春节,正在成为一只空壳

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
四季为一周期。这一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
百节年为首。有了年,也就有了过年的习俗。过年,“劳农以休息之”,说的还是农业自然经济社会。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然后就过年了。丰收,喜庆,祭祖,敬神,当然也喝酒庆贺。过年,无疑是农人的年终“述职”,也无疑是广大农村的盛大节日。中国人过年的脚步从远古向着近代走来,笑嘻嘻一直走进我们今天的生活,而且滚雪球儿地形成了一套套各具地方特色的“年俗”。譬如南方年糕北方饺子,就是既解饱也解馋的年俗。
今天我们仍然过年,人人都不曾缺席。只是从公元1949年以来社会主义新中国给过年改了名字,叫春节了。改了名字还是过年,譬如一只宠物狗,你叫它方方还是圆圆其实都一样,因为它是你的最爱。然而,事情还是起了变化一一那只宠物狗面临失宠,极有可能是宠物猫来了。
尤其进入21世纪以来,有传统文化守卫者惊呼民俗流失。许多市民同样感叹“年味儿”淡了。
年,从头到脚散发着各式各样的年味儿,从远古走到今天,一直走进我们心坎儿里。如今,它散发着残余的年味儿从我们眼前悄然走过,只留下一声叹息,渐渐远去而化作一个无比巨大的背影。
是的,方兴未艾的西方圣诞节,一步抢在春节之前,几成“显学”之势。还有西方情人节,也使鲜花市场一派兴隆。莫非真的来了一群洋种宠物猫?
此消彼长。淡了的是味道,远了的是背影。各式各样的民俗都快成文物了,中国传统文化被“全球化”压迫得气喘吁吁。
其实不光是春节。中国人一年到头原本有许许多多节庆,从而构成了我们坚不可摧的无处不在的民俗生活。春节之后,还有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以及重阳节,只是更多的民俗节日已然退出了我们的日常生活,甚至使人觉得它们根本不曾存在似的。试举凡例:
正月二十五,填仓节。罗灰于院中,名曰打囤,其中放置谷粮少许,谓之填仓,据说老鼠这天娶亲;三月初三,祭祀文昌帝君,其实是“惜字纸节”;四月二十八,药王爷诞辰节,民间多有盛大庙会;六月二十一,火神爷诞辰,家家吃面,打卤儿炸酱均可;七月十五,盂兰节,放荷灯,烧法船,做水陆两路道场;七月初七,乞巧节,女子设瓜果,祀织女,谓之乞巧;八月初三,灶神节;八月二十七,孔圣人诞辰,学校放假,祭祀于文庙;九月十七,财神爷诞辰,燃放爆竹,活鱼放生,供奉猪羊以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