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独立书斋啸晚风


□ 张玉太

独立书斋啸晚风
张玉太

韩石山散文集《此事岂可对人言》终于面世。说“终于”,里面是含有欣喜之意。准确地说,是为自己编了这么一本书而欣慰,是为作者将这么多篇美文奉献给读者而喜悦。
我在此称这些文章为“美文”,其实更多的是迎合大多数世人的流行说法,在我心目中,这哪里是一般的泛滥于各报刊的华丽而甜腻的“美文”?这该是一篇篇“奇文”啊。
韩石山本人也十分看重这部散文集。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显示自己本相的文章”。书中的三辑散文虽风调各异,有怀人忆往,有钩沉典籍,也偶有吟风弄月篇什,但最多的还是直击现实。韩石山写现实不是用笔,而是用手术刀,用放大镜,看得人心里一会儿凉飕飕,一会儿热乎乎,十分的痛快。我理解,他自选的这部散文集,应是他的“镇山之物”。那么,他所说的“本相”又是什么呢?还是用他自己的话来作答吧,他对所偏爱的自家文章,有这么两句评价标准,叫做“关乎世道人心”,“见出个人性情”(见本书《自序》)。我初见他这两句话,便忍不住在心里为之叫好:果然是一条响当当的山西汉子!心中常系世道,下笔必涉性情,这才是自古以来被人称道的那种侠肝义胆、风流儒雅的文人。
上面那两句话,事实上已成为饮誉文坛的“韩记”标识。当今,各个层面的读者群里,喜爱韩石山文章的大有人在,说句玩笑话,他已拥有为数不少的“粉丝”,且渐有汹涌成“韩流”的态势。那么,韩石山究竟有何魔法能将文章写到这个份儿上?
要我说,只一个字——真。
真相,真话,真性情,成就了韩石山近些年在文坛的赫赫威名。我不敢说他所写的每一句话都“真”,但我坚信他所写的每一篇文章都“真”。做一个“真”人,在当今——岂止是当今——是多么的难啊;而在文坛,要做到这一点则更是难乎其难!曾几何时,巴金老人说了几句真话,不是引起了文学界乃至全体国人持续多年的热议吗?我之所以不想说韩石山的文章是“美文”,而宁愿称之为“奇文”,其缘由也正在于此。
第一辑中,《此事岂可对人言》一文写了一个作家的业余生活。闲散,幽默,不无辛酸,但最叫我喜欢的一点却是真实,不做作。君不见,有多少作家诗人将自己的业余生活“润色”得极为风雅,极为精致,给人以飘飘若仙之感,十分的倒人胃口。韩石山写他看书、打扑克、跳舞、聊大、治家……浑然忘记了自己还是个颇有名气的作家,完全将自己还原成了一个普通老百姓,甚至是一个有些落伍的半大老头子。如此不懂得美化自己的“赤裸裸”的人,写出来的文章会装模作样么?会掺假么?我想大约不会。
第二辑中,有一篇名字很怪,叫做《路上的女人你要看》。乍看题目我不禁为作者生出一丝担忧:这么个末流文人才喜欢的烂俗题目你也敢写?看过之后方才感叹道:毕竟是韩石山,硬是将一个俗题翻成一篇抒写真性情的奇文,而文中流荡的,不仅是令人忍俊不禁的幽默,更有蕴含其间的世事变迁及人生真味。我在想,连这样的题目也能做成一篇好文章,韩石山那支笔实在是有理由值得人们关注与期待。此辑中还有一篇妙文,叫《男人眼里的女人》,大讲美女、好女之德(当然,刁钻的他也不失时机地历数了劣女、恶女之行),其中有两句妙语不可不录:“害羞是人的天性。一个女人如果会害羞,那她离天使就不远了,不会害羞的女人,必是撒旦(魔鬼)的女儿无疑。”这种文字,倘若单从饮食男女的角度看,当然人人皆有会心之处;然而,你如果从世事变迁的角度看,则更有意味——当今女人,还有几个会害羞的?又是什么魔力使她们丧失了害羞的功能?

事实上,令韩石山声名鹊起的并不是以上那两类散文,而是他的那些慨叹“世道人心”的文章。以上那种文章,只要你有点真性情,谁都可以做出来,然而,直指“世道人心”的那类文章,就不是人人都做得出来的,那需要有绝大的勇气,是要冒风险的。什么风险呢?轻则影响功名利禄,重则危及身家性命——君不见,半个多世纪的文坛上,有多少敢对“世道人心”说三道四、往外掏真话的人,屡遭摧残,甚至丢了性命!我读此书中的许多这类文章,每每掩卷沉思,心中无法平静,感觉在韩石山身上,常常扑面吹来缕缕古风,你能感觉到,那古风里似乎有战国屈原“天问”的激愤,似乎有东晋竹林七贤“清谈”的孤傲,似乎有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的潇洒,似乎有杜甫“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的沉郁……这么说是否过分?其实一点都不过分。因为,我这里说的已不仅仅是一个韩石山了,而是自古及今文场上众多的令人起敬的“韩石山”们。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