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坡坨斋笔记


□ 姚振函

  姚振函
  一九四〇年一月生于河北省枣强南吉利村,一九六七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汉语言专业。写诗多年,兼写散文,出版诗集六部,散文集两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居河北省衡水市。
  
  [小序]
  一直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将近古稀之年,忽然想起记下一些零星的所见所闻所感。
  这里的坡,跛也;坨,驼也。坡驼二字连在一起,即暗合了我生命形状的畸弱和不堪一击,又明示了我的这些杂乱文字的不正规和不成体统。它们到底和文学沾多大边,我心中无底;文采和深刻更不敢奢望。唯一聊以自慰的庶几还算真实。
  如今返身读着它们,时而如同重历,时而唤起新悟,时而不禁莞尔。庆幸身后留下这些或清晰或模糊的影子,使自己没有挥霍掉这一段本来很容易虚掷的岁月。
  
  一
   二〇〇七年六月十六日,河北省作家协会第三届端阳诗会在某县风景区召开。照例由当地官员致欢迎词。该县副县长是位年轻的女性,长得不难看,当她用生疏的普通话如同背书般笨手笨脚说着言不由衷的官场套话,不知怎么,我觉得她有点凄惨,可怜,值得同情。倘若是一男性官员,身强力壮,不得已在特定场合说几句违心话还算罢了。而一个弱女子,特别是有些姿色的弱女子,受这份罪,怎不让人心疼!
  
  二
  一首诗刚写成时,自我感觉甚佳。放一段时间,再回头以一个读者的角色去读,却发现平庸无奇。一般情况,诗成一个月后,仍能经得起挑剔目光审视的,十首中能有三首,那就不错了。有的诗作尚须对不如意处稍加修改,使之趋于完美,有的则根本就是失败之作,不可救药,只好弃之如敝屣。故詩成之后不可急于示人,须经一段冷却再作取舍。
  
  三
  二〇〇七年九月六日午睡醒来,看央视《动物世界》,有雌蜘蛛将刚刚与之交配结束的雄蜘蛛吃掉的画面。雄蜘蛛为了爱情(性爱),竟置生死于度外,不惜将小命送掉,真的实践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的诗境。而于当日伏法的原山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是先将姘头刘梅平炸死,随后自己也赔了命,将爱情和生命“二者皆可抛”了,他玩得更彻底、更壮烈,也更新潮一些。
  
  四
  国家语委公布的《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06)》,列出一百七十一条汉语新词语,我浏览一下,至少有一半以上不知为何物。如白奴、白托、半糖夫妻、抱抱团、抱抱装、村证房、大肚子经济、电子环保亭、丁宠家庭、动能车、冻容、2时歇业令、法商、饭替、飞鱼族、沸腾可乐,等等,等等。
  
  五
  自拟余生律条如下——
  1. 健康和安全高于一切,并充分享受当下的健康和安全。
  2. 力戒自视过高,承认自己是芸芸众生的一员,长处和短处皆由天定,皆为自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