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封建”考论》


□ 刘绪贻

  承天瑜同志不弃,让我在这里来对他的大作《“封建”考论》发表一点意见,我对这个问题虽然有兴趣,但没有研究;而且近来很忙,只在这两三天抽时间读了一遍,理解不深,谈不出什么有分量的意见,只能谈点肤浅的学习心得。
  具体我是什么时候起关注这个问题的呢?现在已记不起了。若干年前,本校历史学院离休教授薛国中送一篇文章给我看,题为《秦汉社会性质再思考》。该文认为,秦汉以后中国社会,虽然在西汉初、西晋初时期,周代的封建制度曾经回光返照,但都只是昙花一现,而且与周代封建制不尽相同。秦汉以后中国社会是君主专制社会,不能称为封建社会。该文建议称为“专制主义社会”。我当时读了这篇文章后,尽管觉得它的论点与我们几十年来读到的、而且相信的中国自秦至清社会是封建社会的论点完全不同,但认为有说服力,很有创见。后来,《武汉大学学报》虽然发表了这篇文章,但可惜未引起什么影响。再以后,我读到李慎之先生一九九三年发表的《“封建”二字不可滥用》一文,其中提到“湖北大学冯天瑜教授”已经开始了“中国封建制度辨析的工程”,而且完全同意天瑜同志反对将秦至清中国社会称为封建社会的意见。慎之同志是我很尊重的、我认为极有思想的朋友,他的这些话使我产生了阅读天瑜同志有关著作的意愿。天瑜同志调来武汉大学以后,我们成为同事,有机会了解到他撰写《“封建”考论》的计划,就一直想拜读他的大作。现在有幸读到了。虽然读得不够仔细,今后还要读,但大意是了解的,我有以下几点想法。
  首先,我认为这是一本认真做学问的人下了很大功夫的、可称为科学的著作。它不同于时下有些“著书只为稻粱谋”的人所写的书,容易让人发现不足、缺点甚至硬伤。我读过一遍,尚未发现问题,甚至疑问。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我水平有限,阅读又不仔细的原故,但它确实对所研究的问题的方方面面考虑得很全面、很周到,而且搜集的材料非常丰富,论证不厌其烦,反反复复,既有条理,又很确切。可以说,它把自秦至清中国社会不应称为封建社会的道理讲得很透彻。
  其次,这本书对纠正我国社会科学界、理论界的一个重大误识做出了重大贡献。它运用充分的材料证明,马克思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研究,始终坚持历史演进统一性与多样性相结合的原则,反对将欧洲史的发展轨迹泛化为普世性规则,并多次谴责那些随意将个别推及一般的论者。他认为中国社会发展过程有别于欧洲,从来没有说自秦至清中国社会是封建社会。将解放以前的中国社会说成是封建社会的,首先是列宁。后来,斯大林歪曲马克思思想,提出了错误的社会形态共性论和历史单线进化论,通过《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影响甚至控制了一个时期的中国理论界,造成了中国社会科学界、理论界的误识。本书揭露并纠正了这种误识,有力地证明了中国封建社会出现于周代,而且封建社会在周末崩溃后,接踵而兴的并非资本主义社会,而是一种君主专制社会:这种社会是封建社会的否定,当然不能称为封建社会。在本书出版前,也有中国学者做过纠正这种误识的工作,但据我所知,这本书的论证最有说服力。
  第三,本书再一次有力地证明:抱着政治的目的谈学问,在政治面前胆怯做学问,都是难以接近真理而容易陷入荒谬的。本书引李慎之先生的一段话证明:中国人之所以误认自秦至清社会是封建社会,乃是抱着政治目的。这段话是:“时下所说的‘封建’以及由此而派生的‘封建迷信’、‘封建落后’、‘封建反动’、‘封建顽固’等等,并不合乎中国历史上‘封建’的本义,不合乎feudal,feudalism这样的西方文字翻译过来的‘封建主义’的本义,也不合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封建主义’的本义,它完全是中国近代政治中为宣传方便而无限扩大使用的一个政治术语。”(见本书382—383页)本书还举出不少事例证明,有些严肃而渊博的学者其所以改变自己对封建社会本义的正确看法,是由于他们顶不住当时政治大气候对他们的无理要求。从这一角度看,本书作者的学术勇气也是值得称道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8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