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大人


□ 林黎胜


从某种意义上说,电影是一门人类学。某个时期某个地域的电影,往往是读解这个时期这个地域社会文化的理想范本。关注现实的电影表现的无非是事件、人物或人物关系。人物关系电影中,又数以亲情构成的伦理电影最多。儒家文化有重视伦理关系的传统,中国电影,自然有许多是关于现实中伦理关系的描述。
伦理关系中,父与子(女)的关系,又是许多叙述者所关注的。因为这里集中着太多的传承与颠覆,对抗与和谐,隔阂与理解。本文有意识地选择四部父子(女)关系的电影,《洗澡》(张杨)、《那山 那人 那狗》(霍建起)、《和你在一起》(陈凯歌)和《我和爸爸》(徐静蕾),分析这四部电影的叙事模式、父子(女)关系及二者地位,我们对中国电影中潜在的伦理倾向会有进一步的认识。
《那山 那人 那狗》与《我和爸爸》,虽然来自两个不同经历不同年龄段的导演,但是他们在故事讲述上具有惊人的相似式。两部电影都是典型的写人物关系的电影,采取相似的叙事策略。《那山 那人 那狗》一开始出现儿子画外音,说明影片是以儿子的视点来叙述,从儿子的角度来看父亲,看父亲从事的乡邮生涯及自己与父亲的关系。叙述者很快进入儿子的内心,父亲的世界是以儿子的角度描述出来的。虽然中间也有父亲回忆的镜头,回忆他的成亲,他与儿子的关系,但整部影片的视点出发者可以说都是在儿子身上。这是儿子眼里的父子关系。以儿子的视角构造父亲形象。儿子与父亲在三天之间,渐渐地互相了解,但影片更关注的是儿子对父亲的理解。
这一点《我和爸爸》做得更彻底。同样有女儿的画外音,同样是以女儿的视角来讲述父亲的故事。这个父亲是个社会闲杂人员,因为母亲的去世,女儿只好跟父亲生活在一起。但女儿开始并不了解她的父亲,父亲永远只是女儿某种视角中的父亲,故事的讲述者并不让我们知道这个父亲的其他方面。随着女儿的叙述推动,她与父亲的关系也从隔阂到理解,到了解。在这两部影片中,子(女)视角的确立不仅是让子(女)有了解父亲的机会,更关键的是,让子(女)最终能仰视父亲。两部影片的故事全由子(女)的视角来推动,影片结束后,我们了解更多的是父亲。所以我把这两部电影命名为写人物关系的电影,并不完全正确。看完影片后,我们发现,父亲与子女在叙事层面的地位是不平衡,父亲更被重视。
而在《洗澡》及《和你在一起》中,朱旭饰演的父亲与刘佩琦饰演的刘成是两部影片的绝对中心。这两部电影不像《那山那人那狗》与《我和爸爸》那样以子女的视角看待父亲,他们以一种全知的视角来叙述故事。没有子女的仰视视角,父亲在这两部影片中,一样的伟大。《洗澡》中父亲经营着一个与时代不太合拍的老澡堂子,但是在叙述者的笔下,这个澡堂子有太多的回忆,也负载着太多的传统。《洗澡》里搞笑般地罗列出许多中国人的洗澡方式,不言而喻,只有父亲的澡堂子是叙述者眼里最具文化优越的一种。父亲的被重视不是因为叙事角度,而是因为意识形态。
《和你在一起》中,父亲是影片的叙事动力。这是一个老套的望子成龙的故事,父亲为儿子刘小春学琴的所作所为,让观众觉得可悲可叹。最浓墨赞扬父亲的一笔来自结尾,原来刘小春并非刘成的亲生儿子,父亲的形象于是被伟大到高不可及的位置。同样这也是一个关心父亲的故事,父亲在故事及叙事层面中,都占据绝对的位置。
看得出来,不管在叙事层面还是在故事层面,这四部影片中,父亲的形象是中心。子女或许只是叙事的出发点,或许只是父亲道德的赞叹者,子女在影片中的地位是边缘。子女的存在,只是为了烘托父亲的叙事层面的中心地位或故事层面的道德力量。那为什么四个不同年龄段不同层面的中国导演都本能地在影片中仰视父亲呢?
在中国的伦理文化中,父亲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兰纲五常中有一纲,就是父纲。无论是《那山那人那狗》中道德高尚的乡邮员父亲,还是《我和爸爸》中有过容留妇女卖淫污点的父亲,都对子女有一种道德权力。这种权力不但表现为对儿子未来做出选择,如《那山那人那狗》是父亲主动让儿子继承乡邮员这种职业,更重要的是父亲陪儿子送一趟信的路程中,父亲在影响着儿子的价值判断。父亲提示儿子要轻拿轻放邮包,要给孤寡五婆接念白纸信,高潮表现在父亲戏剧性的舍命追信的过程中。父亲的道德力量深深地影响着儿子,所以才有儿子最后对父亲的理解,而且心甘情愿地继承父亲的职业。《我和爸爸》中,父亲是个社会渣滓,但他同样对女儿具有道德的控制权。在父亲听到女儿要跟男朋友结婚的那场戏里,父亲对女儿的婚姻大加评论,宣扬他那一套关于婚姻及爱情理论,这套理论虽然很荒谬,但影片中男朋友这个形象的视听表现以及之后影片的发展结果,证明父亲当初的理论是正确的。所以《我和爸爸》表面上是一个父权失控的电影,女儿一直在颠覆父权,不承认父权的存在,这从两人的关系可以看出来,女儿在影片的前半段很少称呼父亲为“爸”,而代之以“你这个人”。影片开始时女儿对父亲是抗拒,可是到了最后,这种抗拒变成女儿完全离不开父亲。所以才有父亲彻夜打牌,回来时女儿大发脾气的戏。女儿说出“你要是再出什么事,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台词。到这个时候,女儿已经完全离不开这个父亲。一个所谓企图反抗父亲的女儿心甘情愿地举双手投降了,父权又回到了控制位置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