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丽没有终点(外一篇)


□ 卞毓方


她是我叔叔那一代的美人,“你晓得她长得有多漂亮?”叔叔曾向少不更事的我形容,“第一次在村口撞见她,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能让叔叔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的,据我所知,除了酒,就只有这番“惊艳”了。叔叔是个酒坛子,每顿必喝,每周必醉,醉了就翻肠倒肚,什么话都说,是以我晓得他的许多隐秘,其中之一,便是对这位邻村美人的刻骨相思;叔叔坦言他曾展开热烈追求,从苏北老家一直追到她读书的南京。
叔叔,是我们家族的美男,生得眉清目朗,挺拔帅气,而且还有中学文化背景。别笑,须知那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在敝乡,中学文化绝对是佼佼者,具备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资格。但叔叔“好逑”了人家几年,到底还是落空,伊人最终嫁给了一位常州籍的大学生,苏南对苏北,大学对中学,犹如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叔叔的失败是形势决定,非关个人魅力。叔叔后来讨了一位扬州女子为妻,在我看来,也是罗敷一级的美人,但他对前者始终念念不忘,一直维持若断若续的联系。一九六四年我到北京上学,动身前,叔叔特意叫了我去,让我给她捎带一份土产——此前她已随丈夫定居京城,当上了教授夫人。东西我是屁颠屁颠地送去了,结果,人影儿也没见着,开门接待的是她的保姆,我伸长脖颈,也仅仅是透过书房的窗棂,依稀瞥见教授的一头灰发。
如今,四十年后的如今,叔叔和教授都已亡故,只有她,依然健在。本来,她那一代的美丽与悲欢,与我是风马牛不相及,陌路人生,走对了面也不认识。年前回乡,从亲戚处偶尔得知她的电话,不知触动了我哪一根筋,忽然产生要见一见她的强烈欲望。
回京后去电,以同乡晚辈的名义,极道仰慕之诚,提出想登门拜望。她的嗓音好细好柔,轻言慢语,似乎生怕吓着了谁;她说,谢谢你的关心,我一个老太婆,有什么好看的,你就不用来了吧,噢。
吃了一个闭门羹。
我不甘心,过些日再次去电,这回,是以教授崇拜者的名义。我说,我和教授虽然缘悭一面,但从青年时代起,一直喜欢他的著作。说句高攀的话,教授称得上是我的精神导师。近来打算写篇纪念文章,提纲已经拟好,动笔之前,有些不清楚的地方,想向您当面请教。
她说,你就电话里讲吧;声音还是又细又柔。
我于是边讲边想,累累拉拉地列出一长串,有些,的确是我心头懵懂,需要请她点拨的,有些,其实是我心下了然,只不过临时没话找话的。她么,充分显现出学者修养,大家风范,凡问,必旁征博引,循循善诱。我感叹她的思维之缜密,答疑如水银泻地,不留一点空隙。讲到后来,当我提起市面上的一本新作,是关于教授一生的评注,她突然拔高嗓音,说:“那本书不可看!”
“作者不是对教授评价挺高的吗?”我大惑不解。
“人生的关键时刻关键点,他完全搞错了。”她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