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早,北大荒的太阳(散文)


□ 王彦宏

  来东北两年,到北大荒,却是头一次。不曾料想,白山黑水间,竟有这么片富饶的家园。晚间,留宿农垦红兴隆管理局,白天参观的一幕幕震撼场景不断在眼前浮现,免不了心潮澎湃。只觉得眯了一会儿,再睁眼,窗外已然升起太阳。

  洗漱完毕,出了屋子,看时间,三点整。再看,还是三点,不免诧异。先前在家乡,夏天早些,太阳升起也是六点以后的事了。当时只知道,不同地域有着时差。地球自转,又绕着太阳转圈儿,阳光自然只得按着次序,自东而西,依次照亮大地。从家到东北,一路向东,该有三千公里的车程。现在想来,才算真切地明了时差。可有趣的是,从宇宙角度来说,太阳并不存在升不升起的问题,只是人类自己在地上,惯于从地球着眼,自然愿意用时差来区分太阳对这个星球有差异的关照。

  这样想着,不觉与管局大院的几个凉亭相遇。本以为自己兴奋,才起了早,却发觉道边早有阿姨浇花,有老人散步,凉亭有学生看书。这时节该放了暑假,他们这么早起背书,一时颇受触动,便想走近了探个究竟。一个戴眼镜的同学发现了我,抬了头,其他人依旧看着书。

  我上了前:“同学,你们这么早就起来背书!”

  眼镜微微一笑:“习惯了。这不要上高三了嘛,更得早点了。”

  “还没放暑假吗?”

  “前几天刚放,开学就升高三。”

  “有理想中的大学吗?”

  “我学理科的,想加把劲儿考清华。我们学校,去年有不少上清华的哩。”

  看他言语间自信的劲儿,不觉心头一震。想想自己高中那会儿的劲头,惭愧不已。便谎称:“我是北大的,刚放暑假,特意来参观神往已久的北大荒现代农业,昨晚留宿管局。加油,看你这状态就是考清华的料。”

  没等我大言不惭地说完,旁边几个一直埋头看书的也抬起头,其中一个说了句:“哥,你真行!”

  眼镜笑道:“这就有了北京朋友了,明年我真要来了可别不认识哈。”

  说完又低头看书,我不忍再打扰,又为自己这逞一时口头之快的行径颇感羞愧。出了凉亭,过几条花间小道,是条大道。再走,路旁一位白发的大爷,手握水管,正冲洗着拖拉机。看大爷的神情,洗得来了劲头,冲完,又开始擦,约莫过了几分钟,老人完事,发动了拖拉机。

  我上前招呼:“大爷,您起得真早!”

  “太阳没起我就起来了。”

  “您洗车这么早,是要上田间劳作吗?”

  老人回头望了一眼,笑着说:“小伙子,这季节田间用不着拖拉机,开了几十年拖拉机,它们就像是我的伴儿,这点不起来洗洗它,心里不踏实。年轻的时候,不洗就让它上地头。那会儿的条件跟现在不能比,地头活多,拖拉机又少,哪有这份闲情。现在大机械要啥有啥,这伴儿可不能忘,整干净了,驶在道上,瞅瞅稻田长势,心里怪舒坦的。”

  “您的口音带点儿南方味儿。”

  “老家山东的,十几岁来到这儿垦荒,在这生活了一辈子。这就是我的家乡,不说别的,这里的富饶可有我一份力哩。”

  我追问道:“垦荒年代的生活很艰苦吧。”

  “刚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渺无人烟的荒原,垦荒人住的是帐篷、窝棚、茅草房,饭也吃不上的。养点牲畜,也要防着被狼叼了去。当时的苦,现在想来,都成了最难忘的记忆。”

  说着,老人爽朗地笑了。看这笑容,心里不免觉得惭愧。想来,我这来东北的两年,所见所闻,虽有触动,却不曾想到过这方人的坚毅、乐观背后艰苦的拓荒史。两年来,所了解的北大荒,竟只是这三个字。

  老人接着说:“这片家园,我们这代人可是见证了它的成长的。最艰苦的年代,歌谣都显得悲壮。‘北大荒,好地方,又有兔子又有狼,就是缺少大姑娘。’但这黑土地对开拓者还是不差的:‘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那年头,可真是穷欢乐,可要没了这欢乐,也就没了北大仓。”

  说完,便要开车。我忙说:“能不能搭您的伴儿去地头看看呢?”

  “上来吧,小伙子。”

  老人挺了挺硬朗的身板儿,拖拉机就上了道。出了管局:驶上公路,阳光洒在老人斑白的两鬓,闪着光亮。他双手平静地握着方向盘。道两边挺拔的白杨,随风抖动着叶子,想必是要向我这远客诉说这片土地的今昔,只惜我听不懂它的言语。可我觉得,此刻的老人,平静的气息中定是透露着心潮的翻涌。白杨的每一句诉说,都是一段洒过血泪的传奇往事。这片土地,往日的北大荒,而今的北大仓,可不就是靠了这些比白杨还要挺拔的身躯吗?

  一片片稻田被车子甩到身后,老人还是平静地握着方向盘,忽地昂了下头:“小伙子,飞机航化作业。”顺着老人指的方向,作业飞机一晃而过,绕过白杨树头,又折了回去。挨着道旁白杨树的,是个高杆,一缕阳光洒在广告牌上,牌上两行大字:“耕作在广袤的田野上,居住在现代化城镇里。”这话定是老人年轻时的梦,也是这片土地往昔的梦想,而今都成了现实。

  “世界上叫得上名的有三大黑土地。美国,乌克兰,还有咱们这儿。三片沃土都在搞大农业,可咱这儿,气候最冷,六十年前还是大荒原,几代农垦人愣是把它变成而今的‘中华大粮仓’。刚来那会儿,饭都吃不上,而今就是比照美国的现代农业,我们也不差啥的。”言语间透着农垦人的自信,瞅瞅道边良田万亩,自然也少不了一份自豪在其中。

  车继续行着,广袤的田野间,碧波荡漾。

  我不觉回过神来:“大爷,这儿的太阳可起得真早。”

  “北大荒的太阳是起得早,可北大荒的人起得更早。”说完,老人笑了。

  透过近的、远的田野,不时有一片漂亮的住宅区点缀其间。外来的客人不禁会问,这里是田园,还是现代化的城市。总会觉着,这是两种生活方式,完全不能相容的,可到了这儿,却成了现代人的田园牧歌。阳光下,田园,便是家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你早,北大荒的太阳(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