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剁鱼·花脸


□ 卢 苇

剁鱼·花脸
卢 苇

剁鱼

占城紧傍汉水,堤岸足有十里长短,从北往南数,十二个码头依次排开,最大最热闹的叫杨泗码头。
大清早是小划子拢岸的时候,小划子上的撑船人都是来赶早卖鱼的夜渔人。
其实,这时候鱼贩们早就在水边等着了,一看划子拢了岸,便蹦豆似地跳上去,根本用不着寒暄客套,立刻挑三拣四;讨一还二地开始了交易。
鱼贩子们都不要大鱼,大了不好卖。要卖也多是朝衙门、行会、军队里送,那些地方离闹市远不说,买主大都不好惹。肥头大耳的家伙们蛮横,你稍不留神,倒贴不说,闹不好还要吃官司。
占城码头上贩大鱼的只有一个人,他就是大个子王三怀,人称外号三剁鱼。
王三怀的外号是从他卖鱼与众不同得来的。
因为鱼大,王三怀出门之前必先在家中舞弄一番。他身大力不亏,一条十几二十斤的大鱼,一把抓起来,嗵地砸在一块砧板上。看那板,三尺长短,两尺宽窄,四指厚薄,通体暗红,端的是一块上等老枣木根子截成。因长年使用,中间一段早有了凹槽,横七竖八地布满刀痕。王三怀一脚踏住鱼头,手中掂着剔骨小砍,只一挥,头、肚、尾分为三段,三两下扒挣鱼腮、内脏,为保鲜,并不刮鱼鳞,而后把木板掐起来,往肩头皮垫上一顺,大步出门,一路高叫:剁鱼!剁鱼!三——剁——鱼喽!亮嗓门泼辣辣能响半条街。
这时候,就不断有人喊,三剁鱼!来来来!我要一块!也有人还隔着院墙,声音就出来了,三剁鱼!三剁鱼!留一块喽!人们都知道,买王三怀的鱼,可是又随心又便宜。
王三怀个头大却脾气好,俗话叫“马虎仨儿”,搁人。他跟谁都是朋友,跟城东那些衙门、行会里不好惹的家伙们处得似乎也不错,进去出来就像走大路。时间一长,连那片军事禁区里的军队也混得极熟了,他们吃鱼就只认王三怀送来的。
王三怀虽说心慈面善,但绝无小家子气。干起事来心大手大,常有侠义古风。他做买卖从不占人便宜,更无银钱纠缠,倒是经常拿钱去帮别人。过了正午,有人贩的鱼卖不完了,只要找到他,他就二话不说收下来,然后拿到他熟悉的那些大户去。也有塞不出去的时候,王三怀就自己留下来,宁愿自己贴钱,从来没有再倒回去的事儿。
王三怀也有鱼多了却不卖的时候,因为那是他专门留的,都是些红尾巴翘嘴子、小头汉水鳊、苍黑鳍花鳜一类的名品,他是要送到孤寡院去,给那些可怜的人们吃的。只要见到王三怀进了孤寡院大门,连几个傻小子也要张开大嘴呜哩呜啦地亲热他,叫他三、三须(叔),多(剁)、多义(剁鱼)……
有人笑他,说,三剁鱼你二球啊!咸(闲)吃萝卜操蛋(淡)心,这是政府的事!王三怀哈哈一笑,回那人一句,你笑老子,你才是个蛋操心!县太爷对王三怀的举动很感慨,对人说,三剁鱼,他何止是在贩鱼,他是在贩世道人心!
过了秋分是寒露,麦子刚下种,城北接界的三县八乡共产党暴动了,一夜之间,占城东门外禁区里的弹药仓库,叫暴动的先锋队抢了一家伙。省里马上来了大部队,北乡人血流成河,暴动很快失败。

突然一天清早,县政府的巡警从杨泗大码头上抓走了三剁鱼王三怀。
县长严审三剁鱼,问,你是共产党?三剁鱼答,不是。问,禁区的路线图是你画的?是。县长骂,三剁鱼,你又不是共产党,你何苦?一个鱼贩子,干这种掉头的傻事,到底为什么?三剁鱼嘴一咧,大声说,老子是东北人,你狗日们的不抗日!
三剁鱼王三怀被上重镣丢进牢房,县长说,等上头下令后枪决。
再也想不到,没有半个月,国共合作抗日了。
共产党鄂北抗日游击队代表入城,县长接待谈判。代表索要同志,县长问何人?对曰,王三怀。县长说,他自供不在贵党之内。代表答,普天下抗日民众都是同志。县长愧赧,亲至狱中,对三剁鱼施礼道,惭愧。三剁鱼笑应,不必,只要抗日,即为兄弟。
从此,占城内外又响起了三剁鱼卖鱼的粗喉咙。
天下有事,年短月长。日本鬼子蹂躏中国,神州遍地腥风血雨。占城民众同仇敌忾杀声震天。没有多久,李宗仁将军带着五战区司令长官部转进到占城安了“家”。
儒将李宗仁,军务闲暇之时常与民众同乐,喜欢在城东中山公园内和老百姓一道打羽毛球。一来二去,也不知何时听说了三剁鱼,将军暗自放在了心上。
没多久,赫赫有名的美国空军飞虎大队三中队进驻占城飞机场。李宗仁将军派人请来三剁鱼,寒暄一毕,将军说,久闻大名,抗日志坚,现有一事,关乎抗敌大局,欲请先生主阵,不知意下如何?王三怀说,请将军直言,为抗日不惜性命。将军道,由你全权负责操办美国空军飞虎队队员的膳食。王三怀略一沉思,问,将军信得过王某?李宗仁重重点头。王三怀起身答道,谢谢将军,请你放心,王某可绝性命,但绝不辱使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