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艰辛里透着的快意(散文,四章)


□ 天歌

  文 天歌

  天歌,平常用名是:曹尧。曾做过下乡知青,当过工厂电工,大学读完后去做了记者。走南闯北,就愿肩起双挎到处溜达。常摆弄文字,有个特点,就乐意写和别人不尽相同的东西。

  饭盒子

  如果做个抽查,上世纪70年代人们包里排名第一的物件肯定是饭盒子,你挨个拍,十有八九哐哐作响。那时候大连街自行车多,上班时长龙一般往南沙方向走,每人车后货架子上别个饭盒子,那是相当壮观。大大小小的铝制品厂生意红火,谁家不有四五个饭盒子,磕瘪了还得买,工厂车间里撅腚流汗一个劲地冲压、出货,生怕不赶趟,断了货档。

  最辛苦的是家里的妈妈,夜静了,三四个上班的都进入梦乡了,她还在逼仄的小厨房里装饭盒,那是件每天最挠头的事,晚饭时不断高喊:给你爸留着,留着。也就剩那么点好东西,几个薄肉片只能塞到家里的重点——爸爸的盒子里,孩子们照旧装白菜豆腐,添来减去,妈妈看着于心不忍,闭着眼睛惆怅了好一阵。

  很多人带两个饭盒,一大一小,小的只有大的1/3那般;大的装饭,小的装菜,有饭量大的就揣俩大盒子。到午饭时,车间里小徒工抢在外车间头里,到厂里巨大的蒸汽房里把饭盒车推回来了,每人的名字橡皮膏上写好再粘在饭盒盖上,不会认错。大伙打开饭盒,此时到了互动环节,主动或强迫性的换菜开始了,一块豆腐可能换回一条小千鱼,带了一盒子海蛎子可能揣了一肚子萝卜千子海带回家。比较热闹的是有热炉的锻造或热处理车间,切好一块与饭盒一般大小的铁块,扔炉里一会就红了,钳出来像块红砖头摆在地上,放上饭盒,添水切菜,再扔块猪大油,一会就咕嘟作响,热气蒸腾,筷子拨拉拨拉,3分钟便炖好了,所以这车间的人包里从不带加工成品,往往是一整棵白菜。这种炉灶当然不对外,不过小姑娘例外,几个小女车工到时候扭着就来“炒菜”了,小伙子们分外殷勤,红铁块早就准备好了,还抢着往人家饭盒里甩猪油。

  下班后的饭盒不一定都是空的,女工到商店装点咸菜豆腐千什么的,当菜篮用;大工匠有时回家把饭盒往桌上一扔,准有什么好东西了。一看,厂里发的保健菜,炸鱼。女主人赶忙收起来,切成块,留一些明天好带饭。年轻人的饭盒总会变形,饭后闹着玩,这家伙是最好的“手榴弹”,砸脑袋十下也不会起个包,不过巨物天降,有点震慑作用;有时两个厂的小青年下班路上碰出了“火”,一顿轰炸,过后满地捡的都是这饭盒子。

  饭盒子用旧了不会被轻易丢掉,先是沦为厨房里的猪油盒子,妈妈用票买来肥肉熬点油都小心地放这里,做菜时再打开盖舀一点。盒子太旧了,就刷一刷改做“保险箱”了,妈妈把家里的粮票布票和一些零钱都装进去,藏在衣柜的旮旯。那时入室的贼大都讲究翻饭盒子,保准有收获

  后来,中国的钢产量上来了,漂亮的不锈钢饭盒铺天盖地,再说上班的也改吃食堂和餐厅了,大量的铝饭盒成了淘汰品。那收废品的忙活了好一阵,脏兮兮的大秤旁边就站着大娘,看着堆积如山的饭盒发呆,也不知道想起了过去的哪一段伤心事。

  母鸡登楼的快乐时光

  我偶然看到一张老照片,题目可叫做:某某和鸡在一起。背景是一座老楼的走廊过道,一位年轻人蹲着正在给自家鸡笼里的母鸡喂食,面部颇具自豪感,时间是上世纪70年代末。这让人想起了大连的“四蛋”时光。

  那时前后大约持续10年左右,大连市民每月只供应半斤鸡蛋,上秤称就4个,斗胆炒一次菜,一个月的份额就没了。不够吃,大家凑起来想办法,嗳,买不来咱不能自己造吗?二楼的王大妈最先买来10只小鸡崽,毛茸茸的超可爱,引来全楼的孩子们,轮流捧在手心里把玩;大妈让儿子从厂里拿回8号铁丝,拧出个带小门的鸡笼,绑在走廊的铁栏杆上。邻居们争先效仿,这6层居民楼很快成了动物世界,再波及到马路对面楼群,街上挑筐卖鸡崽的跟着火了一把。王大妈的鸡雏长成了4只母的6只公的,公的渐次变成了鸡汤,母的却被宠爱得越来越壮硕。新问题来了,4只胖母鸡逐渐把狭小的笼子撑满,充其量就是个站票,要想去下个蛋,得打招呼:喂,小心别踩脚。挤个满身汗才能过去。想扩大鸡房面积吧,满走廊各家的鸡笼都快压摞了,走人的通道就剩一小溜,胖子都不敢上楼串门,怕卡住;王大妈愁坏了。这时候有个正上映的电影相当给力,其中一段情节演的是战争时期百姓难民跟着咱们的队伍走,一位大娘挎只篮子蒙上布,里面藏只老母鸡,可爱的是在这样狭小而动荡的世界里,它天天下蛋,大娘不断地拿去慰劳部队伤员。王大妈及其邻居们由此信心倍增。

  市民养鸡开始上技术上水平。四楼一位农业局的技术人员捎回几个苹果筐,稍作裁剪,把4个筐摞起来,一只鸡一个单间筐,分住四层楼,居住条件大为改善,还不占地方;他又“近水楼台”引进了一种叫“尼克”的外国鸡种,下的蛋大而又颜红。五楼的一户研究出一种沙砾,可以解决鸡被长期“软禁”而鸡嗉子得不到原料补充的问题:为防猫和耗子侵扰,有人发明了鱼网挂在鸡笼表面的方法;王大妈则是发展了掂海蛎子壳给鸡补钙的技术。养鸡业的蓬勃发展给大楼增添了律动的“咯咯答”大合唱和臭烘烘的鸡粪味。

分享: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8期  
更多关于“艰辛里透着的快意(散文,四章)”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