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艰辛里透着的快意(散文,四章)


□ 天歌

  文 天歌

  天歌,平常用名是:曹尧。曾做过下乡知青,当过工厂电工,大学读完后去做了记者。走南闯北,就愿肩起双挎到处溜达。常摆弄文字,有个特点,就乐意写和别人不尽相同的东西。

  饭盒子

  如果做个抽查,上世纪70年代人们包里排名第一的物件肯定是饭盒子,你挨个拍,十有八九哐哐作响。那时候大连街自行车多,上班时长龙一般往南沙方向走,每人车后货架子上别个饭盒子,那是相当壮观。大大小小的铝制品厂生意红火,谁家不有四五个饭盒子,磕瘪了还得买,工厂车间里撅腚流汗一个劲地冲压、出货,生怕不赶趟,断了货档。

  最辛苦的是家里的妈妈,夜静了,三四个上班的都进入梦乡了,她还在逼仄的小厨房里装饭盒,那是件每天最挠头的事,晚饭时不断高喊:给你爸留着,留着。也就剩那么点好东西,几个薄肉片只能塞到家里的重点——爸爸的盒子里,孩子们照旧装白菜豆腐,添来减去,妈妈看着于心不忍,闭着眼睛惆怅了好一阵。

  很多人带两个饭盒,一大一小,小的只有大的1/3那般;大的装饭,小的装菜,有饭量大的就揣俩大盒子。到午饭时,车间里小徒工抢在外车间头里,到厂里巨大的蒸汽房里把饭盒车推回来了,每人的名字橡皮膏上写好再粘在饭盒盖上,不会认错。大伙打开饭盒,此时到了互动环节,主动或强迫性的换菜开始了,一块豆腐可能换回一条小千鱼,带了一盒子海蛎子可能揣了一肚子萝卜千子海带回家。比较热闹的是有热炉的锻造或热处理车间,切好一块与饭盒一般大小的铁块,扔炉里一会就红了,钳出来像块红砖头摆在地上,放上饭盒,添水切菜,再扔块猪大油,一会就咕嘟作响,热气蒸腾,筷子拨拉拨拉,3分钟便炖好了,所以这车间的人包里从不带加工成品,往往是一整棵白菜。这种炉灶当然不对外,不过小姑娘例外,几个小女车工到时候扭着就来“炒菜”了,小伙子们分外殷勤,红铁块早就准备好了,还抢着往人家饭盒里甩猪油。

  下班后的饭盒不一定都是空的,女工到商店装点咸菜豆腐千什么的,当菜篮用;大工匠有时回家把饭盒往桌上一扔,准有什么好东西了。一看,厂里发的保健菜,炸鱼。女主人赶忙收起来,切成块,留一些明天好带饭。年轻人的饭盒总会变形,饭后闹着玩,这家伙是最好的“手榴弹”,砸脑袋十下也不会起个包,不过巨物天降,有点震慑作用;有时两个厂的小青年下班路上碰出了“火”,一顿轰炸,过后满地捡的都是这饭盒子。

  饭盒子用旧了不会被轻易丢掉,先是沦为厨房里的猪油盒子,妈妈用票买来肥肉熬点油都小心地放这里,做菜时再打开盖舀一点。盒子太旧了,就刷一刷改做“保险箱”了,妈妈把家里的粮票布票和一些零钱都装进去,藏在衣柜的旮旯。那时入室的贼大都讲究翻饭盒子,保准有收获。

  后来,中国的钢产量上来了,漂亮的不锈钢饭盒铺天盖地,再说上班的也改吃食堂和餐厅了,大量的铝饭盒成了淘汰品。那收废品的忙活了好一阵,脏兮兮的大秤旁边就站着大娘,看着堆积如山的饭盒发呆,也不知道想起了过去的哪一段伤心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