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婆饼”,亲情浓浓伴我行


□ 雪 儿

“外婆饼”,亲情浓浓伴我行
雪 儿

小时候,我最爱吃一种萝卜肉馅饼。每次我去外婆家,外婆都要做这种饼给我吃。我便称之为“外婆饼”。
记得四五岁时,一次,妈妈带我去公园。玩渴了,妈妈就给我买了个大西瓜。妈妈正要把西瓜切开,我忽然哭闹起来,非要:芷刻带着西瓜上外婆家去吃。妈妈哄我说,吃完西瓜再上外婆家。可我不答应,仍哭闹不止。妈妈气得无奈,只好带着我,抱着西瓜,离开公园,直奔外婆家。到了外婆家,我喝完水,又不想吃西瓜了,非要吃“外婆饼”。妈妈说,做饼要和面,要剁肉馅,哪能立马就能做得,先吃西瓜,晚餐时再吃“外婆饼”。
我还是不答应,哭个不停。外婆赶紧搂住我,说:“要吃‘外婆饼’,这不难。外婆这就给你去做。”缠过足的外婆立刻挎上小竹篮,颠颠地下楼买肉去了……为了我的任性,轻易不动怒的妈妈打了我屁股。后来我长大了,大人们总拿这件事,取笑我小时候的任性和“讨人嫌”。
在每人每月凭票供应2两猪肉的60年代,我和弟弟、妹妹照例每月要到外婆家去一两次。每次去,外婆都要给我们做香喷喷的“外婆饼”。听小舅说,为了保证我们每月吃“外婆饼”所需要的肉馅,外婆把外公、小舅和她自己的定量肉票集中起来,严格控制使用,决不允许“计划外”的肉票支出。当然,外婆也不会亏待外公和小舅。她用各种蔬菜、鸡蛋佐以少量的肉食给外公和小舅调剂伙食。她只是苛待自己,舍不得吃一丁点儿肉食。
原本瘦削的外婆,在那些年月里更瘦了。后来已经懂事的我们。每当看到外婆兴冲冲地端上从全家人的嘴里省出来的“外婆饼”时,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苦涩、酸楚的滋味一阵阵往上涌……“外婆,您做的啥东西都好吃。不要专为我们做‘外婆饼’了,肉票留着您和外公、小舅用吧。”我们恳求外婆。可她总是慈祥地笑着说:“外婆也没啥好东西给你们吃,烙几张馅饼还不行吗?看你们吃得香,这比我自己吃多少都高兴!”外婆仍旧坚持每月给我们做一两次“外婆饼”。有时我们不忍心上外婆家去打扰,外婆便打发小舅用饭盒装上满满一盒“外婆饼”送到我家来。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外婆饼”是世上最令人难忘的美味!
1968年9月里的一天,我接到了毕业分配去北大荒务农的通知,准备时间只有3天。出发的前一天,我到外婆家辞行。就在几个月前,外婆在菜场滑倒了,不幸股骨骨折。年老体弱的外婆伤骨迟迟不见愈合,从此站不起来,只得整天半躺半坐在藤榻上,苦不堪言。我见到一辈子刚强能干的外婆如今被伤病“囚禁”在藤榻上,心里难受极了。我从小受到外婆的格外疼爱。这次要离开上海到遥远的北大荒落户,外婆能接受这个事实吗?
“外婆,我……我的毕业分配通知下来了,要到黑龙江的军垦农场去。虽然路远一点,不过……不过条件挺好的,跟部队差不多,每月……都发工资,不是记工分……3年以后,还有探亲假呢,就可以每年回来看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倾心感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倾心感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