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雹灾


□ 李志明

  雹灾虽然已过去三个多月了,每每想起这事,他就心里犯堵,觉得老天爷太不公。俗话说,雹砸一条线。那场冰雹下得真够奇怪,从山南划过来,狠狠砸了前洼村后,擦着两个荒山头,进入了凤凰山国家原始森林,全县唯独前洼村受了灾,受灾面达到了90%以上.苹果几乎绝产。这不,见到镇上的三把手王副书记,他还在想这件事。

  “老杨呀,你也不用多想了,这大概就是天意吧。”

  “天意?你说是天意?”杨支书嘴里嘟嚷着,两眼直勾勾盯着王副书记,那天下冰雹的情景又在头脑里放开了电影:老天真他娘的是孩子脸,中午还是阳光明媚,也就一顿午饭的工夫就突然黑下来。天堂像发生了暴动,大朵大朵浓墨般的乌云.像一个个背着鼓鼓囊囊口袋的黑衣人,从南山后涌过来。风吼叫着在地上用力打个旋儿,卷起尘土和杂草,打得树叶哗哗响。风如长鞭,追赶着天上的黑衣人。杨支书站在院子里,看着险象环生的天空,心里嘀咕道:“操,这动静弄得不小呀,看来要来一场暴雨。下吧,山上的果树也有些旱了。”他把老婆喊出来,帮着一块收拾院子。一道闪电蛇一样在东南角撕了一道明亮的口子.接着轰隆隆滚过了一串惊雷。不知是哪个黑衣人的口袋被树枝挂破了,雨滴像豆子哗啦啦倾倒下来。杨支书两口子狼狈躲进屋子,衣服已全湿了。杨支书用毛巾擦身的空儿,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不对,哗啦啦的声音变成了叮叮当当的击打声。杨支书心里一沉,心里说“坏了”,急忙走到门口一看:真他娘的坏事了,雨滴变成了冰雹,没轻没重地砸下来,铁桶、盆子、农具、盖东西的塑料布全变成了乐器,树枝喀嚓喀嚓断裂,树叶像折翅的鸟儿,在空中打个旋儿,纷纷扑在地上

  正是苹果发身量的季节.下冰雹就是毁灭性的。杨支书望着冰雹像玻璃球一样在水泥地上落下又弹起,个个都砸在他的心上,他嘴里像冒泡沫一样不停地吐着两个字“完了,完了,完了……”老天像对前洼村有仇.十几分钟的工夫,就扔下了一层亮亮晶晶的冰雹。杨支书不等冰雹完全停下,就疯了一样跑出家门,向山上奔去。路上已有不少人,吵吵嚷嚷,议论着、咒骂着、叹息着。人们发现,这次冰雹下的不寻常,有的竟大如鸡蛋,村里最老的人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冰雹。当真看到果树惨状时,大伙儿一时全沉默了,仿佛给一口气憋住了。短暂的沉默后,不知谁“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惨不忍睹。果树枝断叶飞,如被打懵了的残兵败将,还没从恶梦中醒来;地上青苹果和冰雹混在一起,密密麻麻,还挂在枝头的伤痕累累。枝头或地上破碎的树叶.像一张张被撕碎的票子。想到大半年来起早贪黑付出的心血和汗水,更多的人哭起来,有女人,也有男人

  王副书记看出了杨支书心头的压力.安慰道:“救灾工作你做得很好嘛,镇上和村里的群众对你都很满意。”

  这话倒是不假.干了二十多年村支书,县里的头头脑脑都熟,救灾款、扶持款、爱心捐助……名目繁多的钱争取了不少。他还到市里,找到曾到前洼村视察的一位副市长汇报受灾情况。前洼村发展林果致富、走生态之路的做法,给这位副市长留下了深刻印象。副市长破例接待了他这个没有任何级别的村支书。听说这个典型村受灾,副市长深表同情,马上安排市救灾办给予救助。前洼村又从市里拿到了一笔相当可观的救灾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