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雨文谈》序


□ 张光年

  《风雨文谈》,这是一九六四年编就而未能出版的一本论文集的书名。那时,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同志帮助下,编成一个集子,主要内容选自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三这六年间谈文艺创作的文章。当时自以为,经历了这几年的政治运动和文艺斗争,这些文字,总算经过风风雨雨的考验了。哪晓得,刚打出清样和纸型,就是一场文艺界整风运动的急风骤雨,紧接着是历时十年的全民族的腥风血雨。面临着亡党亡国亡头的危机,何暇谈文!忧患之际,偶尔想到《风雨文谈》这个书名,不免窃笑自己太天真,文不对题。真正的经风雨见世面,那是这次文不对题两年以后的事。
  雨过天青云破后,人民文学出版社有同志来谈出版论文集。我提起《风雨文谈》,出示当年签订的合同。这位同志不知情,回社翻遍了仓库,不见这本《文谈》的一片纸型,一页清样。大概横扫一切时候,早当成毒草处理了。大家都忙,就此作罢。想不到,再过一段时间,偶尔从线装书堆中发现一个破旧纸袋,打开来一看,竟是一九六四年留下的一份《风雨文谈》清样。经过红卫兵和中央专案组两次翻箱倒箧相当彻底的抄家,此物独独逃过那么多年轻人的慧眼,也逃过了我的“正确对待”(主动上缴或销毁之),可算侥幸得出奇了。
  上海文艺出版社不我遐弃,要出版我的论文集。应承下来,却难以报命。去年二月初,我病了,遭到一场癌症的突然袭击,幸得名医解救,经过将近两年的治疗和调理,总算闯过来了。易地疗养期间,翻阅《风雨文谈》校样,删去几篇,征求同志们意见。同志们说:你多年未出书,这太单薄了。我说:这本校样中,而今多少有点用处的,大概只剩下这些了。于是有助人为乐的同志们,找到一本一九五七年印过一版的《戏剧的现实主义问题》论文集(五十年代头几年在剧协工作时候的旧作),从中挑出若干篇,补充进来。虽然还是单薄,也只好这样了。想不出合适的书名,仍袭用文不对题的《风雨文谈》。
  重阅旧作,感慨不少。历史是曲折前进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历史,经历了多么令人痛心的曲折过程!这在人们头脑里,也会从不同角度不同程度上得到反映。就我来说,经过的曲折,恐怕比别人还要大一些,觉悟还要迟一些。举例来说,收进这个集子的文章,其中很大部分,在横扫一切的十年间,曾给我引来不少麻烦;诸如《题材问题》《“共工不死”及其他》等篇目,甚至写进了一九七五年中央专案组为我作出的政治结论中,作为“犯有严重路线错误”、“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铁证;直到今年一月,才得完全改正。反过来说,在那些年月里,别人不大追究、自己也认为问题不多的,今天看来,倒觉得错误不少问题不少,心里感到很不安了。可见饱经风雨后,多少有些长进。虽然说不上思想已经解放了,但这点长进,到底是得之不易的,且作为一个新的起点吧。
  收进这个集子的文章,有几篇这次作了删节;还有两三篇,字句上略有更动。有些过去常用的提法,如“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艺为政治服务”等,都保持原状,没有按现在的更妥善的提法更改过来。时过境迁,这些文章的基本论点,是无需藏拙也无法藏拙的,期待着文艺界和各界同志们的指教。
  
  一九八○年十二月九日于北京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校阅于昆明
  
  (《风雨文谈》,张光年著,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2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