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个上午


□ 张锐强

  妻子周湄去上班四十分钟后.儿子的早饭还是现在进行时。小家伙真是惯出毛病来了,吃顿饭那才叫个难。一会儿叫冷一会儿嫌热。好容易喂进去一口,又老半天吞不进去。要是依着脾气,李剑避的巴掌早就糊上去了,可偏偏还就是急不得。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儿子哪里还是儿子,简直比祖宗还祖宗。

  李剑鸣着急并不是因为时间紧。他现在一无所有,就是有时间。都说时间就是金钱,可这话在他身上不作数。不仅不是金钱,反而还是负担。他之所以着急,一方面因为心烦,另一方面也担心助长孩子养成依赖大人的坏习惯。毕竟儿子已经三岁半,该学着自己动手了。

  伺候儿子吃完饭.李剑鸣便匆匆将他送进幼儿园。从现在起到晚上放学,他这一整天基本无所事事。彻底解放,也是彻底失业。按照道理,从不耐烦中得到解脱,理应感觉轻松,实际却并未如此。儿子跟着老师走进幼儿园的最初一刹那,他的确曾经轻松过,只是很短暂;另外一种沉重很快便覆盖上来。这沉重的性质完全不同,它来得轻些浅些也淡些,有些不可捉摸。但又无处不在。如同一张细密而无色的网,将他的整个魂儿都罩在里面。网宽而且大,似乎并无收紧之意。如同一座防守不甚严密的城堡,远远地被敌军分割包围。守将隐约看着几十里外敌军旌旗避日,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不停地打鼓。合围之势既已形成,总攻就只是时间问题。己方身陷重围,除了等待挨打别无选择。

  李剑鸣推着自行车慢慢朝回走。他有的是时间,实在不必要着急。走走路,也算是种锻炼吧。他这么宽慰自己。说起来这种状态十分难得。现在生活节奏这么快,有几个人能如此从容不迫?可遗憾的是他丝毫找不到这种感觉。目不斜视地微微垂着脑袋,目光与地面呈锐角,只覆盖前方几步远。偶尔散漫地朝两边望望,也完全是心不在焉,丝毫没有气定神闲的风度。周围热闹也好冷清也好,统统与他无关。在这个小城市里,目前的他完全多余。

  李剑鸣抬起头时,正好经过一个大院。那是一处要害机关之所在。大院的传达室突出出来靠在路边上,透过玻璃窗,他看到那个老大爷一如往常,独自在里面听收音机。李剑鸣轻车熟路地将车子推到车棚里扎下.然后转身到传达室推门进去。大爷微笑寒暄道:“吃啦?”李剑鸣不置可否地微笑点头:“报纸没来?”大爷下意识地侧身看看身后墙上的表,摇了摇头:“没来。别着急,马上就到。”

  李剑鸣坐在床上等报纸,大爷的注意力则完全集中在戏上.两人只是隔三岔五地偶尔说两句其实不需要答案的闲话。空气中散发着熟悉的酸臭味,弥漫着咿咿呀呀的苍凉唱腔,混合成一种与世隔绝的上不挨天下不着地的味道。对于京戏,过去李剑鸣一直敬而远之。他过惯了行如风的快节奏生活.简直担心不经意间哪句悠扬的戏文,会将自己那颗干着急使不上劲来的心,从嗓子眼里活生生给拽出来。然而经过这近一年的被动熏陶.现在他多少还真能听出点板眼来。

  两人成为朋友还有些戏剧色彩。大约一年前,因为无聊,李剑鸣曾经多次来过这里。目的很简单,工作。明知是徒劳,但还是忍不住。虽然不可能有结果.但那熟悉的答案每说出一次,似乎都朝墙上多抹一层水泥,让墙体更加坚固,让他更有信心。一个多月前他跟别人来过一回,里边答复说,领导还没有研究,到时候会通知他们的,让他们回去等着。他很清楚,尽管这个答复听起来很像推诿扯皮.但实际上却是认真的。简直认真得不能再认真、政策得不能再政策。别说一般工作人员,就是局长甚至分管副县长,恐怕也只能这么答复。正因为如此,他在门口有些犹豫。进去吧,害怕别人烦,给自己冷脸;不进去呢,已经到了门口,未免心有不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