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住未名湖


□ 么书仪

我们在北大的宿舍,第三处就是未名湖边的健斋。
从1972年起始,结婚之后最初的日子是在北大南门里的19楼304度过的,当时,19楼是中文系教员的集体宿舍。两地生活的时候,探亲、女儿出生,都是发生在19楼。19楼是筒子楼,从刚刚留校的年轻教师,直到“两地问题”尚未解决的单身教员,都住在一起。资格最老的,比如教古汉语的吉常宏,家在山东,大家已经习惯了他一年一度的探亲生涯,他是年龄最大的“牛郎”。研究楚辞的金申熊(金开诚)和教写作课的胡双宝同住一室,他们有共同的爱好———京剧,偶尔到他们的屋子里去,还看到过胡双宝先生收藏的“戏票”和“节目单”。金申熊还写毛笔字,刻图章;这些在“文革”中都被看作是封资修,他和胡双宝住的房间也被批判地称作“金宝斋”。金申熊先生的妻女都在江南,也是长期的分居两地。同样爱好京剧的还有古文字学家裘锡圭先生。中午或傍晚休息的时候,常常从他的屋子里传出字正腔圆的老生唱腔。裘锡圭的母亲是上海人,老太太一副名门闺秀的模样,在楼道里遇到我,说的悄悄话经常是:“小么,给我们锡圭介绍一个女朋友吧,我真发愁,唉……”看我们家的饭菜实在简陋,有时还送过来一小盘精美可口的菜肴。
当时,盛年而尚未婚配的男子,还不像现在叫做“单身贵族”,那时好像都觉得是一种人生的欠缺,要给他们帮帮忙。同样“盛年”而且“未婚”、或者结婚而分居两地,住在19楼的还有倪其心、赵祖谟、侯学超、刘煊、王福堂、徐通锵等先生……
听说,倪其心先生的女朋友在上海,婚嫁的事情尚在两可。倪其心1957年被划为“右派”。那时候许多“右派”虽然已经“摘帽”,但是“改正”却是若干年之后才有的事情。他是北大当时有名的同仁刊物《当代英雄》的成员之一,乐黛云、褚斌杰、傅璇琮、金申熊、沈玉成等都是同一批,都属于中文系的文学史教研室。戴上右派帽子之后,女友离他而去。经过了很多年,伤疤似乎逐渐愈合,倪其心才又开始恋爱。他抽烟、熬夜、拉二胡,《江河水》的幽咽声,有时会从他的门缝里挤出来,在19楼的楼道里飘荡没有着落;不过他拉的曲子没有一支是完整的。常见他在海淀镇上老虎洞的小酒馆里独自一人喝酒,二两老白干,一碟花生豆,消磨大半天。我读中文系时学生人手一册的《先秦文学史参考资料》《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魏晋南北朝文学史参考资料》,主要的资料、注释,都是他在做“右派”时候的“笨功夫”。这三部书贻泽后学,至今无可代替,今后大概也不会再有人做这样的“傻事”了。
侯学超先生教现代汉语。他生性开朗,一米八的个子,50年代做学生的时候,曾经是校田径队的骨干,创造了400米的学校纪录。这个纪录保持了20多年,直到80年代初才被打破。
那时候,教古典文学的周强先生结婚的故事很有些传奇味道。据说,某一天晚上,大家正各自在房间里看书备课,楼道里忽然传来周强的喊声:“我今天结婚,大家过来吃西瓜!”房门于是纷纷打开,安静的楼道马上乱作一团,大家涌进302的屋子,看到“新娘子”白舒荣先生笑眯眯站在桌旁,桌上放满了切开的西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