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90后,死于板结


□ 蒋方舟

  我对90后是失望的,因为我对任何形式的封闭都心怀警惕。当然,你可以理解成我嫉妒,也可以理解成我心虚,青春的盘子里,菜换了一轮又一轮,无敌的是盘子本身。我也希望真理停留在年轻的那一岸。
  
  蒋方舟,80后作家,七岁写作,九岁出版第一本书《打开天窗》,2005年担任中国少年作家学会主席。
  
  我之前总是被前辈打量,等到90后长大到足以成为一个词,我立刻用银簪在自己身后划了一条大河波浪宽,忙不迭地跳到河岸,站在双手环胸的那一排老朽里,对彼岸的90后表示出好奇、不解、不满,其中也有一些怵然的敬畏和深切的怜悯。
  我曾经当过一个高中生作文比赛的评委,作文题目与理想有关。其中一半的90后生人,理想是“考上一类大学,工作挣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进而还可以概括为一句话:我想成为有钱人。“有的人说,穷也好,富也好,都是一样过日子。那是他们没有尝过贫穷的滋味,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为筹集孩子的学费,而四处奔波借钱的背影,没有见过奶奶生病,无钱医治而过早去世……”结尾说:“我不能选择一个优越的成长条件,我能选择的,只剩下迈向成功。所以,我要在人才济济的学校里,占据一席之地。我要冲出高考的难关,开启我人生的大门。”
  我无意轻视别人的理想。甚至也可以在一瞬间被这个朴素的“理想”感动落泪。不过,上大学、挣钱、回报父母,这三项的确与理想无关。理想是在云端里的东西。我记得自己在十五岁的年龄,理想是“做大师”,我幻想自己死后,和那些等待我的老头一起,坐在云端里喝茶聊天。我至今也不会因这个理想不会实现而嘲笑自己,因为理想本来就不是用来实现的。我至少经历过纯真的理想时期,认为“天堂是一座图书馆”,理想是跟大师们平起平坐。90后则直接越过这个阶段,步入实际和利己的道路,幻想“天堂是一套商品房”。
  对于90后来说,理想是投资基金,等不及死后才实现,它必须在三五年后兑现和获得回报。其路径是由家庭的支持而获得个人成功,再由个人成功回到支持家庭,这是一个内部循环。90后大脑的左半球被灌进成功学,右半球被灌进感恩教育。这二者混合制造而成的混凝土浆液,灌进他们的大脑,形成了敲不碎击不垮的所谓“信念”,支撑着他们个人“奋斗”的道路。
  不过,90后面对的是更为严峻的生存环境。对于“穷二代”来说,社会的版图结构已经凝固了。它还将用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板结得更为密不透风。最大的90后已20岁了,却还没有形成有代表人物的“一代人”。
  90后急着闪亮登场,但前辈还不急于让路。过气的正迎来第二春,走红的还维持人气不堕,潜伏的还有一波厚积薄发,背运的还有一天雨过天晴。连银幕上的偶像,都是年过三十的叔叔阿姨。90后到哪里去撞开一条缝隙?
  在逐渐板结的社会结构中,90后对未来的期待值一降再降。他们仅存的,是斗志。而激励斗志的,是两样东西,一是用钱来衡量的个人成功,二是父母以降低生活水准为代价的高额投资。金钱和亲情两者合力,拧成一个高悬的绞索,警告90后要在规则和潜规则下行事。90后叛逆吗?我觉得他们在非主流的外表下,恰是最乖顺的一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90后,死于板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